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爷是谁呀,不知度过多少岁月的战神,哪怕他被困在小小的位面中,但是哪行哪业能难得住他?

他刚坐下来,周遭的灵气也像是长了眼睛似的,蹭地直往他身体各处涌入。

虽然说这是魏听白的空间,不过她空间可能是一个时空间隙,灵气并非锁定在一个空间内,而是从上古世界涌入进来的,约等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很快爵爷这些年的积累,全变成了修为,异能等阶蹭蹭上涨,身体也是一次次被挤压淬炼,足足四五个小时,灵气蜂拥而至的疯狂才渐渐缓下来。

等他再睁开眼的时候,眸子里金光一闪而过。

他侧头看向旁边的女人,一如既往的漂亮精致,也娇媚多姿。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如今用来正合适!

魏听白一直抱着胸在旁边守着,这会儿轻笑着迎接他炽热的目光,走上前伸出手:“重新认识下,魏听白!”

爵爷低笑声,伸出手握住她的,一个用力就将人给紧紧搂入怀中,亲吻上去。

不管她换了多少皮囊,那眸子里的爱恋、举止神态,总能让他眷恋不已。

外面一夜十个小时,空间里已经是二百个小时,八天多了。

等他们出来后,整个人的气场都不一样了,不过接着每个人都忍不住身体微微颤抖、弓腰,感受着体内灵气疯狂四散。

魏听白已经习惯了,但是这种感觉仍旧不舒服,整个人像是被百斤重的水泥往地上坠。

等他们适应蓝星无灵气的状态,身上也是泛着喜悦的。

魏良君的腿已经恢复如初,爵爷的眼睛也明亮有神,不过魏听白仍旧给自己脸上画了一样的胎记。

最主要的是他们的修为都提高了,魏听白之前天天晚上修炼,相隔半个月没有努力,她仍旧提升了一阶,已经是异能十一阶。

魏良君是异能九阶,爵爷的最高是异能十五阶!

据爵爷的介绍,星际中异能者最高是二十五阶,不过那都是一二百年的老者,世家长老或者家主。

而上擂台的年轻一辈,是有年龄限制的,从十八岁到五十岁,而且分为不同年龄段、异能等阶的赛场。

在最大限度上保持擂台赛的公平性,也是让世家之间小辈们能尽情切磋,展现其中的差距。

他们三个年龄都不算太大,在同龄中,异能已经超过半数,有获胜的希望。

虽然他们一晚上没睡,在空间中更是连续修炼八天,但是他们精神气不错,完全不需要休息,而且他们还服用辟谷丹,并不觉得饿。

下楼的时候,魏良君和爵爷,一个仍旧是瘸子,一个则眼睛无神。

任何时候他们都要保持警惕心,这是身为异能者本能的警觉。

吃过饭后,他们继续戴上头盔玩游戏。

三个月一晃而过,三个人控制自己的名次在六七十上,不靠前惹人嫉妒,也不太往后省得被人冲刺的时候挤下去。

在倒计时牌归零时,前一百名的玩家都收到了邀请函!

只是邀请方不同,魏听白三个人分别被三个二阶世家给聘为散客,前往星际参加为期三个月的训练,只有通过训练能参加擂台赛的玩家,才能拥有星际居民的资格,其余的人仍旧要被遣返蓝星。

临离开前一晚上,爵爷给他们开了个小会,“记住,到了星际各大家族中,我们要保持低调,将修为都隐去至少两阶。”

“咱们的目的只是拿到星际居民证,所以我们得获得参赛资格,比赛中的名次,也会影响到咱们后续复仇计划,和回归自己家族。”

“保全自己的基础上,咱们再挣得好名次……”

他们都处于突破的阶段,为的就是在擂台上,被人下死手或者受到重创时突破,让灵力修复身体。

这也是擂台比赛时,不少参赛者必备的复活牌。

魏听白和魏良君都严肃地点头,扮猪吃虎嘛!

少年们一直送他们抵达机场,含着泪挥别。

“师父,你要跟爵爷幸福呐……”

魏听白脚步一踉跄,虽然她跟爵爷是一对,可是她现在女扮男装,俩爷们如何能幸福?

她狠狠地瞪了爵爷一眼。

后者老神在在地继续装瞎!

