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腊月。

收拾好行李,在充满太阳味道的新棉被里躺一会,祁同伟起身去村长家吃饭,一路上不时有村民和他打招呼。

七年没回来,虽然他变化很大,但他的脸太白,辨识度太高,和村民们黝黑粗糙的皮肤格格不入,甚至有些年轻人看到他直接转身,似乎有点自卑。

到村长家里,门正开着,桌子上面已经摆了一桌子菜,鸡鸭鱼肉都有,甚至还有几盘新鲜蔬菜,这天,这菜可稀奇。

“二伯,二婶,我来了!”

祁村长正在厨房里和妻子忙碌,闻言直接往里屋喊:“哎,好,祁玉,还不滚出来给你三哥倒杯茶,这么大了,还一点礼数不懂!”

“知道了!”祁玉出来,看了下皮肤比女人还白的祁同伟,眼中的光都低了一度,拘谨地喊了声三哥,然后转身倒茶。

祁同伟摇摇头,七年未见,所有熟悉的人和事都变得陌生,走出去就是一拳:“你小子,最近在忙啥呢?”

祁玉挠挠头,笑的憨厚:“包了一片地,和爷一起种药材,爷经常说我们村出了一条真龙,村里人都很感激你呢。”

祁同伟也笑了:“这算什么,还记得当年吗,我把你额头打破了,你妈为了哄你给你买了一个饼,你必须要两个,于是你妈就又买了一个,然后你拿着饼飞奔向我,把饼递给我“三哥:吃饼子!”

“我可是你三哥,以后,咋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以后,家家都有楼房小汽车,吃的饱穿得暖,得病了也有钱治!”

“真的吗?”祁玉的眼睛闪闪发亮,他妈妈就是得病死的,医疗手段不够,治不好。

“真的!”祁同伟拍拍他的肩膀,坚定地说道。

两人又聊了一会,也越来越熟,毕竟小时候一起上山摘果子,下水摸鱼,偷看村里媳妇洗澡,关系铁的很。

“来,来,来,吃饭了!”村长招呼道,然后直接将祁同伟拉到桌子西边的首位:“同伟,今天你是重要的客人,来,做首席!”

“行!”祁同伟也不客气,再说村长家也没几个人,村长夫妇,祁玉,祁玉老婆一个老实巴交的女人,皮肤也是微黑粗糙,还有一个四岁大的男娃,大眼睛乌熘乌熘的,村里结婚都早。

安排众人坐好,村长端起酒杯:“来,新的一年,希望我们生活的越来越好!”

“干杯!”一杯酒下肚。

村长又端起来一杯:“来,感谢我们祁同伟同志给村里带来希望,希望他在新的一年里,断桉如神,不再受伤,找个好老婆,生两个大胖小子!”

“好!”祁玉大喊起来,三两酒下肚,气氛活跃了许多。

祁同伟吃口菜,顿觉胃口大开,这就是家乡的味道,小时候要是能吃到一口肉,恨不得把舌头吃下去,生活真是越来越好了。

“在吃呢?”大门突然探出一个脑袋,祁山,村里排行老二。

村长直接招呼:“来,来,来,上桌来一杯!”

祁家村每年过年的时候都热闹的很,特别是年夜饭,年轻人快速从家里吃完,就一起到村长家里再吃一顿。

村长是退伍老兵,每年有补贴,他家的菜最丰盛,酒也是几块钱的好酒。

祁山腼腆笑了一下:“那我不客气了,祁水,都来。”

话音一落,后面一下子冲过来7、8个人,都是同辈。

祁村长乐了:“好家伙,今年你们来的还挺齐的,媳妇,多上几副碗快!”

祁同伟也笑了,过年的味道。

“来,喝!”

正喝得开心,屋子里冲进来一个人,军棉衣,棉帽子,手套:“村长,上次那个叫詹姆斯的外国人要进村,他司机说是来找三哥的。”

祁同伟一愣,看向村长。

祁村长解释:“上次他过来村子找我们补元丹海外代理权的事,给的价格还不低。”

祁同伟点点头,这补元丹的运营是安逸负责,他特别交代了,先熘着,没想这詹姆斯还真是神通广大,竟然能找到村里。

联邦的人可不过春节。

“行,那你们先喝着,我去会会他,小四带路。”祁同伟起身,面不改色,以他的身体素质,一两瓶酒基本没什么影响。

“好!”

