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欢那天到关大去帮陆竽解了围,几天后,想起这档子事,给江淮宁发消息邀功。

盯着屏幕熄掉的手机,江淮宁眉心拧成了一团,临行前跟陆竽强调了那么多遍,让她有困难,不管大小都要打电话告诉他,看来她一个字也没记住。

或许她记住了,但不想按照他说的来办。

若不是沈欢这个大嘴巴,他不会知道他出国没多久就凭空冒出来一个情敌。不应该称之为情敌,根据沈欢的描述,那学弟什么也不是,说他是情敌都抬举他了。

江淮宁想打电话问陆竽,问她怎么不告诉他,有人纠缠她。

脑子里响起陆竽爸爸的声音,是他们的关系被她爸爸撞破那一晚,她爸爸说,陆竽从小到大便是如此,总是报喜不报忧。

江淮宁纵使无奈,却也拿她没办法。

电话拨出去,问出口的话变成一句轻柔的关切:「在干什么?我看关州最近降温了,要注意保暖。」

陆竽嗓音软甜,能抚平一切躁动不安:「在画画。」

江淮宁顿了下:「我记得你跟我说你的漫画完结了。」

陆竽的声音里多了一丝雀跃,迫不及待想跟他分享她的快乐:「我创作了一部新漫画!」

她的情绪江淮宁能真切感受到:「画漫画这么开心?」

「因为我画的是我们的故事。」

「嗯?」

「你看了就知道了……算了,你现在应该没时间,以后我再给你看。」陆竽盯着电脑屏幕,宿舍里有其他人,她的声音小小的,含着清浅的笑意。

但江淮宁听明白了,想了想,笑着说:「我以前说过,要你单独为我画一本画像,这部漫画算吗?」

陆竽记得这回事,当时他们讨论她的那本画册,江淮宁吃醋,说她既然暗恋他,怎么不单独为他画一本,专属于他一个人的那种。画册里还有其他人,他怎么确定她喜欢的人是他呢。

他说得好有道理,陆竽没能反驳。

陆竽靠在床头,话音温暾:「算,当然算,这就是我送你的礼物。今年生日可能没办法陪你过了,礼物提前送了。」

「我很喜欢。」江淮宁说,「回头就去看。」

陆竽立马阻止:「你先别看!」

江淮宁不理解了:「送给我的礼物,我还不能看?」

陆竽不知该怎么解释,她的漫画是以女主视角来创作的,里面包含了她以前暗恋他的好多小心思,被他本人看到太太太羞耻了!

「反正……你目前不许看,等我完结了告诉你,你再去看。」

江淮宁嘴上说着「听你的我不看」,结果打完电话就下载了漫语,他知道陆竽画漫画用的名字是「鲈鱼儿」,一搜就搜到了。

除了那部《猫先生》,另一部就是她最新创作的,名字叫《蜜桃初恋》,封面她分给他一半桃子的情景他再熟悉不过。

胡胜东昨晚熬了大夜,顶着鸡窝头过来,边捂嘴打哈欠边走到江淮宁身后,想看看他在干什么。

江淮宁的手机屏幕上是清新甜美的少女漫画,胡胜东愣了愣,嘴角剧烈抖动,一手拍在他肩上:「没看出来啊江大校草,你的爱好还有看少女漫画这一项。」

江淮宁没空跟他斗嘴,他很快看到最新一话,收起手机,淡淡地扫了胡胜东一眼,丢下一句:「你懂什么。」

胡胜东叼着牙刷:「是,我不懂,你懂。」

——

十一月六号,赵芮男朋友过生日,刚好是周日。

她一个人在宿舍里闹出好大的动静,从衣柜里拽出一堆衣服丢到床上,一件件试穿,站在全身镜前对比,最后挑了

一条蓝色丝绒短裙,在外面套了一件白色羊绒大衣,搭配到膝盖的长筒麂皮靴。

外面正刮着西北风,飘着冰凉的雨丝,跟下冰碴子没两样,赵芮穿这一身出门怕是不要命了。

张悦然好心提醒:「外面在下雨,你光着大腿能行吗?不穿条打底裤?」

赵芮坐在桌前化妆,没搭理她,彻底跟她们五个人划清了界限。

张悦然自讨了没趣,摸了摸鼻子,看向其他人。

其他人没打算说什么。

赵芮化完妆,站起来对着手腕和耳后喷了喷香水,拎起一个纸袋。临走前,她姿态高傲地站在门口,没看宿舍里任何一个人,对着空气说:「晚上回来比较晚,别锁门。」

说完不管有没有人回应,她掉头走了,留下一阵玫瑰味的香风。

何施燕戴着耳机都能听见她的声音,她拔掉一只耳机,看向赵芮的床铺,上面一堆没来得及收拾的衣服。她冷笑一声:「她晚上能回来就行了,就怕被那男生占便宜。便宜占完了还给人家送钱。」

看书、看剧的几人停了下来,觉得她说得很对。

陶念慈无奈:「腿长在她身上,我们想拦也拦不住。」.

