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芮也不想一直在别人的学校里吵来闹去,给人提供免费的笑料,更不想她的朋友们因为她丢脸。她险些要妥协,陆竽看了眼表,说:「到六点半,能凑多少凑多少,剩下的打张欠条。」

「……」

郑子航横眉冷对,注意到旁边几个男生陡然变化的脸色,他忍了忍,剩下的脏话咽了回去。

手机响了几声,狐朋狗友给他转来了钱。

他把赵芮从黑名单里拖出来,忍着肉痛转给了她,总共有三万多块。

赵芮收到了转账提醒,点了接收,心里舒坦一些:「还有一万多,你打算什么时候还,给个准话。我不想来找你了,想必你也不想再见到我。」

剩下的钱郑子航压根不打算还给她,三万多已经是他的极限,又不是过家家,他请她吃饭、逛街花费的金钱和时间成本怎么计算?

但他肯定不能这么说:「再看吧,我筹到钱肯定还给你。」

他这个态度,赵芮不得不怀疑他话里的真实性。

陆竽坚持:「那就写欠条。」

郑子航看她一眼,气血翻涌:「到底是我跟她谈,还是跟你谈?你有礼貌吗?总是插别人的话。」

「到底谁没礼貌啊兄弟,你欠人家的钱当下还不完,写张欠条不是正常流程吗?又不是几百块钱,那是一万多。」一道吊儿郎当的声音来。

陆竽微微惊讶,循声望向双手抄兜漫步走来的沈欢,他不知看了多久的戏,竟然知道郑子航还欠一万多。

郑子航也没看清楚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个子高,眉眼开朗,他没见过:「你谁啊?」

「未来的沈大律师。」沈欢吹牛向来面色不改。

「不是,有你什么事儿啊,哪儿来的滚哪儿去。」

「是不关我的事,我刚听见有人说写欠条,正对上专业了你说巧不巧。」沈欢贱兮兮地说完,从手机里调出一个文档,是欠条模板,「拿去对面打印店打印一份,谁欠钱就让谁填好签个名,回头他要是不还钱,去告他,一告一个准。」

赵芮有点摸不着头脑,看向陆竽,陆竽对着她点了点头。

「谢谢。」赵芮拜托沈欢把文档发过来,她自己去学校对面的打印店。

渣男的脸都黑了,憋了半天一个字吐不出来。

陆竽这才有空跟沈欢说话:「你怎么在这儿?」

上次沈欢去她的学校,是因为他以前的同学撞见她被人纠缠,他出面帮她解围,这次不会也是帮她的吧。:

结果还真是。

沈欢无奈撇嘴,手指点了几下手机屏幕,打开了与江淮宁的聊天界面给她看:「还在上课呢,你家男朋友一个电话打过来,叫我来保驾护航,他担心你受人欺负。远在美国还能运筹帷幄,谁不说他一句会算计。」

陆竽过意不去:「我们这边没事了,你要不先回去上课吧。」

沈欢耸肩:「赶回去已经下课了。」

陆竽更觉歉疚了,连声跟他道谢又道歉。

沈欢摆手,无所谓的态度:「谢什么,不看在老江的面子上你也是我朋友,帮朋友一点小忙应该的,逃课而已,谁还没逃过课。」

何施燕悄悄来到陆竽身后,神秘兮兮地向她打听:「你这位朋友谁啊,大学两年多了,没见过你跟这号人打过交道。」

「江淮宁的发小,也是我的高中同学。」陆竽说,「他在财经政法大学,跟咱们学校离得不是特别远。」

「怪不得。」

何施燕的目光在沈欢脸上转了几圈,她是真佩服江淮宁,人在美国,还惦记着陆竽,怕女朋友吃亏,请来兄弟助阵。

赵芮拿着打印好的欠条,从包里找出一支中性笔,拍在郑子航的胸膛上:「是男人就赶紧签了,没空跟你磨磨唧唧。」

郑子航的表情跟吞了苍蝇似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把他原先想要赖掉那一万多块钱的计划全打乱了。