“对了!我还找到一只猫,这是谁家的,怎么在打我们村巡逻的猎犬呢?”小四说着,抬起手,提着一只巴掌大小的小黄猫,面对众人。

苗乐眨了眨湛蓝色的大眼睛,无辜的和祁同伟对视。

“喵呜!”

祁同伟有点尴尬,上前接过苗乐:“这是我家的乐哥!村里的猎犬没事吧?”

小四伸出大拇指:“三哥就是三哥,养的猫都这么牛,这村里的猎犬可是老太爷训练的赶山犬,几只在一起能斗野猪,没想到被你这猫打的抬不起头。”

祁同伟尴尬一笑,随后有点好奇:“我家乐哥速度快如闪电,你是怎么抓住的?”

小四挠挠头:“我看几条猎犬被打的嗷嗷叫,自己也帮不上忙,就回家里拿了盆老娘炸的鱼一边吃一边看,然后这猫就不打狗了,非要跟着我!”

祁同伟看了苗乐一眼

苗乐晃了晃尾巴,龇牙,怒视,看什么看?怎么了?谁叫人家的鱼好吃!

一屋子里的人都乐了。

“哈哈哈”

“说起来,也不怪这小黄猫,小四家的炸鱼的确是一绝,以前每年可是先到他家吃快鱼再来村长家里喝酒的。”

......

祁同伟连忙出门,脸都有点红,外面正在等待的几只猎犬看到他出门连忙退开一边,细心地发现它们的腿都在微微颤抖。

被打怕了!

“走,小四带我去见见那个老外,这些猎犬这几天搞点好菜给他们好好补补,和村长说一声,算在我账上。”祁同伟吩咐,他在村里可是有分红的。

“嗯!这就带你去,补补就算了,这些猎犬吃的可比我们好多了,每顿都有骨头,牛肉,自从外面传我们村里发财了,经常有二熘子过来,这些猎犬立过不少功劳。”

“老太爷决定明年多养几只,外面的坏人越来越多了!”

......

一路上小四慢慢介绍村里的状况,祁同伟不时询问,了解的越多,心情也越好,因为他,村子里的生活真的变好了。

“哇!祁兄弟,太久没见,我想死你了!”詹姆斯一看到祁同伟便夸张的大叫,还想上前拥抱。

有点洁癖的祁同伟伸手,示意握手,体质突破,他的嗅觉也增加不少,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眼前联邦人身体的异味挺大的。

难道其他联邦人也这样?

被拒绝拥抱,詹姆斯毫不在意,上次回去他托家族的关系,请专门的药师对补元丹做了一次检验,还做了几期临床,效果简直惊人,甚至惊动了他的族长父亲。

那还是第一次父亲单独和他谈话,甚至还给了他一些权利。

这些天,他第一次尝试到权利的美妙滋味,真是予取予求。

“詹姆斯先生,这次来有何贵干?”祁同伟可不想现在某些人,对联邦向往的很,毕竟是异国他乡,再繁荣,那也是别人的繁荣。

“祁兄弟,这次过来,我给你带来我罗斯福家族的诚意,一笔大生意!”詹姆斯夸张的说道,在他们联邦,利益才是一切的纽带。

祁同伟深深看了他一眼,随后笑了:“那我可要看看你们的诚意!”

詹姆斯也笑了,看了看小四。

“小四,你先去巡逻吧,注意保暖!”

“好!”小四忙不迭地离开,这俩人说的都是什么鸟语,他完全听不懂,只能干笑,太无聊了!

不过三哥真厉害,竟然说的这么流利,上次这老外过来,那州里来的翻译,据说还是研究生呢,说的还结结巴巴的。

回去得让家里那泥娃子好好学习,以后跟三哥混!

清退众人,詹姆斯看了看周围,才低声道:“祁兄弟,我代表罗斯福家族很诚意地购买您的补元丹秘方,绝对能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还能为您和您的家人办理永久的绿卡。”

祁同伟摇摇头:“这是祖宗的东西,绝对不可能卖给其他人!”

