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淮宁接起电话,开了免提,把手机放下,脱掉了身上的湿衣服。

胡胜东的声音透过听筒在房间里响起,交代任务一般,声调没有起伏:「叶姝南她妈过来了,我功成身退了。警察半小时前来了一趟医院,找叶姝南做笔录,但她精神状态太差了,一直在发抖、掉眼泪,也没问出什么。」

江淮宁光着上身,把衣服攥在手里:「知道了。」

「唉。」胡胜东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别说是共事三四年的伙伴,就算是陌生女性,听闻对方遭遇此事,也会生出同情,「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那个男人被逮进局子了。」

江淮宁不带情绪地嗯了一声。

「我就是跟你汇报一声,没别的事了。」胡胜东忙前忙后累得够呛,「明早机场见。」

此次宁城之行,胡胜东陪同江淮宁过去。

江淮宁说了声「好」,挂断电话,回头去看陆竽,她扯开浴巾换上了睡裙,躺进了被子里,只露出个脑袋:「你出差的行李箱收拾好了吗?」

江淮宁走到床边,弯腰揉了揉她的脑袋:「别操心我了,我没问题,倒是你,要不请假在家待几天?你的手伤成这样怎么去上班。」

他不说陆竽也打算请假不去公司,或许接下来就是辞职。

她得罪了赵登科,并且做好了让他付出代价的准备,那么致意她也没必要继续待下去了。

这些事情她暂时都不能跟江淮宁说。

「好啊,我明天请假,不去公司了。」陆竽顺着他的话说。

江淮宁有点意外,她学生时代是典型的刻苦勤奋型好学生,逃掉一节晚自习都会罪恶好久,进入职场后她是典型的工作狂,风雨无阻地打卡,从未迟到过,加班倒是常事。居然这么轻易就听从他的建议,请假在家休息,实在很难让人不怀疑。

「怎么这么听话?」江淮宁抚摸她的脸颊。

「最忙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正好清闲下来,请假也不耽误什么。」陆竽从来不知道自己撒谎的技术这么精湛,简直忍不住为自己鼓掌。

怕江淮宁一再追问,陆竽没受伤的那只手臂从被子里探出来,推了他一把:「你快去洗澡。」

江淮宁拿着睡衣去了浴室。

他一走开,陆竽脸上伪装出来的淡然尽数敛起,她闭上眼,脑海里不受控制地自动播放办公室里那些恶心人的片段。

她想吐,又吐不出来,胸口起伏的弧度越来越剧烈。

——

江淮宁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手拿毛巾擦拭头发上的水珠。

点的外卖刚好到了,他去门口拿进来,两人就在卧室里吃。他想起了那年陆竽飞去匹斯堡找他,他们整日躲在房间里,像两只富足的小仓鼠,吃着美食窝在床上看电影,满是轻松惬意的滋味。

那些画面恍如昨日。

陆竽吃了几筷子,胃口不佳,几次欲呕,被她生生地压了下去,她不想在江淮宁面前露出异样。

但她食欲不振是摆在明面上的,江淮宁不可能忽视,开口问她:「没胃口吗?」

他点的都是她喜欢吃的,顾虑她身上有伤,选的菜色偏清淡,但味道很不错。

陆竽语塞了半晌,支吾地说:「我下午茶吃多了,不饿。」她把自己那份推给他,「你多吃点,别浪费了。」

草草解决了晚饭,去卫生间漱了漱口,双双躺到床上。

江淮宁躺在她没受伤的那一侧,手臂小心地搂着她,订好了闹铃,轻拍她的腰:「早点休息,有助养伤。」

陆竽弯唇,轻轻一笑:「我这点小伤哪里需要养。倒是你需要早点休息,明早要赶飞机。」

江淮宁在她眼皮上亲吻一下:「晚安。」

灯熄灭了,陆竽闭上眼,怎么也睡不着。过了许久,旁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她在黑暗中缓缓睁开眼睛。

不敢挪动身体,会吵醒沉睡的江淮宁。陆竽一直睁着眼,半边身体在长时间僵硬的姿势下有些发麻,难受极了。

身体上的难受远不及心理上的,她的心跳好快,还在发慌。

江淮宁摩挲了几下她的身体,他明明已经睡熟了,不知何时醒来的,在她耳边含糊低语:「做噩梦了吗?身体绷得这么紧……」

陆竽一僵,微微侧过身,将脸埋进他的胸膛。

她以前说他的身体在夏天像大火炉,抱着睡觉是煎熬。话是假的,他的怀抱超级有安全感,能驱赶所有的不安。

陆竽听到自己嗯了一声:「做了噩梦,梦见了坏人。」

江淮宁抬起手,绕开了她的手臂,在她后背一下一下抚摸,低低又轻缓的嗓音哄她,像哄一个夜里无法安睡的小孩:「没事的,只是个梦,我在这里。」

「嗯。」

陆竽睡了过去,结果一语成谶,真的做了个噩梦。

梦里是赵登科放大数倍的脸,扭曲的,丑陋的,在她眼前飘来荡去,做出各种惊悚的表情。她被关在四周漆黑的屋子里,连一扇窗户也没有,她抱着膝盖尽力缩在角落,身体在发抖,想要挤进墙缝里。

