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淮宁出国后,陆竽就咨询了宿舍里唯一出过国的汪雨,提前办理了去美国的签证。签证已经下来了,时效是半年。

这几天查询,她才知道去见江淮宁一面有多么困难。她需要从关州到北城,再从北城国际机场飞到离匹兹堡就近的城市纽约、芝加哥、底特律等,再转机到匹兹堡。因为没有从北城到匹兹堡的直达航班。

陆竽一只手撑着额头,另一只手握着笔,在本子上列出出行的最佳航线。

即便是最佳航线,加上转机等待的时间,飞一趟也得二十个小时以上,一来一回,没有三天以上的假期绝对不行。

期末考试前,只剩一个元旦假期。

元旦放假前一天是周五,下午没课,加起来能有三天半的假期,时间还是太赶了,很难协调。当中的任何一趟航班因为天气延误,她都有可能赶不回来上课。

陆竽想飞美国的心思只能按捺下去,等放寒假再说。

可是,今年过年比较早,江淮宁那时候说不定快回来了,她去找他不划算……不对,美国过年是不是不放假?江淮宁能回来吗?

陆竽拿起旁边的手机准备问江淮宁,看到屏幕上的时间,猛地反应过来他那边是凌晨,她又把手机放下了。

宿舍里吵得不可开交,何施燕和赵芮谁也不让谁。

赵芮嗓门出奇的大:「你骂谁渣男呢,你男朋友跟陆竽演话剧的时候搂搂抱抱怎么也没见你着急上火?管别人的闲事倒是挺厉害。」

「那时候我们又没有在一起!」何施燕不甘示弱。

「呵,你也说了,那时候你们没在一起,管不着。同理,我男朋友的前任,跟我有毛线关系。」

「两者能一样吗?」何施燕觉得自己简直是在对牛弹琴。

「怎么不一样?就你有理,就你男朋友是个宝,别人的男朋友都是人渣,那我祝你和你男朋友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行了吧!」

「……」

陆竽合上电脑,揉了揉额头,论吵架的功夫,何施燕真不是赵芮的对手,虽然何施燕平时看起来挺厉害。

里面停顿了没几秒,又吵起来了。

陆竽闭眼,再不干预她们估计真要打起来了。

陆竽抱着电脑进了宿舍,她管不了赵芮,只对何施燕说:「别吵了,等会儿去和陶念慈她们会合,刚在群里发消息了,去吃步行街新开那家火锅。」

她们的聚餐,永远离不开火锅,永远在尝试新的火锅店。

何施燕不说了,坐下来开始化妆。

没人跟赵芮吵了,她也就消停了,坐在床上跟男朋友聊天,也约好了等会儿一起吃饭。可是,她还没有借到钱。

他男朋友投资了一笔亏损了,最近急需用钱,她有心帮忙却帮不上。虽然他极力说了,不让她帮忙,叫她安心做他的小公主,可她怎么能对他不管不问。

何施燕还说郑子航有很多位前任,估计是气恼上头故意刺激她。早在郑子航向她表白那天,他就全部交代了,他只有过三位前任。

他没有隐瞒她,一早就摊了牌,把决定权交给她,问她是否愿意接受这样一个他。

他也说了,他从没遇到像她这么有趣又懂他的女生,之前那几个女朋友,没有给过他这样的感觉。他对她们顶多停留在喜欢的阶段,他对她是爱。

他经常在她耳边说,他不能失去她,他想和她永永远远在一起。

——

十一月底,学校里各个院系要轮流到图书馆做义工。新建的图书馆近期购进了八万册书籍,需要整理入库,分门别类归纳到书架上。

工作量太大,而学生是免费劳动力,所以

就让他们参与进来。

陆竽所在的新闻系被安排在十二月五号到九号,一共五天,不用上课,大家都高兴坏了了,很乐意当义工。

陆竽是班委,在这种活动上向来起带头作用,不能随便逃掉。她斟酌过后,只请了八号和九号的假,连上后面周末两天,正好有四天假期,够她飞一趟美国。

七号下午的义工时间结束,她就去北城了,从北城国际机场出发,先飞往纽约。

飞机上无法入睡,加上时差颠倒,陆竽自己也记不清到底在空中待了多少个小时。落地匹兹堡后,她整个人晕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