赵芮打车到聚餐的地方,是一家高档酒店,包厢在十二层,能容纳上百人,郑子航穿着白衬衫黑西裤,跟朋友聊天。

赵芮由服务员领到门口,推开包厢门,她屏着呼吸往里一看,被眼前所见晃花了眼睛。她心脏怦怦跳得极快,既紧张又期待,手指捏住裙子一角,踩着高跟鞋往里走。

每一步都像踩在棉花上。

赵芮在出电梯时就脱掉了外面的长大衣,只穿着里面的丝绒短裙,露出雪白的脖颈和大腿。

郑子航瞥见她,微微一愣,丢下朋友快步朝她走去,宠溺地看着她:「来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好下去接你。」

赵芮被男生温柔低沉的嗓音蛊惑得晕晕乎乎,跟着他走进人群中。

「子航,这谁啊?以前没见过。」他朋友问。

郑子航笑笑,也不挑明赵芮的身份,只一句话搪塞过去:「岂是什么人都能让你见到?」

说着话,他去瞄角落里一个衣着光鲜的女生,人家压根没看他一眼,他心里顿时不是滋味。

「肚子饿不饿?」郑子航收了视线,柔声问。

出发前赵芮忙着穿衣打扮,没吃晚饭,肚子早饿瘪了,但她摇了摇头,轻声说不饿。

郑子航还是给她拿了甜点,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你先玩会儿,我去招待几个刚来的朋友。」

赵芮善解人意地微笑,叫他去忙,她一个人没问题。

包厢里那么多人,都是为了给郑子航庆祝生日来的,她当然不能让他只待在她身边,哪儿也不去,那样太不礼貌了。

这场生日会持续到十一点,赵芮等的惊喜还没到,有点坐不住了,学校大门和宿舍楼的门禁时间到了。

现在赶回去,请求门卫和宿管阿姨开门没什么,再晚一点就不行了。

此刻,包厢里传来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全景玻璃窗外,雨停了,燃起了烟花。

不知烟花是在哪里放的,窗前刚好是最佳观看位置。

粉红色的烟花升到黑沉沉的夜空,组成了一个个字母,连在一起是「yloveyo」。赵芮双手捂住唇,眼睛一点一点睁大,满眼欣悦。

这就是她男朋友给她准备的惊喜吗?

她太喜欢了!

赵芮顾不上拍照,扭头去找郑子航,以为他就在她身后,转过身去却没看见他。视线在包厢里逡巡了许久,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寻到他。

他在和一个女生说话,那女生神情倨傲,似乎不想理他。

赵芮皱了皱眉,正准备走过去,收到一条消息提醒。她手探进包里拿出手机,郑子航发给她的:「宝贝,喜欢吗?」

赵芮抬起头,郑子航直直地朝她看了过来,眉间露出温柔的笑意,和他说话的那个女生已经走了。

「喜欢。」她在手机上回,那一抹因他和别的女孩说话的不悦烟消云散。

赵芮穿过人群走到郑子航面前,忍了忍,还是没忍住问:「那个女生是谁?」

「哪个?」郑子航装听不懂。

赵芮捶了他一拳:「你说呢?跟你说话那个。」她不觉得郑子航跟那个女生有什么,毕竟她还在这里。

郑子航摇头失笑,不逗她了:「我一远房表妹,脾气大得很,刚和男朋友吵了架,我去安慰安慰她,她不领情提前走了。你吃醋了?」

郑子航是关州本地人,他表妹会出席他的生日会很正常。赵芮放下了疑心,脸红红地垂下眼,说:「没有。」

「对了,生日礼物忘了给你。」赵芮弯腰拎起沙发椅上的大衣,纸袋就藏在大衣下面,她拿起来递给他,「我的z先生,祝你生日快乐。」

郑子航一双眼多情、含笑,低声说:「谢谢宝贝。」

他看了眼纸袋里的盒子,裹了包装纸,看不出是什么。

赵芮趁机说:「我该回学校了,晚了门卫和宿管阿姨不给开门。」

郑子航挑起眼梢看她,意有所指:「我在楼上给你开间房住一晚得了,赶回去多累啊,我可舍不得。」

99mk.info99mk.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