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爆炸的车厢里地面大概有四层楼左右的高度。

松田阵平似乎失去了意识,好在下落的过程中,他有好几次都挂在了铁质支架上,被刮得遍体鳞伤的同时也得到了好几次缓冲。

左藤美和子像发疯一样往落点处跑去,其他警察紧随其后。

落在最后的川上济回头看了一眼,苏格兰还在钳制着那名炸弹犯,一直抬着头观察这边的情况。

“砰——!”

“松田——!!”

“美和子——!!!”

左藤美和子的站位选的很准,于是松田阵平正好砸到了她,两人一起摔在地上,其他警察手忙脚乱地围了上去,试图搀扶。

“唉唉,不要随意移动,小心造成二次伤害!!!”反应过来的目暮十三在一旁大声喊道,“救护车已经过来了!”

尽量维持着原来的姿势,警察们小心翼翼地把松田阵平从左藤美和子身上移开,白鸟警官擦了把汗,直起身子:

“美和子和松田都晕过去了。”

“但是他们都活着。”

整个警察队伍都带着股喜极而泣的气息,以至于灰发青年又成了被忽略的那个。当然,他对此毫不在意,因为川上济耳畔又响起了熟悉的机械音:

【任务进展:100%】

【恭喜您完成任务:改变关键人物<松田阵平>的既定命运】

【获得人物点:150】

【当前人物点:153】

在上次购买完【过往回放】后,川上济的人物点几乎被清了零,这回是他最大一笔进账。而且比起前几次任务的危险重重,这回可谓是相当轻松。

【倒没想到卷毛这家伙这么值钱呢,而且相对好拿。】川上济吃了枚柠檬糖,【啧,要不是每个关键人物只能触发一次,我都想再给松田阵平找点麻烦……】

【事情还没完全结束呢,川上。】疯帽匠提醒道,【那个炸弹犯还在其他地方安装了炸弹。】

【知道了。】灰发青年懒洋洋的说道,【做好售后服务对吧?既然我已经插手了这件事,自然不会半途而废呢。】

他上前几步,不动声色地走到目暮十三身后,伸手拍了拍这位警官的肩膀,后者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要来一个过肩摔——但是被川上济躲开了。

看来哪怕一副大腹便便行动不便的样子,战斗意识还是不错呢……川上济思忖。

看清来者是谁后,目暮警官后怕地说道:“川上老弟,你怎么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啊。”

若是换个人来拍目暮十三的肩膀,能听见脚步他自然不会如此反应如此过激,但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这么来上一下子,就和走夜路遇见鬼的感觉一样。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huanyuanapp. 安卓苹果均可。】

“没声音吗?可能是鞋的原因,认识我的人有很多都这么说呢。”川上济笑了笑,委婉地提示道,“若我没记错,那个被我朋友抓住的炸弹犯,似乎还在另一个地方安装了炸弹?”

“哦,对!”目暮警官勐地一拍脑袋,瞬间又严肃起来,“我们还要找到另一个炸弹——等等,歹徒是被抓住了?!”

…………

一阵兵荒马乱后,搜查一课又恢复了以往的高效率,白鸟警官成功地从左藤美和子的手机里查到松田发送的信息——米花中央医院,他们随即通知了爆炸物处理班,解决后顾之忧。

苏格兰抓住的炸弹犯同样被押送回警局,连带着他们作为目击证人,一起前往医院——

等等,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为什么我们也到医院来了?”苏格兰在川上济耳边悄声问道。

两人正站在医院的走廊里,而松田阵平和左藤美和子则躺在一墙之隔的病房中……情感上,苏格兰知道自己应该担忧好友的伤情,但是他依旧内心一片平静。

“关系不错的原因吧,看来我还真被他们当半个自己人了呢,说实话还挺有趣的……也可能是因为搜查一课的大部队在这边。”

川上济随口以卡沙夏的口吻自言自语,

“对了苏格兰,你有靠得住的对外身份吗?”

“有。”

“是宫川知光?”

“没错。”苏格兰回答道。

这个假身份还是两人的搭档磨合期川上济顺手送给苏格兰的礼物。

“很高兴你还在一直使用我给你的假身份呢。只是在警方面前虚与委蛇而已,这对你这个‘资深’的组织成员而言,应该不难。”

灰发青年递给苏格兰一颗柠檬糖,

“要做好心理建设。”

“心理建设”一词又让苏格兰产生了一种这家伙什么都知道的感觉。川上济看着他,丝毫不掩饰自己黑眸里的探究。

“以及,柠檬糖不要吗?别拒绝我的好意啊。”

苏格兰伸手把柠檬糖拿过来:“谢谢。”

不只是感谢柠檬糖,更多的……是在感谢川上济对松田阵平施以援手。也只有以川上济这样变态般的分析能力和观察能力,才能在这么多人中从揪出炸弹犯来。

“啊……也该感谢你陪我一起消遣时间呢。”灰发青年走向病房,“以及,别在外面站着了,进来探病才有诚意。”

…………

令人惊讶,松田阵平很快就醒了。倒是之前给他充当了缓冲垫的左藤美和子还处于昏迷状态。

这位卷毛警官看上去狼狈之极。

因为近距离接触爆炸,他出现了脑震荡的症状,背部被轻度烧伤,全身上下满是爆炸时溅射物和摩天轮金属支架刮出来的伤口,更别提断裂的两根肋骨和多处骨裂。

啧啧,真惨。

川上济和他对上眼神,毫不掩饰地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微笑

他注意到松田阵平的视线朝他身后的苏格兰游移了一瞬。

“川上老弟。”目暮警官冲灰发青年打招呼,“以及这位……”

“宫川知光,他是我的朋友。”川上济大大方方地介绍道,“松田警官应该认识。”

寒暄了几句后话题就引到了宫川知光是怎么抓住歹徒上。川上济毫不犹豫地把锅全甩给苏格兰,然后站在一旁看着对方硬着头皮忽悠搜查一课。

可能是和川上济耳濡目染久了,苏格兰也无师自通了湖弄警方的诀窍:自信地扯出一个逻辑立得住的推理即可。

“按照歹徒的性格,他肯定会选择一个最佳的视角旁观自己的杰作,也就是既能看见摩天轮又能观察到警方的方位……我就过去碰碰运气。”苏格兰尴尬地说道。

“看来宫川老弟的运气不错啊!”又收获老弟一枚的目暮警官哈哈大笑,“我看你制服歹徒的身手也不错,是不是……”

苏格兰绝望地用眼神向川上济求助,后者则在一边美滋滋地吃柠檬糖,把置身事外的态度摆得很明显。

这时候救场的还是松田阵平。

他毫不犹豫地把矛头扯到川上济身上:“话说川上先生,你为什么恰好会在摩天轮附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