他犹犹豫豫不肯签,很恼火:「赵芮,不提送礼物,我们约会吃饭花的钱怎么算?非得算得这么清楚?」

赵芮看透他的抠门本质了,连吃饭花的钱也要算清楚,她点了点头,冷声道:「吃饭逛街花的钱我心里有数,回去就转给你,你放心,我跟你不一样,不会拖拖拉拉找一堆借口。」

郑子航没话说了,只能签了那张欠条。

赵芮拿走了,确认了一遍,装进包里,心里踏实多了,最后撂给渣男一句话:「逾期不还,有你好看的,我说到做到。」

天黑了,风依然刮得猛烈,解决完事情,一行人出了学校。

此事算是告一段落,赵芮连日来压在胸口的那股郁气随着凛冽的风散去一些。她扭过头去,看着陪她同来的室友、室友的朋友,眼眶酸酸的。

「要不一起吃个饭吧,到饭点了。」赵芮吸了吸鼻子,出声提议。

她就算不说,陆竽也是要请沈欢吃饭的,人家特意过来一趟,帮了忙,还耽误了上课时间,她不可能没点表示。

大家都没有异议,决定去步行街吃小炒。

沈欢笑嘻嘻的:「那多不好意思,我也没帮上什么忙,就不去蹭饭了。」

「别啊,你可是帮了大忙,给了那渣男重重一击。」何施燕说。

陆竽看着他,知道他只是口头客气:「得了吧,回头我还得单独请你,一块吃算了。」

沈欢迎着风笑得很大声。

很少有机会凑这么多人一块聚餐,气氛实在热闹,他们一桌就能顶得上半个餐馆的说笑声。

江淮宁这时候打来视频电话,何施燕竖起食指「嘘」了声,示意大家安静:「我们江大校草人在美国心在关州,来查岗了。」

之前在车里挂掉电话,某人就不爽,再挂掉他该炸毛了,陆竽背过身去接通了电话。

他们这一桌是安静了,别的桌的客人还吵闹着,陆竽冲着屏幕笑,没等江淮宁开口问,她就主动交代:「我很安全,事情已经解决了,在外面吃完饭就回学校。」

同一桌吃饭的各位纷纷摇头,好歹是我们新传院一大才女,怎么在男朋友面前如此乖顺。

镜头里的江淮宁穿圆领白衫,靠在椅子上,过暗的光线虚化了他的轮廓,使得画面看起来些许朦胧。他也在笑:「知道了,大侠女。」

陆竽嘴角的笑意就扩大了。

江淮宁确认她无事,也就没有说其他的,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两人隔着屏幕对望也能含情脉脉。

沈欢搓了下鸡皮疙瘩,充当破坏气氛的第一人,大脑袋凑到陆竽的屏幕里,同情地发出啧啧声:「老江,我在跟你女朋友吃饭,你是不是特羡慕、特嫉妒,恨不得马上打飞的回来!」

江淮宁一看见他,脸上的柔情和笑意就消失了个干净:「你少嘚瑟,回去收拾你。」

沈欢就爱犯贱贫嘴,反正隔着屏幕江淮宁打不着他,等他回来要到猴年马月,到那时早就忘了这回事。

「给你看看我们吃的什么。」沈欢翻转摄像头,镜头从每道菜上晃过,色香俱全的小炒看着就有食欲,在美国可吃不到这么地道的菜,「是不是特想吃,在咽口水了?」

江淮宁不想听他讲话,烦得很:「把手机还给我女朋友。」

「以为我想跟你聊闲天儿?」沈欢说,「事情我给你办妥了,你别忘了你答

应我的事,谁反悔谁是狗。」

手机回到陆竽手里,两人聊了一会儿,陆竽拿起筷子继续吃东西。

何施燕有个疑问,她看向沈欢:「江校草托你保护我们陆竽,答应你什么事了?」

陆竽大概猜到了,正要阻止沈欢说出来,他嘴皮子利索,一般人拦不住:「答应我,结婚的时候让我当伴郎。」

「噗——」

桌上好几人喷了。

何施燕揶揄地瞄了陆竽一眼,见她不好意思了,笑得更欢:「校草可真着急,还没毕业呢,已经想好了结婚的事。」她看向沈欢,「有一点我想不通,你不是江校草的发小吗?怎么还捞不到一个伴郎席位?」

沈欢摇摇头一言难尽,不太想旧事重提,简单概括了下:「以前干了件不靠谱的事,得罪他了呗,记仇记到现在。」

他不想说,何施燕就不问了。

众人吃吃喝喝,结束后,赵芮要去买单,大家为了她的事忙活半个下午,她请客是应当的,刚好郑子航还给她一笔钱。

何施燕拦住了她:「别逞强了,你还欠着那么多钱。」

最终,宿舍里其他的女孩平摊了这顿饭钱,没让男生们拿钱,他们才是真正过来帮忙的,让人掏钱不合适。

赵芮回到宿舍又大哭了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