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功法千篇一律,尽头便是令人脱胎换骨,延年益寿,百病不生,或许还能坠齿复生,白发转黑,返老还童。mankanshu

可路的终点是一样的,通往终点的道路还是有所区别的。

龟息吐纳术就比较全面,对体魄,气血,乃至于精气神都有着蜕变升华的作用,壮体功有些偏科,主要针对气血一道,其内还蕴含着一门配套的吐纳呼吸之法。方平将这“壮体功”内蕴含的吐纳呼吸之法改成了“龟息吐纳术”。

如此他修行之时获得观想点的速度远胜以往单修“龟息吐纳术”之时。

……

一成不变,茫茫没有边际的观想空间内,方平呼吸有序的坐在那里,他一呼一吸间声势骇人,轻轻一吸就能引发出绵延不绝的筋骨齐鸣声,吐息之时,奔涌在他血管中的浑厚磅礡血气,则如波涛骇浪般震耳欲聋。

修行到深处时,方平一身气血汇川归海的涌入到他心脏部位。

方平的心脏中孕育着一团紫色真血。

普通人的心头血是鲜红色,方平连续把“壮体功”升级到登堂入室境界,历经两次换血后,心头血蜕变成了紫色。

一滴紫色真血的生命力,就抵得上方平一身杂血。

此刻他一身气血涌入到心脏中,方平感觉自己的心脏要从肉身躯壳内冲出,每一次心脏搏动声都散发出无与伦比的生命力。

那高频率搏动时产生出的心跳声,能透体而出的传出周遭上百米远。

过了不知多久,方平一身杂血从蕴含紫色真血的心脏内回归到身体各大血管里去,仿佛是把白布沉浸到了染缸内,方平血管内的杂血,质量上明显变强了一些。

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蜕变,可方平有种直觉,一旦经过紫色真血长年累月的同化洗礼,他浑身上下的红色杂血,必能变成与心脏内一模一样的紫色真血。

“仅是心脏内的一团紫色真血支撑起的“真血觉醒”,就能要我五品的修为,爆发出匹敌四品武者的力量,如果有朝一日我这体内杂血全都蜕变成了紫色真血,那我开启“真血觉醒”后所获得的力量,又该是何等的气象?简直无法想象。”

方平期待着哪一天的到来,也愈发坚信养生功法才是攀升武道巅峰的煌煌大道。

退出观想空间时,已经是中午,窗外风声猎猎,屋檐下垂着密密麻麻的冰棱。

姓名:方平

境界;五品气动境

武学:龟息吐纳术(融会贯通),壮体功(登堂入室)

观想点:230

属性面板观想点一栏发生了细微的变化,问题不大,方平心里有数,可以升级时,武学一栏内收录的两门武学就会变成深蓝色。

方平起身走出屋,来到院子里,大黑还在龇牙咧嘴的对持着异种宝马,这种维护领地的毅力可以理解,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异种宝马根本就不理睬大黑狗。日行千里,水火不侵的异种宝马,属于罕见瑞兽,一条还不及它身躯一半,牙齿也没它锋利的土狗,还没资格让它理睬。

走上前的,方平安抚了一下大黑狗,跟着拿起了被他放在院墙下的方天画戟。

通体长约一丈二,镂刻麒麟龙纹的方天画戟,始一挥舞就卷起了漫天的风雪。

方平气力充沛,毫无阻塞的运转着手中长戟。

戟的运用囊括剁,刺,探,片,压,带,勾,拦,钻,挂等十个要领,用得好就能造成惊人的杀伤力,最恐怖的还是杀伤范围,比刀剑大出几倍。

两个普通人,一个人拿着刀,一个人拿着一丈二的方天画戟的厮杀,想想都知道谁的胜算更大,但无论是什么样的神兵利器,还是要看运用者本人。

就这重达千斤,一丈二长的方天画戟,普通人拿得起来?九品武者都拿不起来!

“喝!”

方平随心所欲,没有章法的挥舞着长戟,渐渐找到感觉时,方平气血发力,单臂一轮,画出了一个大圈,寒光万缕,威不可挡,院子里的风雪受到牵引,围绕在方平身外,形成一道狼烟般袅袅摇曳的风雪龙卷。

在这夹杂着大量冰雪的漩涡内,方平脚掌下压,刺出方天画戟的霎那,快速扭动戟杆,顿时制造出嘹亮不休的金戈之声,戟尖钻入到青砖砌成的院墙上。

半尺后的院墙,被轻而易举的贯穿,扩散出的力道还随之在院墙上炸开一个触目惊心的大坑,边缘处延伸出的裂痕也有十几米长,院中几座房屋都为之一震。

“痛快!”方平又酣畅淋漓的舞了一会,愈发得心应手。

少顷李柔回来了。

年节将至,她就领着方莹到外面买了一些年货,整整买了一马车的东西。到了家门前,本想喊顶梁柱出来搬东西,可看到院墙上的大坑,李柔吓了一跳的进了院子。

“没事,一时没收住手,下次我注意。”

方平放下长戟,望向院门前的马车,这马车还是他买来的,夫人还在里面吃过凉透的饺子。

“二哥你看,过几天咱们一起放。”方莹抱着装满炮竹的竹筐,笑的灿烂,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了,放在以前老鼠巷的时候,她只能看内城的孩子放炮竹。

“好,过几天陪着你一起放。”方平点了点头,随即把马车内的东西搬回到了屋子里,真没少买,家里如今也不缺钱。

十几天后,除夕将至,内城喜气洋洋,灯火辉煌,大街小巷都弥漫着过节的氛围,外城百姓的日子也好过了几分,听闻连家堡被铲除后,一部分民脂民膏拿来救济外城百姓了,家家户户都能到官府领取到一定份额的粮食。

方平抽空回了老鼠巷一趟,穿越之初他就是在这乌烟瘴气,暗无天日的老鼠巷内渡过的。

望着那熟悉又陌生的污浊街道,寒风刺骨的深巷,无一不在提醒着方平: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往日的苦难艰辛,使得方平攀登武道巅峰的意志信念进一步根深蒂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