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孩左手托着右手肘,亮晶晶的指甲、葱白似的手指、微昂的头颅,无一不彰显她的高贵。

她一看赵芮的脸色就猜到怎么回事,轻声哼笑,语气傲慢:「郑子航算个什么东西,以为我在他生日会上露个脸就是看上他了。那天晚上正好在那家酒店陪我爸妈吃饭而已,被一个朋友拉过去的。」

赵芮脑袋嗡嗡,回旋着商场外风雪的声音,女孩的话断断续续钻入她耳中。

女孩抬了下手,保镖立马取下臂弯挂着的一个白色小包,双手递给她。她接过来翻开,手指勾起一条项链,送到赵芮面前:「碰见你也好,省得我再找郑子航。你把这条项链还给他,顺便告诉他,我三岁就不玩这些玩意儿了。还有那些大衣和包包,趁早拿走,堆在门口碍眼又占地方。」

她最后说:「叫他以后少玩这些把戏,什么癞蛤蟆。」

赵芮怔怔地看着在眼前荡来荡去的吊坠,鲜红的四叶草,仿佛在嘲笑她的无知和愚蠢。

她咧嘴笑了一下,突然身体一晃,栽倒在地上。

女孩吓了一跳,惊呼出声,手一松,项链掉在赵芮脸上,冰凉凉的触感从脸颊滑到地上。

女孩捂住胸口后退一步,惊魂甫定地朝保镖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把她扶起来。她上下打量赵芮:「我可没碰你,别想赖我。」

等赵芮站稳了,女孩确定她无事,踩着高跟鞋离开了商场。

后面跟着的两个柜哥职业素养高,全程面无表情,没有露出看八卦的眼神,随保镖到车后,把购物袋规整地放进后备箱里。

赵芮捡起白色瓷砖上的项链,跟她的那条做对比,一模一样。

她仰头哈哈笑出声来,眼泪从眼角滚落,弄花了本就难看的妆容,来往的人用怪异的眼神望着她,她也浑不在意。

赵芮疯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看着两条分不清真假的项链,她终于明白了。

她的男朋友郑子航,的的确确在商场专柜买了一条真项链,送给了跟真项链匹配的富家女,向她示好,可惜人家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只当他是跳梁小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他买了一条假货,装在真货的包装盒里,送给了不识货的她。

在郑子航眼里,她只配得到仿货,因为她没见过真货,分辨不出。

那些衣服、包包同理,包装盒都是真的,甚至吊牌也是真的,只有东西是假的……

可笑她为了维护他,伤害了一群真正对她好的人。

赵芮啊赵芮,你可真是天下第一大。

赵芮吞咽了一口带血腥味的唾沫,抹掉脸上的泪,出了商场打车去郑子航的学校,在校门口给他打电话。

电话接通,她冷静地对郑子航说:「我来你学校找你了,现在出来见我。」

「宝贝,怎么了?我现在有点忙。」郑子航的声音温柔似水,夹杂着心疼,「外面太冷了,你先回去,我晚点过去找你好不好?」

多么体贴啊,然而赵芮听了只想吐。

「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不来见我我就去你宿舍楼下喊你的名字。」赵芮说完就挂了电话,不给郑子航找借口的机会。

她的脸和手冻得没有知觉了,还有一个地方也麻木了——心脏。

冷风中站了一会儿,不知道有没有超过五分钟,赵芮看见了奔跑而来的郑子航的身影,他气喘吁吁停在她跟前,没有不耐烦,一如既往地绅士:「出什么事了宝贝,这么冷的天,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还非要跑过来。」

他假装看不到赵芮的狼狈,伸手去摸她的脸,被她偏头躲开了。

赵芮一双含泪的眼阴冷地瞪着他,看他这张虚伪的面具,既觉得他

可笑,又觉得自己可怜。

她扬手把两条项链甩到他脸上,砸得他眼睛下意识闭了一下。

「郑子航,我很好奇,这两条项链你自己分得清真假吗?」

郑子航低头,看着地上缠在一起的两条项链,表情没有太明显的变化。

赵芮咧开嘴角,笑得像深夜里索命的女鬼:「死猪不怕开水烫,都这样了还没一点心虚,我当初怎么会瞎了眼看上你这种人渣!你这种人缺德事干多了,走夜路不怕吗?你不怕,因为你根本就不是人,你比鬼可怕。」

