「想学打网球是吧?来,小爷我亲自教你,手把手教学,包教包会,不用加入什么网球社……」

学弟怂了,试图掰开那人的手臂:「先放开我,疼疼疼。」

「放开?不是要学打网球吗?放开你你还怎么学?」边说边在他脑门上拍,一下比一下重,「啊?你说说你,年龄虽然小,好歹是一爷们儿,干什么不好,偏要去为难人家女生。」

学弟听说陆竽有男朋友,以为眼前这男生就是,一瞬慌了神,连忙求饶,满嘴晃眼:「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她有男朋友。我以后一定离你女朋友远远的,绝不出现在她面前。」

话音刚落地,脑门上又挨了重重一下,学得龇牙,不敢有怨言。

「我不是她男朋友,瞎说什么。我是看不过你死皮赖脸,替天行道。」

「是是是,我说错了。」学弟脑袋晕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不反驳。

围观看戏的网球社成员慢慢向陆竽靠拢,一个刚入社的学妹小声问:「学姐,那是你男朋友吗?」

「不是,是我一个朋友。」陆竽也很吃惊,不知道沈欢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沈欢教训了那学弟一顿,松开手,人跑得比兔子还快,一溜烟没了影子。

够没胆子的,估计以后不会再缠着陆竽了。

沈欢慢悠悠地踱回网球场,对着陆竽打了个「出来」的手势。

发呆的陆竽从惊讶中抽离出来,抱着网球拍从旁边的小门出去,张嘴就是疑问句:「你怎么到我学校来了?」

总不会是专门为了她的事来的吧?

沈欢在政法大学,离关大不远,但也不是很近,这点小事不至于传到别的学校去,所以她才对他的到来感到不解。

沈欢没拐弯抹角:「我听人说的,你们学校文法学院一哥们儿是我初中同学,撞见过几次那男生骚扰你。」

「谢谢啊。」陆竽没想到还真是为了她的事来的。

骚扰谈不上,烦,他出手帮忙解决也好,免得日后惹出更多的麻烦。

沈欢摆手,靠着网球场边的绿格网:「别谢我,谁让我在你和老江面前是罪人,就算是将功折罪了。」

陆竽不知如何接话,静了半天,笑说:「没那么严重,过去的事情就算了。」

「你是算了,江淮宁那里还记着我一笔账呢。」沈欢音量大了几个分贝,「他说结婚的时候不让我当伴郎,吃席也只能坐在边缘,这可太难受了。多少年的好兄弟哇,闹成这样,唉……」

「……」

陆竽聪明地换了个话题:「你跟他联系过吗?」

「哦,上个周末聊过几句,他挺忙的,我也不好总打扰。」沈欢还挺委屈。

陆竽和江淮宁倒是有每天互道早晚安,虽然隔着时差。也时常feti,除了见不到面,没觉得感情有所影响。在分别的时候,他们就对接下来一年的异国做好了预想中的所有准备,也对彼此足够信任和理解。….

「差不多到中午了,一起吃个饭?」沈欢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

「我请你吧。」陆竽说,「你想吃什么?」

沈欢也没跟她客气,点名要吃关大附近的一家爆火的烤鱼。陆竽叫他稍等,她去跟社长打声招呼。

社长刚也看到了那一幕,还挺不好意思:「那个学弟是不是缠着你来着?我听小万说,最近有个男生总跟着你,就是他?我刚没想起来这回事,还让他去找你。」

「没关系,你又不是故意的。」陆竽挥了挥手,先走了。

——

跟沈欢吃完饭,陆竽单肩背着网球拍回宿舍,手里提着学校对面的面

包店买的泡芙和肉松小贝,带给室友吃。

进门前,听见赵芮在找汪雨借钱。

汪雨家境富裕,大一开学陆竽就见识过了,她爸妈和舅舅送她来的,大包小包的东西带了不少,平时也总是给她寄名贵的礼物。她从没显摆过,但吃穿用品都不便宜,大家有眼睛能看到。

