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我不仅白送,还倒贴那么多,你也不要,真是讨厌。”

“你们许家都是这么能说会道的吗?”

“才不是呢,我们许家最不会说话了,你不知晓我那大姐,被公主关在房外许多天了,也不知道哄哄人。”

“你这非议皇家,小心被砍头。”

“你是我的人,我死了,你也要陪葬的,你可别高兴。”

“谁是你的人啊。”倾程有些羞涩地推了推身前的人,许纯玖凑得更近,“你等我十里红妆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