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手牵着手,一步一步缓缓走到姻缘树下,正前方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转过身来,冲她们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道、道长……?”看见这张熟悉的脸,苏成登时一惊,脑海里的记忆忽闪而过。

“卦算完了,也解完了。”

“哎,你还没给钱呢!”

“做梦也不能白嫖啊!”

“一百块都不给!”

……

嘴角一抽,她话还没过脑子就脱口而出了,“我给您VIP黑卡行吗……这年头实在没有一百块……”

“什么一百块?”眉头一挑,镇元哭笑不得,“你这孩子是不是激动傻了?赶紧的,吉时都到了。一拜天地!”

……

结婚少不了要喝酒,不过苏成这回带了好多人,再加上张伟酒量又极好,帮着挡了不少,因此她回到木屋的时候还只是微醺的程度。

深蓝色的天空月明星稀,苏成踏进篱笆小院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来闹洞房,这才进了屋。然而等她一走,不远处的树后就冒出了好几个人影……

房间内燃着红烛,忽闪忽闪的。地上散落着几件衣服,床上的两个人紧紧相拥,唇舌交战。正是关键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细微的声响。眼神一眯,凌月夕这次想都没想,直接从枕头下拿了枪。

“砰砰”两声,吓得众人一个哆嗦,顿时作鸟兽状散去。

“我滴妈,洞房还带枪啊!”于飞拉着扑扑溜的极快,身后的张伟直接扛着小方跑,施云起稀里糊涂地就牵了莫眉,混乱当中的曲维不知又被谁碰掉了眼镜……

捣乱的人终于走了,苏成勾唇一笑,再也忍不住咬破了那处腺体。凌月夕情不自禁地收紧手臂,颤抖地发出了一声叹息,“轻点……”

看了张伟那么多片子,苏成这回可是胸有成竹。她尝过了她的每一寸肌肤,配合着手上的动作,将她一次又一次的送上顶峰。翻云覆雨了大半夜,苏成的眼里依旧火热。

往日那么清冷的人,此刻媚的勾魂夺魄。

额头上蒙了一层细腻的汗珠,凌月夕喘着粗气,身体酥酥麻麻的,连声音都软了下来,“不要……停!”

“不要停?”力道又加了一分。

眼角泛了泪花,凌月夕嗔了她一眼,颤声道:“……说好了最好一次的。嗯”

“最后一次?”手上轻抚着她的柔软,苏成坏笑,“我可没答应”

红烛燃尽,直至昏睡过去的前一秒,凌月夕有气无力地恨恨道:“骗子……”

(正文完)

--------------------

作者有话要说:

苍了个天啊我终于完结啦!

昨天在公司偷摸改了一天的激情戏,后排还坐了同事,我这鬼鬼祟祟的,看一眼赶紧最小化,然后琢磨怎么写……

这还是生平第一次尝试写文,没想到写了这么久(实在太痛苦了,还是看文好……)

写的很慢,也有很多不尽人意,下一本估计要等一阵了,我得好好准备准备,补补肚子里的墨……

不会写太虐,还是想以轻松为主,看文图个乐嘛。

最后还是要感谢各位小天使的陪伴,没有喷的太厉害哈哈哈,么么哒,下一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