赵登科一把握住她的脚踝,将她从逼仄的墙角拽出来……

陆竽惊叫一声,呼吸急促地从睡梦中醒过来,挥舞的手臂不知撞到了哪里,一阵清晰的疼痛加快了大脑的清醒速度。

江淮宁一下惊醒,拧开了台灯,暖橘色的灯光打在脸上,照出陆竽满脸的汗。他拥住她的身体,替她抹去细密的汗珠:「又做噩梦了吗?」

陆竽坐了起来,再也睡不下去了,她不敢睡,歪着头靠在他身上:「可能是前段时间工作压力太大了。」

江淮宁陪着她,找一些轻松的事情说给她听,转移她的注意力。

不知不觉,天边已泛起烟青色。

夏季天亮得早,距离鱼肚白不过是眨眼间的事。

陆竽想让江淮宁多睡一会儿,却听见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闹铃声,跟催命似的,嘀嘀嘀嘀嘀,刺耳得紧。

——

江淮宁离开家门前还很不放心,陆竽打了个哈欠,复制他先前的话:「别操心我了。」

「怎么能不操心?」

江淮宁依依不舍地站在门口的地垫上,黑色的行李箱立在他腿边。

他这次去宁城,少则三天,多则一个星期,回程的机票还没订,他就迫不及待想回来了。

陆竽靠着门框,脑门歪向一边顶着门框:「别担心我,我可以请假在家休息,你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她挥了挥手,潇洒道,「快出发吧,再磨蹭下去误了登机时间,胡胜东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江淮宁被逗得一笑,气氛轻松了一些。

目送他进了电梯,陆竽退回屋内,关上大门,「砰」的一声落在耳边,她捂着嘴冲向卫生间,趴在盥洗台边呕吐。

她昨晚没吃几口,根本吐不出东西来,反复呕了几次,吐出了一滩淡黄色的液体,口腔里泛着苦味。

陆竽接了温水漱口,两只手撑在盥洗台两边,缓了缓,抬起脖子,镜子里映出她红了一圈的眼眶。

尽管吃不下,她还是给自己煮了一锅粥。破罐破摔一般,没打电话跟上司请假。请什么假呢,她的上司就是赵登科。

陆竽坐在空荡的客厅里,煮开的粥在锅里冒泡,连绵不绝的咕嘟声给寂静的空间增添了一丝烟火气。

她呆坐了一会儿,回房拿起手机,从通讯录里找到一个关系不错的律师,向他咨询相关案件的处理方式。

——

江淮宁和胡胜东顺利抵达宁城,落地后,江淮宁给陆竽发了条报平安的消息。胡胜东也给自己的女朋友发了。

陆竽很快回复了过来:「知道啦。」

胡胜东的手机却迟迟没动静,瞄了眼江淮宁的手机屏幕,酸溜溜地说:「真快啊,你女朋友不用上班吗?」

江淮宁斜他一眼:「她请了几天假。」

「哦,怪不得。」胡胜东假装自己不嫉妒。

江淮宁看着屏幕上欢快的三个字,因昨晚睡眠不足而有些困倦的眼睛缓慢地眨了眨,他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见他露出恹恹的神情,胡胜东拖着行李箱边走边拍了他肩膀一巴掌:「打起精神啊大哥,我听小道消息说,除了咱们工作室,另外几家已经小有名气的游戏公司都来分一杯羹了。我们的处境不容乐观啊。」

出发前他信心满满,在听说那几家公司的名头后,自信心就被砍掉了一半。

江淮宁把手机装进兜里:「哪几家公司?」

「博创科技、漫端互娱、fg数码。」胡胜东一一列出来,着重夸赞了fg数码,「fg去年出的那个手游赚得盆满钵满,我上小学的表弟都在玩,就这还来融资,我真的要哭死。」

江淮宁的心思一半在陆竽那里,一半在听他说话。

胡胜东看了他一眼,感觉他在走神,有点暴躁了:「你在听吗?」

江淮宁的眼神一瞬聚焦,透着志在必得:「无论如何我都要吞掉整块蛋糕,不会让别人切走哪怕一口。」ap.

「可以,保持这个斗志。」

胡胜东抖了抖肩,作出大展拳脚的架势,浑身的热血被调动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