汪雨也慷慨,没问她缘由:「要借多少?」

陆竽这时推开了门,赵芮张嘴欲说的话卡住了,脸色由欣喜变得僵硬,急转直下。陆竽当没听见,把纸袋放桌上。

赵芮想借钱的心情迫切,顾不得难为情了,小声跟汪雨说:「五千,能不能……」

她没说完,汪雨就忍不住轻吸了口气,她没想到这么多。她以为她生活费不够用,顶多借个几百块小一千。

张口就是五千,说实话她有被吓到。

普通大学生一个月生活费也才一千五左右,关州物价不贵,学校里更是便宜。五千块,几个月的生活费……

汪雨抿抿唇,面露难色:「那个,我下个月要去北城看我偶像的演唱会,可能没有那么多富余的钱。能不能问一下,你怎么要借这么多钱?」

她爸妈给的生活费虽然比较多,但她一直以来没有存钱的计划,花钱大手大脚,属于月光族。

赵芮咬了咬唇,吞吞吐吐地说:「我男朋友下个月初生日,我想给他买件像样的生日礼物。」

她前一阵子跟校外一个男生搞暧昧的事情,宿舍里没人不知道,已经确定关系了?

汪雨不对别人的感情评价什么,只重复:「我手里的钱没那么多。」顿了下,她提建议,「其实……没必要送这么贵的礼物。」

赵芮有点受刺激:「确定关系那晚,他送了我一条项链,梵克雅宝的,我总不能送太差的东西吧。」

汪雨看了眼她脖子上经典的四叶草项链,之前没注意,以为她随便买来戴着玩的,反正这一款已经烂大街了,真真假假难分。如此近距离观看,她确定项链是假的。

张了张嘴,汪雨到底没说出口,怕措辞不当伤人自尊。

她委婉道:「送礼物心意比较重要,价格不该作为衡量的标准。」….

「之前陆竽男朋友送她名贵的裙子和口红,你们可不是这么说的,还夸她男朋友大方、眼光好。」赵芮有些口不择言了,「怎么轮到我就换了种态度?」

陆竽无辜被波及,愣了一下,没主动插话,她不想激化矛盾。

汪雨是好心,她不领情也没办法,而且,她也不想想,人家陆竽也没借钱给男朋友买礼物。

正好何施燕、陶念慈、张悦然她们回来了,人一多起来,赵芮就不好再提借钱的事了,在床铺上躺了下来。

何施燕觉得气氛有点僵,对陆竽挤眼,无声问她,什么情况?

陆竽摇了摇头,点了下手机,意思是发消息说。

隔了一会儿,何施燕收到她的消息,嘴角一歪,真的服了赵芮,为了个认识没多久的男生打肿脸充胖子。

赵芮在床上躺了几分钟,想想还是心里堵,跑了出去。

宿舍里憋闷的气氛散去一些,汪雨这才出声:「她男朋友送她的项链是假货,她还给那男生花那么多钱,傻不傻?」

陶念慈和张悦然对视,不明所以,两人同时问怎么了。

汪雨就把刚才的事给她们说了一遍。

何施燕理解赵芮的想法,理解不代表赞同:「你越是劝,她越是觉得你是见不得她好,她自己摔跟头就知道回头了……」说到一半,她猛地想起前不久看到的社会新闻,「借不到钱她不会搞网贷吧。我靠,那可不行!」

虽然想让赵芮亲

自撞一下南墙,但前提是不伤害到她的利益。

「不会。」陆竽淡定地说。

「嗯?」何施燕困惑。

陆竽拿起手机,上面有赵芮刚发过来的消息。

【陆竽,能不能借我五千?我知道你有。下个月我爸打来生活费,我先还你一部分,之后再慢慢还。一定会还,你不用担心。你要是不放心,我可以写欠条。】

陆竽问她们:「我这是借还是不借?」

五千块钱她当然拿得出来,那一部完结的漫画她赚了小三十万,上个暑假她就没出去打暑假工,也没让她爸妈再给她打生活费了。

何施燕看完她手机上的消息,一时无计可施。

其他人看完也沉默了。

她们五个你看我、我看你,这架势看着像是孤立剩下的那一个,谁能想到她们是在想办法拯救她。

许久,汪雨出声,打破了沉默:「要不你别借给她了,借给她她也是给那个男生花,不值得……」

「砰」一声,门板被撞开,赵芮面色阴沉地冲进来,直接对汪雨发难:「好啊,好得很!不想借就不借,在背后说人坏话你算什么东西?」

汪雨吓了一跳,长这么大没见过这阵势,哆嗦了下,脸都白了。.

三月棠墨

99mk.info99mk.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