“1000万!”詹姆斯出了一个惊人的价格。

祁同伟摇摇头。

“美元!”詹姆斯再次疯狂加注,按照现在的汇率来说,这个价钱可以说是天价。

祁同伟毫不在意地摇摇头,有了乐哥传给他的知识,钱对他来说就是个数字而已,换句话说,他想要的更多。

当然,现在这个时间,钱多,也很容易出问题。

詹姆斯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两人对视了几分钟,最终认输。

“好吧,好吧,我就知道你们华夏对祖先的敬畏,那我们换个方式,我给你双倍的价格,买下你们补元丹以后所有的产量。”詹姆斯终于说出了最终的目的。

祁同伟再次摇头:“不行!”

詹姆斯急了:“为什么?反正你们不是卖药的吗,卖给谁不是一样!再说,你们华夏正在申请加入wto,我可以和你美元交易!拥有大量的外汇,相信这会是你重要的政治筹码。”

“甚至,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说服父亲,动用家族的力量,帮助你的国家,相信有了这些,你能更进一步。”

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眼前的这个小白脸,有这么多钱,还愿意当警察拼命,肯定是贪权,詹姆斯自认为这个筹码,对面绝对败下阵来。

要是他的父亲知道他这样谈判的话,肯定给他几巴掌,几句话就漏底牌,这是什么傻叉?

祁同伟也笑了,华夏拥有神器,加入wto是迟早的事,再说,他的目标也不是现在小小的权利。

“哈哈,亲爱的詹姆斯兄弟,别急,也许我们可以换个方式交易。”

詹姆斯听这笑声,再看祁同伟那温柔的笑脸,心中一寒,这和他那老爸做生意坑人的时候,一模一样!

“什么交易方式?”詹姆斯有点警惕地说道。

“机器?我突然对机械感兴趣了?”祁同伟说的很随意。

詹姆斯也松了一口气:“这个简单,你要什么?汽车,跑车?就算是坦克,我也能给你弄到,不过你得自己运!”

看了看周围,祁同伟凑到詹姆斯身边,轻声交流。

听完,詹姆斯脸更白了:“不可能,这些都是禁运品,要是被发现了,帝国会把我送到绞刑架上的!”

祁同伟摇摇头:“不,我说的不是现在,等你掌握家族权利的时候,这些都是小意思而已。再说,我需要的只是一些机器,没有对应的理论科技,没有相关的技术员,我也做不了什么,不是吗?我亲爱的兄弟。”

詹姆斯思考了一会,还是坚定的摇头:“除非你愿意将补元丹的秘方交出来,否则不可能!”

祁同伟呵呵一笑,千万别以为这些大家族就不会骗人了,秘方交出去,估计立马就翻脸。

“詹姆斯,你对我们华夏的历史有了解吗?”祁同伟神秘地说道。

詹姆斯皱起眉头:“神秘意思?”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长生术?”

詹姆斯一愣,随后就是看傻子的眼神,忽悠老实人?

“怎么?不信?爱信不信!”祁同伟转身就走。

詹姆斯连忙拉住他:“等等,祁兄弟,你说的是真的吗?”

虽然是真的不相信,但,万一是真的呢!长生啊!任你现在风华绝代,百年后也是一摊黄土,也有可能是混凝土。

就算现在登临绝颠,那又如何?千年后,最多在历史中多留几笔,万年后,可能只有时光才会有你点滴的记忆。

享受的越多,越怕死!

哪怕是延长寿命也好啊!

转身,祁同伟勾勾手:“跟我来!”

詹姆斯眼巴巴地跟了上去,有联邦公民这样的身份,这个世界很少有他不敢去的地方,京州除外,上次真是给他吓坏了。

一个小时后,上了几次厕所,用木制的澡盆擦洗一下身体,感受一下身体的变化,詹姆斯惊呆了。

作为有钱人,长期沉迷女色,总是感觉自己很虚,这才一会的时间,现在,他捏了捏拳头,甚至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力量。

他能打十个!

“以后半年来做一次理疗,不要乱和不健康的人深入交流,你至少能活到百岁!”一旁的祁同伟舒了舒筋骨,轻松说道,让别人快速吸收精品补元丹药效,也就扎几针的事。

詹姆斯仔细看了下自己的皮肤,似乎都白嫩紧密了许多,抬头,欲言又止,几分钟后,终于忍不住:“祁兄弟,真的有长生术吗?”

祁同伟神秘一笑:“时间会证明一切!”

詹姆斯定定得看着祁同伟,心中一寒,这一刻,他甚至觉得眼前的人是圣经中的撒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