飞机上算上驾驶员,不多不少正好一百位游戏玩家,而且每一位玩家额头上都有罪者的标识。

他们浑身紧绷,有返回星际的不敢置信与激动,也有对身旁人的戒备。

机舱中安静得紧,他们没有一个人迟到,都是提前两三个小时甚至十来个小时,就已经候着了。

随着飞机升空,地面上的建筑和人越来越小,众人的心也已经跟随着飞向了星际。

就如同魏听白所想,飞机抵达五千米的高空,被宇宙飞船给吸纳进去……

蓝星越来越小,众人都含着泪,“我终于要回家了……”

“离开了,离开了,我胡汉三回来了!”

“我没想过自己还有回到星际的一天……”

“这一次我肯定要一雪前耻……”

大家伙还感觉飘飘着呢。

抵达距离蓝星最近的一颗类星体,玩家们便按照邀请函的提示,乘坐不同的宇宙飞船,前往各个家族所在的类星体。

魏听白三个人不经意地互视一眼,默默告别后分开。

三个月后他们会在擂台场相聚的!

邀请魏听白的恰好是二阶傅家,她未婚夫所在的世家。

换乘了三艘飞船,她才抵达永泽类星体。

他们这一百名玩家,不过是星际世家试水的,等玩家与世家子弟们训练比试时,效果不错的话,后续会有源源不断的罪者,成为擂台赛的炮灰。

这是一种很残忍的方式,可是参加的罪者们却不觉得,与其在蓝星上碌碌无为、毫无期盼、心怀不甘地活着,倒不如在蓝星上拼搏一把,即便身亡他们也会认为死得其所!

而且他们中必然有成功者,不努力一次,他们一辈子都生活得不安稳,也没有存在的意义。

都是成年人了,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

魏听白踏入星球的那刻,感受到蜂拥而至的灵气,这灵气浓度比不得她的空间,却也让人身体舒畅得紧。

“白白,真的是你?”不远处有一对璧人眼睛泛红地看向她。

“啊,白白,你的脸……”

女的那位长得清纯柔弱,只是她的眼睛中含了太多欲望,或许她自个儿也知道,总爱微微低头,眼睑遮住眸子中的东西。

反而给人一种柔弱娇软的错觉。

如今她话语中都是担忧、思念,可是她却控制不住眼睛里的幸灾乐祸和爽快。

呵,魏家嫡女如何,身份高贵又如何?

魏家是三阶世家,在日新月异的星际,正是风雨飘摇之时,谁有手段能拉扯魏家更上一阶,族人就认谁为主。

若不是傅家跟魏听白有婚约,恐怕魏听白也活不太久。

可是那又如何,如今傅意远是她魏傲安的新婚丈夫,魏家已经没有魏听白的地。

是,魏听白凭借着能力返回,那也是她磨着傅意远将人给要来。

瞧着魏听白跟一群人厮杀,最终赴她父母的后尘,鲜血洒满擂台,绝对会是今年最精彩的大戏!

相比较魏傲安的虚伪,傅意远倒是真担忧和思念,不过魏听白可没错过他目光划过她脸上胎记的厌恶与惋惜。

前去接她的妇人推了她一下,低声不悦道:“快点跟六少爷,和六少夫人问好啊!”

魏听白微微欠身,淡淡地道:“六少爷、六少夫人好。”

傅意远嗯了声。

魏傲安叹口气,“白白,我很高兴你能返回星际,也知道你心有不甘,只是今昔非比,魏家已经没有你的位置。”

“如果不是我对意远哥软磨硬泡,谁知道你被哪个世家要去?”

“有我在,总会能照顾你一二,不会让人欺负你,最起码能护你安全……”

“从始至终,你们还是第一批能从蓝星返回的罪者,这是你的运气,希望白白不要赌气,

“白白,你是嫡女,更该清楚大世家中规矩森严,我也不想让你对我卑躬屈膝呀……”

“可是,我若是对你特殊,往后傅家下人们对我这个六少奶奶也不尊重……我,我在傅家的日子也不好过,不是意远哥护着我,我得哭成了泪人……”

傅意远也冷下脸来:“魏听白,每个人的命运都是既定的,世家更新换代也很快,能者而上,这是星际生存法则。”

“你怨不得人,不然你凭本事抢夺回来啊!”

“但是在这之前,你得记住,不是傲安,你也不可能站在这里,重新踏上永泽的地……”

“傲安能为你做这些,你要懂得感激,千万不要让她难做人……她不像你一样脸皮厚……”

魏听白挑眉:“快收起你们的怜悯之心,我现在生存都是问题,可考虑不到其他。”

“而且你们要搞清楚,如果不是你们将我要来,我肯定也会去其他的世家,那时候我并不需要对人感恩戴德,只需要本本分分训练,当做散客替世家参赛。”

“如今你们雇佣我,咱们是公平交易,咋我冒着生命危险替你们傅家争荣,却要对你们感恩戴德?”