原本想给江淮宁一个惊喜,现在惊喜还没送到他面前,已经透支了她的体力。

她抱着包,等在机场里,看着各种发色瞳孔的人从身边走过,她想给江淮宁打电话,翻到他的号码,手指悬在上方没按下去。

她慢慢冷静下来,搜索江淮宁所住的公寓的地址。

出了机场,包了辆车去他住的地方。

此刻陆竽才意识到有钱是一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搁以前,以她抠抠搜搜的性子,可干不出豪掷一笔钱来包车的事。

陆竽是典型的应试教育下的学生,学习的知识以应付考试为主,应用到实际上,她就有几分露怯了。一路上,她试着跟司机交流了几次,生怕他没听懂,把她带错地方。人生地不熟,如果走错路她就完蛋了。

尤其是她现在很疲惫,还晕车,脑子混沌不清。

这个司机开车跟骑马一样,飞速且颠簸,还没到目的地陆竽胃里就在翻江倒海,好几次差点吐到车上,她忍住了。

谢柠之前送她的那管鼻吸有点用,她吸了几次,大脑一会儿眩晕一会儿清凉,双重折磨下,她的脸色实在好看不到哪里去。

车停下时,陆竽几乎是从上面跳下来的,蹲在路边呕吐不止。

司机吓坏了,打开车门下去问她需不需要帮忙。

陆竽没吃什么东西,上一顿饭还是北城飞纽约的飞机餐,此时连胆汁都吐出来了,她说不出话来,手朝后摆了摆,示意不需要。

司机见她状态吓人,没离开,一直在旁边等着。

「那边什么情况?捡尸捡到我们公寓门口了?」胡胜东单肩挂着书包,围着大红色的围巾,手扒拉下围巾,露出嘴巴,方便说话。

他以为是公寓楼里住的女孩喝醉了,在路边吐得神志不清,男人尾随意欲对她不轨。

「诶,别看手机了,咱们用不用去问问?」胡胜东胳膊肘碰了下江淮宁,找他商量。

江淮宁低头看手机,没回答他。胡胜东扫了眼,屏幕上是微博界面,他已经知道了,「鲈鱼儿」那个号是陆竽,微博粉丝十多万,在漫画圈子里有点小名气。

「我跟你说的话,你没听见?」胡胜东拿手盖住他的手机屏幕。

江淮宁皱眉,扭头看他:「你说什么了?」

「我说……」胡胜东促狭心起,故意捉弄他,「我说公寓门口那个女生有点像陆竽。」

一提「陆竽」两个字,江淮宁的身体就像安装了雷达系统,自动响起警报,抬眸朝门口那女生看去。

只消一眼,他就认出来了,那个女生不是像陆竽,她就是陆竽。

江淮宁身体里的雷达系统报废了,整个人滞住了。

胡胜东嘴巴一张一合还在说些什么,走近一看,惊叫了一声。他瞎几把胡诌的话,竟然说对了,那是陆竽!

有这运气,不买张彩票还等什么?

陆竽听到胡胜东那声惊叫,手撑着膝盖缓缓扭过头,跟江淮宁一样滞住了。许久,她后知后觉拿纸巾擦了擦嘴,又

灌了口矿泉水漱了漱口。

想象中的她见到男朋友的画面,应该是她漂亮端方,他喜出望外。但现实是她太狼狈了,头发乱糟糟的,脸色白得跟野鬼似的,还吐了。

她怎么每次见他都这么狼狈啊。

有点难过了。

陆竽甚至想原地返回。

司机询问她还有没有事,江淮宁已经回魂了,疾步走了过去,跟司机沟通了一句,然后抱住了陆竽。

司机把车开走了,留下一阵尾气。

胡胜东缩了缩脖子,拉上围巾盖住下巴和嘴。匹兹堡今天最低温度是零下二度,但他觉得体感温度最起码得有零下十几度,好冷,心都是冷的。

人家女朋友从关州飞来匹兹堡了,他的女朋友还不知道在哪里。

他望了望天空,想到他和江淮宁住在一个屋子里,虽然是两个房间,客厅是共用的,人家女朋友来了,小别胜新婚,闹出点动静让他听见多不好。

他晚上可能要露宿街头了。

.

99mk.info99mk.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