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会之后,赵嘉并未离去,反而被留了下来,带到了雍宫之中。

雍宫乃是秦王日常处理政务、接待外宾的场所。

当赵嘉抵达此处的时候,嬴政已经换下了气场威严的王袍,换上了往日里穿的便装,一袭华贵的白袍,其上绣有浅银色的龙纹,腰带为金色,只是平静的站立着,便有一股非凡的贵气,令人无法忽视。

“赵嘉见过秦王。”

赵嘉走到这位年轻的帝王身前,拱手作揖。

嬴政看着面前这位儿时的玩伴,眼中闪过一抹追忆,轻叹道:“一别多年,你我皆已不是少年了。”

转眼间,快十年了。

“谁又能想到,当年那位整日将自己弄得脏兮兮的顽童,如今却成了秦国大王,而我这位曾经的赵国太子,现如今却被赵王废除了太子之位,甚至被遣送到了秦国为质,命运真是造化弄人。”

赵嘉缓缓起身,站在原主的角度上发表了感慨。

命运有时候真是一个婊子,她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玩弄他人,尤其是那些命运多舛的可怜人。

若非赵嘉穿越。

原主的人生何止是一场悲剧。

他幼时丧母,看着父亲迎娶一位娼妓,取代了自己母后的位置,自己却无能为力。

少年时被废太子之位,看着父王宠爱后妈与弟弟。

青年时被送入秦国为质,失去了自由,成了敌国的阶下囚。

成年之后丧父,自秦国返回赵国,目睹那娼妓之子登上王位,看着他们耗尽赵国最后一丝国力。

中年看着郭开卖国,秦军踏平赵国王都,向秦国纳地效玺。

晚年领着最后一支赵队,在大秦铁骑下垂死挣扎,直至战死沙场……

历史上的赵嘉已经不能用凄惨来形容了,他的人生就是一场惨剧。

“命运?你竟然相信这些。”

嬴政双手背负在身后,颇为意外的说道,身为帝王,他并不相信命运二字,若是一切都是定数,人又何必奋斗努力,在他看来,世上的一切皆可以改变,无论是自己,亦或者他人,乃至整个天下。

只要他想做,便一定可以做到!

你个命运之子莫非不信?

赵嘉心中打趣了一声,若是按照战国末期的发展,嬴政的出现就仿佛是给这个时代画上一个句号,而他的出现,也正好是秦国国力最鼎盛的时期,但凡再拖延一两代,秦国或许就不是秦国。

命运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早安排好了一切。

不过这个世界的命运,却显然影响不到他这个穿越者。

“信与不信,两者之间吧。”

赵嘉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口的回复。

嬴政微微蹙眉,看着眼前这位仿佛说笑的赵国公子,“你的变化有点大。”

“是人都会变。”

赵嘉轻声的说道,他的变化何止是大,整个人的灵魂都替换了一个。

嬴政沉默了少许,微微转头,没有继续和赵嘉继续这个话题,看向了远处,淡淡的说道:“你今日在朝会上所言的方法可是真的?”

“真的,我从来不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赵嘉站在嬴政身旁,顺着嬴政的目光,看向了远处的骊山,自信满满的说道。

“你很自信?”

嬴政斜睨了一眼身侧的赵嘉。

“因为你需要我。”

赵嘉转头直视嬴政,平静的说道。

“何以见得?”

嬴政反问道。

“势重者,人主之渊也;臣者,势重之鱼也。鱼失于渊而不可复得也,人主失其势重于臣而不可复得也。”

赵嘉现学现卖,拽了一句古文表明了嬴政如今的处境。

简单说。

君主无权,臣子掌权,那君主再想夺回权势,将无比艰难。

嬴政需要他,若是今日赵嘉表现不佳,那他只会是一个质子,此生只能生活在那处庭院之中,可若是他有能力正面硬钢吕不韦,那他完全可以成为嬴政手中的一枚棋子。

倒不是嬴政指望靠赵嘉扳倒吕不韦,而是嬴政需要一个人去发声,去表明他的态度,最好这个人与他还没什么关系,没有人比赵嘉更加合适。

这也能维护住嬴政与吕不韦之间那点尴尬的关系。

说到底,嬴政现在不愿、也没有能力与吕不韦撕破脸,而他又想做点事情,不愿当一个吉祥物,朝堂之上又无人敢与吕不韦硬钢,如今只剩下赵嘉这一个选择,最关键,他表现的还不错,令人有点惊喜。

“六微?未曾想到你也看过韩非所著之书。”

嬴政转过身来,目光微凝的盯着赵嘉,缓缓的说道,他对于韩非所著的书籍颇为欣赏,其中不少治国之道与他内心所想颇为吻合。

“其中所著内容皆是源于现实,阅读之后难免有共鸣之感。”

赵嘉点了点头,给出了自己内心的评价。

这几日是他确实在看韩非的著作,看的越多,心中也难免有些感悟。

有一说一。

韩非确实是个人才,其所著的文章哪怕拿到现代依旧可以用,难怪无数大佬喜欢看历史书以及古籍,这不是没有道理,所谓的人性,老祖宗早就剖析完了,后人所玩的尽是前人玩剩下的。

人性自古以来从未改变过。

“共鸣之感……那你觉得寡人该如何改变眼下的处境?”

嬴政沉吟了少许,才再次看向了赵嘉,沉声的说道。

“不知。”

赵嘉摇了摇头,他没有回答这个送命题。

因为嬴政现在还不是未来的嬴政,尚未经历过背叛的他内心还抱着幻想,所以并未对吕不韦动杀心,这种行为在赵嘉看来未免有些幼稚,权力斗争最忌讳心慈手软,何况是一位帝王。

不干掉吕不韦怎么掌权?

真觉得吕不韦会乖乖交出手中的权力吗?

不过也正是如此,赵嘉才有浑水摸鱼的机会。

秦国可比赵国好混的多。

嬴政没有继续追问,反而转移话题:“赵嘉,你接下来便待在咸阳宫吧。”

“诺!”

赵嘉拱手应道,他知道嬴政认可他了。

“希望你所言之法不只是说说。”

“半月之后自见分晓。”

赵嘉拱手应道,随后在内侍的带领下,向着殿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