“你们披着伪善的皮,还不兴别人拿针挑开?”

她的话丝毫不客气,魏傲安和傅意远听了脸色铁青。

是他们抢先歪曲了事实,几乎连自个儿都被骗了,若是以往魏听白是不屑于解释的,可是如今她直白地挑明话,倒显得他们戏多。

“白白你是在怪我多事吗?如果不是我,可能你会被一阶世家接过去,拥有更好的前程……”

魏傲安抚摸着胸口,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

看得魏听白一阵腻歪。

傅意远冷声说:“魏听白,我要你向安安道歉!”

“我想你应该明白,如果现在我们不要你的话,那你会被立马遣返蓝星……虽然傅家在星际不显山露水,却也是二阶世家,没有人会为了你一个小小罪者,而与我们交恶……”

“所以,如果你被遣返蓝星,会直接失去参加比赛资格!”

魏听白哈哈笑了两声:“所以啊,这才是你们真正的目的,将我要来,就是想要拿捏我吗?”

“那也容我跟你们说两句,蓝星上的罪者其实实力都很不俗,很有可能会成为这次擂台赛的一大看点。”

“其余的罪者都能冲破层层障碍,成为参赛人员,而你们不知道花费多少资源,才抢到我,真得只是为了让我难堪?”

“我若是不能出现在擂台,唔,可能我也只会被遣返蓝星,在那里称王称霸,过得恣意,而你们却可能因为自己的愚蠢,丧失挑选罪者的资格。”

“毕竟罪者也是一种珍贵的资源,你们不稀罕,多得是人稀罕!”

“二阶世家又如何呢,一阶世家都数不过来,谁会在事关家族前程上,给你们傅家面子?”

“非得让我将事情掰扯得明明白白,你们才不会混淆视听、稀里糊涂?”

傅意远和魏傲安恨得牙痒痒,如果这个家族是他们说了算,他们才不管什么前程呢,直接将这说话一点都不讨喜的人给遣返蓝星。

可惜,他们身后是庞大的世家,罪者的到来,很有可能帮他们抵挡家族一位优秀异能的折损,哪真能如同他们所说,给她照应呢?

周围的仆人们都微微躬着腰,暗道不愧是原来魏家的嫡女,人家一句就道破了本质。

魏听白淡淡勾着唇角:“所以,傅六少爷我现在是走还是留下呢?”

傅意远阴沉地盯着她,吩咐身边的人道:“好好招待她,我有事先走了!”

说完他扭身就走,而魏傲安恶狠狠地瞪了魏听白一眼,小跑地跟上去,委屈巴巴地哄着男人:

“意远哥哥,对不起,我,我不知道咱们喊白白过来,她竟然不领情……”

都这个时候了,魏傲安还不遗余力地在傅意远那,给她上眼药水!

能在二阶世家当管家,这人也是精明的,明白魏听白的作用,再瞧着她都将俩主子给怼得气愤而走,哪里敢有丝毫怠慢?

有本事的人,通常脾气都很古怪。

魏家原来的嫡小姐,能在去蓝星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返回,可见她运气和实力都相当不错。

管家领着魏听白乘坐上小型飞船,前往异能者训练基地!

路上他跟魏听白简单介绍了基地的情况:“魏小姐,现在咱们傅家所有异能者都在这个基地训练,包括族里身份尊贵的少爷和小姐们。”

“毕竟给族里争光,是每一位傅家人责无旁贷的事情!”

“不过能不能参加擂台赛,得看个人能力,先通过族里的比拼,才能拿到参赛资格。”

“魏小姐也是如此,只有拿到参赛资格,您才彻底摆脱罪者的身份,拿到星际居民的身份证明。”

“训练也根据擂台赛的比赛内容,分成好几个大板块,像是异能比拼、功夫对抗、精神力的拼杀等等,综合实力强者才算胜出……这跟你们筛选游戏,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所以魏小姐不要轻敌……”

魏听白点点头,笑着道谢。

星际世界中,各种类型的飞船成为人们代步工具。

地表一层是动植物们生存之地,而人们则在百十米高的地方修建各种房屋、道路,几乎除了隐私处,其他地方都是透明的建筑材料,尽可能让阳光能够照拂到动植物。

有着原生态、丰富多样的动植物,星球的生态系统才能得到最大的保证,人们再在必要的时候干涉下,从而气候变化、自然灾害等在一定程度上降至最低。

人们出行的时候会踩着小型飞船,像是二十一世纪的平衡车般,不过是悬浮喷气设计,以气流鼓动作为能源,只有启动时才会需要电量,而这点电量在平时小型飞船运行时,自身就靠着地面上的风能轨道充电了。

