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芮没有别的办法筹到钱,也不敢打电话跟父母说,只能咬牙忍痛,把男朋友送给她的项链、衣服、包包挂到二手网站上售卖。

那些物品是大牌子,抢手货,挂上去没多久就有人私信询问她。

「项链看着不像真的,有购物小票吗?」

赵芮想到郑子航曾给她发过项链的小票,被她保存在相册里,她连忙找出来发给那位私信她的网友看。

几秒后,网友回复:「小票看着挺真的,但项链……嗯,还是算了吧。」

赵芮着急用钱,极力向对方说明情况:「项链是我男朋友送的礼物,商场专柜买的,保真,你要不再看看?」

「我又不是没买过这款项链,我买的是黑色的,想挑一条红色的,正好翻到你发的这个。我放大了图片,跟我那条对比了一下,吊坠奇奇怪怪的。」

一盆凉水浇在赵芮心上。

她脑海里涌进来一段记忆,她第一次跟宿舍里的人吵架,争论过这条项链的真假。何施燕说她的项链是假的,应该是汪雨告诉她的,汪雨家境殷实,见的世面广……

赵芮不信,小票不可能是伪造的。

那位网友没消息了,等了许久,又有网友来问她那件宝蓝色的羊绒大衣。

「姐妹,能拍一下标签的部位吗?这件大衣在官网没货了,想淘一件,诚心收,麻烦快点回复。」

赵芮从衣柜里取出那件大衣,拆掉防尘袋,拨开衣领露出标签部位,靠近拍了一张较为清晰的图发给网友。

她给对方打了一长段话:「这件大衣我只穿了三次,每次穿不到半天,九成新哦。毛毛超级柔软舒服,这个颜色也很显白,版型就更不用说了,谁穿谁有气质。防尘袋和包装盒都在,可以一起寄给你。」

对方不回了。

赵芮等了很久,皱起眉,忍耐着敲对方:「姐妹,还在吗?你不想要了吗?」既然官网没货了,她这件应该能炒一个高价,她还嫌按原价出售亏本了。:

谁知对方发来骂人的话:「骗子去死!」

赵芮差点呕出一口血,她本就被筹钱的事搞得焦头烂额,又被室友说了一堆讽刺的话,胸口郁结着一团火气,一天一夜没散下去。现在隔着网线,陌生人也要来踩她一脚。

赵芮忍不下去了:「不买就不买,你怎么骂人呢?素质喂狗了吗?」

网友跟她对骂:「为什么骂你你心里当真没数吗?还有脸说别人的素质,你的良心才是喂狗了。一件仿货,还不是高仿的,居然敢标价两万八,真当别人是冤大头?服了,平台也不审核,什么牛鬼蛇神都放进来了。晦气!」

赵芮胸脯起伏,眼前一阵黑:「你说清楚,什么仿货?」

网友回:「标签的刺绣字母都歪了,但凡你有眼睛就不会问这种问题。我看了你主页的其他物品,项链、包全是假的,专卖假货?举报了。」

赵芮:「……」

赵芮放下手机,慌乱地把大衣扯到眼前,翻看后衣领处的标签,黑色的,一串金线刺绣的字母logo,其中有几个字母歪了。方才她急着拍照发给顾客,没仔细看。

郑子航拿给她的时候,她被袋子上贵气醒目的烫金logo吸引,从没怀疑过里面东西的真假。

接连被不认识的人指出,她的心已经沉沉地坠进了泥沼里,拔都拔不起来。

室友说她时,她只当她们是嫉妒,陌生人总不会嫉妒她吧。

所以,郑子航送给她的东西都是假的?

