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宜之算了算时间,因为这位粉丝当时才14岁,较为笨拙,因为见不得有人说她不好就跟人家吵架。

但很快情况就好转了,她很聪明,要融入一个圈子并不是什么难事,她迅速掌握了拉黑举报一条龙服务,不再多跟人废话,也学会了更有效率的打榜方式。

还好她走的不是流量路线,需要打榜做数据的时候不多。不然她会很担心这位粉丝沉迷于此,导致荒废学业。

那时候她还只是无数粉丝里默默无闻的一位,直到她上了大学,她组织了几次线下观影活动,才把自己混成了大粉。

沈宜之将这位粉丝做的事一一与宁稚的人生经历重合。

应该是宁稚通过兼职赚到了一些钱后。

音乐生上学花钱,但做兼职也比其他专业的学生来钱更快。

她肯定是被饭圈“爱她就为她花钱”之类的口号带坏了,学会了乱花钱,刚赚到一点,就全部拿出来做了线下活动。

沈宜之一条一条地看,试图通过文字看到那时的宁稚。

她一直以为那六年她永远失去了,却没想到即便她们不再联系,宁稚还是在努力向她贴近,让自己的人生与她有关。

上千条微博,以宁稚私人身份提起她的只有两次。

一次是在她十五岁生日的时候,她说:“我好想沈宜之。”

还有一次是去年,她带着雀跃,写道:“小狗见到了她的心上人。”

沈宜之根据上面的日期,回忆那天发生的事。是去年梅兰刚找了她,她拿着剧本来找她,劝她接下阮茵梦的角色。

她记得那天宁宁很不高兴,因为撞见了林绍对她们的婚姻指手画脚,因为她提醒她注意不要入戏太深。

她记得那天她们不欢而散,宁宁是气呼呼地离开的。

这条微博的发布时间几乎与她离开的时间重合。

她没有不高兴。

她很开心。

好像不论她们有什么口角,发生了什么不愉快,单单见到她这件事,就足以盖过所有情绪,只剩下最本质的雀跃与欣喜。

沈宜之到了家,她拿起一早就准备好的礼物下车,跟司机道了别。

家里的灯亮着,宁稚就在里边。

沈宜之忽然有些紧张,产生了一种类似近乡情怯的感情。

不知道宁宁有没有生气,她睡着了吗,还是在忙碌。

她猜想着,推开门,家里已经变了个样,放了好多宁稚的东西,乱七八糟地摆放着,显得随性又散漫。

沈宜之笑了笑,将礼物随手放在宁稚的吉他边上。

听到里头有说话的声音传出,她走过去,看到厨房里宁稚正在忙进忙出。

她的袖子挽到手肘,戴着围裙,开了跟家里的视频电话,在沈父沈母指点下做菜。

想到新春假期那几天她也是这样,挽好袖子,天天往厨房里钻,看来是真的有学到一些。

沈宜之神色柔和。她听到她的爸妈在批评她太忙,不着家,宁稚笑着帮她解释,一转头看到她,她欢呼了一声,关了火跑出来抱她。

沈宜之也抱紧她,屏幕里的父母露出善意的笑容,挂断了电话,把时间留给她们两个。

“小狗。”她捏了捏宁稚的耳朵。

宁稚对这个称呼没有异议,她松开手,眼睛明亮:“你到得比我想的要早一点。”

“你怎么知道我今晚会来?”沈宜之问。

不是说了,明天才回来吗?

还不知道自己掉马的宁稚很轻松:“你猜。”

但不等沈宜之真的猜,她就笑眯眯地宣布了答案:“你在机场被路人拍到了。”

一边说,一边打开手机翻出那张路人拍摄的照片给她看。

“你看,处处都是我的眼线,以后你不能乱说话骗我了。”宁稚很有些得意的样子,中午听说沈宜之不回来的时候,她差点真的被骗过了。

她们一起吃完了宁稚精心准备的晚饭。

作为厨房新手,这顿饭的质量可以说高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沈宜之毫不吝啬溢美之词。

“我还有很多的进步空间。”宁稚特别开心地说,“接下来几天都由我来做饭。”

她们平时东奔西跑,于是一到休假便更喜欢待在家里。

沈宜之随意地翻着新拿到的一些剧本,寻找有没有值得接的,宁稚坐在不远处不时在吉他上拨几下,在随手翻找出来的纸上记几个音符。

她们喜欢这样轻松又居家的氛围,时常会抬头对视,也常因一个眼神便吻到一起,做更亲密的事。

宁稚总爱看沈宜之的表情,喜欢从她脸上看到沉溺与满足,却不知道每每这样的时候,她自己眼中的爱意有多深沉。

假期的最后一天,宁稚照例打开小号,发现她多了一个新粉丝,新粉丝的id叫0929。

--------------------

作者有话要说:

数年后二人公开,江鹏试图炒作一波,给宁稚安上追星成功的人设,惨遭宁稚拒绝。

预祝元旦快乐。

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