原主记忆里有这些东西,可是魏听白看到后还是很新奇。

训练场很大,几乎跟个小城镇一般,管家将她交给训练基地的管事便离开了。

那管事带着她去办理入训手续,安排她住宿,又领着她转悠了下训练场。

吃过饭后,魏听白就先从新手班开始训练。

这个班里基本上都是三五岁的奶娃,看到这么个大姐姐过来与他们一起上课,都哈哈不遮掩地嘲笑起来。

“我听我姐说过,咱们傅家来了个罪者,原来魏家的千金小姐,一点异能都没有,咋就被要来了?”

“是呀是呀,她要跟咱们一起激发异能,等擂台赛开始的时候,岂不是黄花菜都凉了?”

“我六叔就是个耙耳朵,那个小白花说什么他都应下,也不瞧瞧自己挑选的是什么人!都知道魏家小姐不能激发异能,还浪费这个资格……”

魏听白嗤笑声,淡淡地盘腿坐下,在小娃们惊讶中,直接激发了异能,而且还是不错的水木双系异能!

惊讶过后,奶娃们又继续嘲笑:“哎呦喂,激发个异能就把她给能耐的,不知道咱们傅家要想参加擂台赛,起码要八阶吗?”

“她一个刚激发异能的罪者,在三个月内能达到八阶?”

“她要是能达到,我脑袋摘下来给她当板凳坐!”

魏听白撇撇嘴,“就怕到时候你说话不算话,还得说我一个大人欺负你一个奶娃。”

“小朋友,虽然你小,但是人要讲究信用呀!说到的事得能办到,可不能因为轻视别人,随便许下事情……”

那小奶娃脸色涨红,磕磕巴巴道:“反正,反正你就是达不到!”

魏听白挑眉:“要是我能达到呢?”

小奶娃眼睛咕噜转悠下:“那我认你当姐姐!”

魏听白没什么兴趣地摆摆手:“我可不想要你这个熊孩子当弟弟。”

小奶娃眼睛一红,“我挺厉害的啊,我爷爷就是傅家家主,我是嫡长孙,以后是要当家主的!”

魏听白忍不住审视那小奶娃,“你爸是傅意今?”

小奶娃挺直胸膛,“是的,傅意今就是我亲爸!”

傅意今算得上是傅家比较能拿出手的异能者,二十八岁十五阶异能者,连续参加三次擂台赛,次次都能夺得不错的名次,给傅家争光,也赢得诸多发展资源。

而他是家主最属意的继承人,也是傅家威望最高的少爷了。

不过,以魏听白的经验,原主是炮灰女配,男女主十有八九就是傅意远和魏傲安。

他们肯定要夺得魏家家主的位置,那么傅意今将会成为炮灰,还是替这俩货打下江山、空有好名声、却无命享受的炮灰了!

魏听白一向秉承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想法,笑着道:“那可不行,我跟你爸爸是一个辈分的,当你姐姐岂不是吃亏了?”

“如果我能进入擂台赛,那你喊我姑奶奶好了,怎么样?”

这姑奶奶可有两层意思,一呢是小姑娘的自称,口头禅,二呢也是小奶娃爸爸的姑姑的意思,跟傅家家主一个辈分了。

小奶娃的理解在前者,点头不情不愿道:“好啊,只要你能进入擂台赛,拿到参赛资格,我就喊你姑奶奶!”

说着他还拉着周围的奶娃们当见证。

魏听白瞧着一群娃们严肃的模样,忍不住噗嗤一笑,自己可真是魏三岁,竟然跟个奶娃较真。

她现在已经激发异能成功,是以直接有工作人员,带着她升班。

这里普遍都是六七岁到十二三岁的娃们,激发异能后一到三阶的都在这里了。

魏听白听课,有模有样地训练,晚上她则布置上阵法,进入空间中训练。

基本上她一半的时间用来绘制符箓和炼丹,一半时间则用以修炼和练武。

因着她与爵爷心神相通,爵爷也是能进入空间中的。

他们都感受到星际生存的残酷性,不敢有丝毫疏忽,略微互通消息后,便沉浸心神修炼。

在蓝星上修炼的三个月,相当于外界的两年,足够将他们在蓝星上的积蕴和多年修炼空白,转化成实打实的修为。

而且他们在空间中饮食对身体改造淬炼也有助益,别说他们了,就是魏良君都已经异能十二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