赵芮摇头,他说他爱她,说从未这样痴迷过一个女生,一颗心都扑到了她身上,看不见其他人。他说想大学毕业就跟她结婚,他们有很长很长的未

来。

又有人发来私信,要求看她那只包包的细节,说她拍的照片不够清晰,看不出五金的镭射标。

不知是心虚还是不想再跟人费口舌,赵芮撤下了那些物品。

她紧紧攥着那条项链,不死心地跑出门去,刚巧碰见外出回来的五个人。她们分着吃纸筒里热气腾腾的关东煮,手里还提着没吃完的桥头排骨和没喝完的奶茶。

她急慌慌的,不小心撞到了陆竽,把她手里竹签上刚戳起来的一块白萝卜撞掉了。

赵芮说了声「对不起」,跑了出去。

几个女生愣住了,汪雨举着半根烤香肠,张嘴喃喃:「她哭了?但是,好像是她撞到人了吧,她哭什么?」

陆竽弯腰用纸巾包裹着捡起地上掉落的白萝卜,进屋扔进垃圾桶里。她见不得别人的凄苦样子,问她们:「一个星期是不是有点短?」

「不短。」

何施燕知道她心有多软,每回在步行街巷子口碰见卖毛线编织拖鞋的老奶奶,她都要买一双,现在宿舍里几个人穿的全是各种花色的毛线棉拖鞋。

「你要知道,若不是你手下留情,现在她得吃官司。」何施燕劝她心硬一点,「她再不长记性,早晚闯出大祸。」

何施燕说着,把纸筒递给她:「里面还有一块白萝卜,你吃了吧。」

陶念慈:「她不是坚信她男朋友爱她宠她吗?找她男朋友要钱去啊。」

张悦然赞同地点头:「她贴了那个男生那么多钱,那男生吐点出来也是应该的。」

——

赵芮冒着风雪打车去关州最大的商场。

她的脸色已经不能用「差」来形容,跟鬼一样,肿眼泡,眼睑下耷,脸上挂着斑驳的粉底痕迹。司机往后视镜里瞄了几次,心里毛毛的,她刚下车,司机赶紧把车开走了。

赵芮没有补妆,径直走进一楼的品牌专柜。

以前她是绝对没有勇气进这种地方的,如今的她带着最后一丝微弱的希望,脸面、尊严统统不重要了。

听说奢侈品专柜的柜姐爱拜高踩低,这种说法或许有一定的依据,但也不能以偏概全,至少她进的这家店没有。

哪怕她头发乱糟糟,被雪水打湿了几绺,脸上的妆被泪水冲刷得像鬼,她们没有看不起她,露出标准微笑,问她有什么需要。

赵芮拿出那条项链,深吸口气:「我男朋友之前在你们店买了一条项链,我不喜欢,能退掉吗?」

「请问有购物小票吗?」柜姐问。

赵芮调出手机里的图片:「纸质的已经撕掉了,只有这个。」

柜姐接过手机看了一眼,跟她说抱歉,不能退了。

赵芮知道退货的希望不大,没有过多纠结,问柜姐:「我想知道这张小票是你们店里出的吗?」

「下面的地址显示是我们家的呢。」

「你确定?」

「非常确定。」

赵芮不知道该听谁的了,她把项链放在玻璃柜台上,推到柜姐面前:「请问你能帮我鉴定这条项链是真是假吗?」

柜姐脸色微变,已经在极力忍耐了:「不好意思小姐,我们不提供鉴定服务。是这样的,如果项链确定是从我们店购买的,百分百保真,不存在假货。」

赵芮拽起项链出了店铺,也是巧,碰见从扶梯上下来的郑子航的远房表妹。

她那个表妹戴着毛茸茸的贝雷帽,一张脸小而精致,白色的大衣披在肩上,里面一条及膝的小香风裙子,浑身透着贵不可言的气质。身后跟着两个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的保镖,帮她提购物袋。

两个保镖手里的购物袋堆积成扇形,快

拿不下了。

而保镖的身后,还有两个类似柜哥装扮的男人,同样穿西装打领带,手里拎着购物袋,帮他们送到停车的地方。

赵芮生出一股勇气,冲上前去拦在郑子航表妹的身前。

保镖立刻放下购物袋,过去架开赵芮,保护雇主的安危。保镖一身强劲的腱子肉,差点将赵芮推倒在地。

她踉跄了几步,看向那个女孩:「你是郑子航的表妹对吗?我见过你,在郑子航的生日会上。」

那女孩轻轻挥了下手,保镖会意,退到两旁。

「表妹?」女孩摇摇头,竟是觉得有几分好笑,「他是这么跟你介绍我的?那真是太巧了,他也告诉我,你是来投奔他的远房表妹,跟男朋友吵了架,找他寻求安慰。他的表妹可真多。」

赵芮脸色惨白,摇摇欲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