「够了!」郑子航脸色阴沉,眼眸里伪装出来的温柔不见了,被淬了毒的冰冷取代,「你到底要说什么,不说我走了。要分手要撒泼随便你,我没空跟你耗在这里。」

「你继续装啊,你怎么不装了?」赵芮在他猝不及防下,扑上去甩了他两巴掌,「这就露出真实面目了?还以为你多了不起呢。」

「疯子!」郑子航用力推开她,舌尖顶了顶渗出血丝的嘴角,指着她的脸怒骂,「别他妈给脸不要脸,不是你自己贴上来的?我他妈强迫你了?自己虚荣,还怪别人欺骗,少给我装纯了。」

赵芮眼泪又流了出来,发了疯地冲上去撕碎他的脸:「你有没有良心!」

校门口这会儿人正多,进去的,出来的,脚下的步子没停,目光却都不约而同地停留在大打出手的男女身上。

郑子航觉得丢了面子,一股火直往脑门上冲,浑身暴戾,哪还管得了那么多,大力地推搡了一把赵芮。

她整个人突然睁大眼,直直地朝后面倒去,砰的一声砸在地上,眼睛闭上了。

周围传来几道来自女生的惊恐叫声,郑子航铁青着脸,睨了眼地上的人,没有伸手扶起她:「喂,你别装了,你不要脸我还要,起来……」

赵芮一动不动。

有人隐隐约约听说过郑子航的名声,心想又是哪个女孩被他糟蹋了,看不过去:「还不快叫救护车!人都晕了!」

——

251宿舍的姑娘们赶到医院里,在急诊科的走廊上碰见郑子航。他见到她们,低了下头,正准备离开。

何施燕冲过去拦住他:「上哪儿去?」

郑子航面部肌肉抖动,不想跟她纠缠:「上厕所,你要跟着去吗?」

他推开何施燕,大步流星离开。

汪雨指了指相反的方向,嘀咕:「厕所好像在那边。」

「早知道他要溜,懒得跟他在医院掰扯,丢人现眼。」何施燕用手蹭了蹭被郑子航碰到的地方,嫌脏似的,「妈的,什么狗男人。」

陶念慈说:「辱狗了啊。」

几人进到病房里,赵芮经过救治刚刚醒过来,脑袋上缠了一圈纱布,是她摔下去时,后脑磕到了地面,那里刚好有块尖锐的石头,缝合了六针。

她们看着她,脑子里重复播放她往日种种,心情颇为复杂。

赵芮也看着她们,同样想起之前那些不愉快的争吵,已经流干的眼泪又涌了出来,嘴唇颤动了几下,说不出话来,羞愧到无地自容。.

「行了,知道你想说什么。」何施燕到现在也没好脸色给她,「早点看清渣男面目早点解脱,免得继续被扒着吸血,你应该放鞭炮庆祝……」

同病房的其他人闻言看过来,何施燕不想当众揭人的短,闭口不提了。

「医生怎么说的?什么时候能出院?弄成这样,你不打算告诉你父母吗?」张悦然抬头看了眼输液袋,还剩半袋。

心理上不想管她,行为上不能不管,大家都是从别的地方来这里上大学的。父母亲戚不在身边,在学校里出了什么事全靠朋友帮忙。

赵芮抬起袖子擦眼泪,抽抽噎噎地说:「输完液了就能出院。我父母那边……不想让他们担心,我怕他们知道以后会失望。」

她们一致沉默。

「郑子航呢?」赵芮问。

「你还想着他?渣男早走了。」汪雨光听这个名字就一头火,什么烂人啊,光天化日之下把女朋友伤成这样。

「不是。」赵芮摇头,麻药的药效散得差不多了,脑袋一阵阵疼,「我想找他还钱。」

何施燕突然笑了:「脑袋还没撞傻,知道把钱要回来。等你好了再说吧,他的学校就在那里,不信找不到他人。」

赵芮看向何施燕身后的陆竽,抿了抿唇,眼睛里滚进了石子一般,又痛又酸胀:「陆竽,对不起,钱的事……」

「你先养好身体,其他的以后再说。」陆竽打断了她,别开眼,不怎么想面对她。

早日听劝,何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

赵芮偏着头,眼泪一滴滴落进枕头里,打湿了白色的枕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