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对部分确因经济条件所限,交纳学费有困难的学生,特别是其中的孤残学生和优抚家庭子女等,实行减免学费政策。

其中在校月收入已低于学校所在地区居民的平均最低生活水准线,学习和生活经济条件特别困难的学生免收全部学费。对其它一般困难的学生可适当减收部分学费。

“多谢孙总!”

倪总舒了一口气,不担心淘宝控股公司出售流通股份。

长红电器股份公司这段时间正在整体接收江城电视机总厂,倪总坐镇江城,听说孙健从美国回来,来到公司总部,希望淘宝控股公司全额参与认购长虹电器公司的配股和转配股部分。

有了孙健的承诺,公司明天就可以发布“公司第一大流通股股东、淘宝控股公司全额配股和认购转配股部分”的公告,市场信心将大增。

沪指从九四年九月十三日的1052点,跌到今年二月七日的524点,跌幅近五成,如今沪指在700点上下波动,每日成交金额不到18亿元,市场萎靡不振。

国家法人股全部放弃这次配股,说明长红电器股份公司的控股股东长红机器厂也不富裕;其他社会法人股也放弃这次配股,不看好长红电器股份公司的发展前途,或者也差钱。

长红电器股份公司这次配股的主承销商是中经开,副主承销商是申银万国证券和沪财证,配股采用余额包销制,未被社会公众股东认购的配股和转配股部分,由承销商掏钱买下来。

长红电器公司配股说明书明确告诉投资者,社会公众股东这次配股的红股将于八月十四日上市流通,社会公众股东受让的法人股配股部分的红股按照《证券法》的规定,暂不上市。

就是有淘宝控股公司的公开承诺,大多数散户们也不会全部认购配股和转配股部分,中经开、申银万国证券和沪财证最后不得不掏钱买下来剩余配股和转配股部分。

前世,主承销商中经开由于包销长红电器公司转配股配股部分(后来都流通了),成了长红电器公司的第二大股东(第一大流通股股东),据说在九七年的大牛市中,从长红电器公司上狂赚40亿元。

七月三十一日,长红电器公司配股除权第一天,元,%,成交量放大二成。

……

------

哇……

一声高昂的婴儿啼哭声从产房传出,悬着的心终于放了回去,浑身轻松一大截,孙健看了一眼手表,晚上十点二十五分。

刘悦晚上七点三十发作,孙健和向冬萍、毕晓云开车送她到医院产房(提前二天办好了住院手续),孙圆、刘欣、向东婷、孙母、刘母、孙父、刘父、孙顺、刘钢、吴晶和张跃乘坐公司总部的亚菲特商务车也随后到了医院。

向冬萍姐妹俩八月三日从常城来到江城。

刘悦的预产期是八月五日。

孙栋出生是孙家天大的事情,公司就是有天大的事情发生,孙健也不会出远门,等待儿子的降生,看到母子平安,心里才踏实。

家里有现成的b超,随着刘悦的肚子日渐增大,孙母和刘母的好奇心日渐增长,孙健亲自操作,男孩!两家父母大喜过望。

提倡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独生子女政策是从七九年开始实施的,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是单位领导的重要事情,超生会被开除公职,单位评先一票否决。

前世,在两个单位担任一把手,在一个单位担任二把手的孙健哪能不熟悉国家计划生育政策?

没有公职的孙健和刘悦如果超生,需要征收计划外生育费五年(最高按照夫妻双方年收入的60%征收)。

孙父和刘父早就商量好了,男孩叫孙栋,栋梁之材;女孩叫孙佳,善良美好。

前世,孙健和毕晓云的女儿孙佳就是孙父取的名字。

孝顺的孙健和刘悦不会违背父亲的美好愿望。

八月的江城,骄阳似火,江城y医院的住院部还没有安装中央空调,4-6-8人一间的病房安装了分体式空调。

国内的经济发展很快,孙健当年在华医大实习时,病房夏天用的是吊扇。

整个妇产科病房只有二间公共厕所,病人和医务人员共用,早晨起来还排队。

头胎自然分娩也不会一时半刻,天气炎热,妇产科病房也不准外人随便进入,走廊里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孙健让吴晶和张跃开车送父母和岳父母回去,在家里等消息。

向冬萍、毕晓云、孙顺、刘钢、孙圆、刘欣和向东婷留了下来。

陈杰、李铁、黄灿辉和林均欣坐在亚菲特车上吹空调。

“大哥,嫂子生了?”

孙圆问道,大哥和毕姐都有医师资格证书。

“生了!”

孙健和向东萍、毕晓云送刘悦进的产房,只有她一个人待产,有名三十多岁的助产士在旁边照看,护士站还有一名年轻的护士值班。

从在家里发作到婴儿诞生,刘悦第一次生产只花了二个多小时,已经非常快了,这就是经常运动锻炼和产前培训的缘故。

众人松了一口气,露出了笑容,都想进去看看婴儿。

“孙老板,你老婆生产非常顺利,是个小子,母子平安。”

穿着手术服的年轻女医生打开门,面带笑容。

“张医生辛苦了,多谢张医生和护士们。”

孙健一脸笑容,从孙圆和刘欣的手里拿过四大袋德芙巧克力。

孙健送刘悦进产房时,一眼就认出了今晚的值班女医生竟然是前世y医院妇产科主任张金萍,毕晓云的好友,楼上楼下的好邻居,顿时有股亲切感。

这就是缘分!

张金萍来自豫省农村,父亲是小学民办教师,母亲务农,有个弟弟和二个妹妹,鄂医大妇产科学硕士毕业,当年与华医大内科学硕士毕业的毕晓云同年分配到江城y医院,住同间单身宿舍,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