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明市还真的是旅程起点啊。

明天才出发,还有一天的时间,向一南肯定不能平白浪费掉。

游戏给他的设定是一个有一定骑行经验的旅者,可现实却是他实际操作为零,所以他得趁今天还有空,出去试骑一下,然后学着搭帐篷。

他需要尽力维持游戏给自己的人设,不让沈离他们怀疑。

有很多新手玩家觉得扮演游戏角色没必要,既别扭又荒唐,尤其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叫爸妈之类的,有些人很难叫出口。但通过上场游戏的经历,已经很好的证明了‘扮演’的重要性,向一南要是没跟小薇打好关系,第二天晚上可就挂了。

所以向一南把没卸车,先尝试把巨重无比的变速车给立起来,双手握着把,感觉到稍微适应车子的重量了,他迈开腿坐到了车垫上。

变速车之所以起这个名字,当然是因为它能调节速度,不过向一南没调,开始时先用第一档蹬车。

有【强身书】的加持,他现在的身体素质要比一般人强,蹬了几米感觉还行,就是速度没起来。

调高档,向一南打算沿着周围的街道转一圈,但没走多远,他没控制好平衡,连人带驼包一同倾倒在路边。

出现问题,就得找原因,向一南研究了一下,觉得两个把手的包不能太重,而且最好重量也得差相近,不然骑的时候会往两边倾斜。

把驼包里的物资重新分配组装后,向一南再次上路,这次就很顺利了,骑行新手最头疼的‘累’他感觉不到,也算是一个不小的优势。

仅用了一两个小时,向一南就能做到跟老手一样上路,后面一次也没摔倒。

于是,他又刻意挑选了一段上坡路,下车往上推。

轻松推了一半距离,不料游戏提示却来了。

“警告,您正处于轻度疲劳状态,请注意休息。”

啥?

我一点都不累啊,怎么就疲劳了……

向一南没感觉哪里酸痛,还是精神满满,要不是游戏提示,他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疲劳了。

这么说,推车消耗的体力比想象中的还要高啊。

不过都推到一半了,在中间放弃也不是很甘心,向一南于是决定再推一会,因为游戏还没正式开始,玩家都在‘保护期’中,他哪怕是累到走不动了也没关系。

十分钟后,向一南终于推着这辆超过百斤的小车子爬上高坡。

“警告,您正处于中度疲劳状态,请及时休息。”

“警告,您正处于轻度饥饿状态,请注意进食。”

向一南上了坡,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力气没之前那么大了,看了眼个人信息,他ID后面多出了两个异常状态,轻度饥饿绿色,中度疲劳黄色。

挑选装备时向一南就在担心这件事,结果还真被他猜对了,即便没有疼、饿之类的感觉,但游戏还是给他弄出了对应的状态。

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公平,一定程度上限制他的优势,向一南能理解,所以他提前做出了准备。

“那我就先休息一下吧,等会再看眼状态。”

向一南想着,把变速车靠在树边,就地坐下来休息。

游戏里的西明市安静祥和,路上行人均面带微笑,没有危机紧绷下的愁虑,心情无比放松。

看了一会,一辆同样挂满驼包的自行车忽然出现在他的视野,对方从反方向起来,晃晃悠悠地经过路边。

当看到路边休息的向一南后,骑车的人注意力顿时被吸引,车把力道没控制好,顿时倾斜到一边。

站起来,向一南才看到了他满脸的淤青,鼻尖都被磕破了,通红醒目。

只是摔了一次,还不至于到那么惨,想必之前已经摔倒过很多次了,然而他却不在意,车子也没扶,气喘吁吁地问向一南:“玩家?”

他看到了向一南的手表,虽然……这东西向一南一次都没用过,但是能代表他玩家的身份。

“你好。”向一南客套性的回了句,同时在打量他以及那辆车。

【玩家】:车向前

【等级】:逃生者lv5。

【通关游戏】:[蛙人]、[静漫园]、[单眼女医]

【梦魇】:无

【威胁指数】:1

三场游戏才5级,眼前模样普通的男玩家大概跟张芳蕾是一个水平。

不过他却很很有意识,跟向一南一样,知道要临阵抱佛脚,提前适应骑行。

但不同的是,他没有花10点游戏改装变速车,而且看车上的驼包数量,他应该带了大量的物资。

向一南还没接到游戏任务,目前对每个玩家都很友善,主动跟他交谈起来:“你都带了什么,感觉好重啊。”

车向前尴尬一笑:“哎,我也不知道要带什么,反正就凭感觉,能选的全选了。”

说着,他往向一南的‘野狼’变速车看去,不禁愣住:“你花钱改装了?”

不等向一南回答,他又惊叹道:“原来改装后的车这么酷么!”

“还好吧,外表其实无所谓,要看实用性。”

车向前还是在感慨:“不得不说,兄弟你真有钱啊,反正我是真不舍得那么多点数。对了,你收到消息了吗?”

向一南没回答,而是反问:“你收到了?”

车向前看起来是个实在人,并没想太多:“收到了,一个网名叫一心向善给我发来的消息,说是明天要到驿站集合。”

“我也是。”

车向前点点头:“那我们的任务应该是一样的,明天一起吧。”

眼前的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很有钱,估计实力也不会太差,车向前见他也很好说话,于是就试着发出了邀请。

向一南没拒绝:“行啊,你在群里加我好友,明天走的时候发消息。”

两人约定好,交换姓名,车向前转头去扶变速车,嘴里也在埋怨着:“我也是服了,游戏弄什么模式不好,非得来个重装骑行。关键是还不知道去哪!万一太远,怪物还没遇到,人就先累死了……”

忽然,他像是感受到了什么,脸色猛地一变,车也顾不上扶了,转头看向四周。

游戏不是还没开始么,他在害怕什么?

向一南纳闷的跟着看过去,也没发现有异常:“怎么了?”

“有……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车向前虽没看到人,脸上却带着点惊恐未定,犹豫半天,才涩声道:“没事,貌似是我多想了。向兄弟,我先走一步了,告辞。”

他很努力地把高负重车子扶起,累得气喘吁吁,不敢再多话,骑着往下坡去了。

不过他神情的变化向一南都看在眼里,带着好奇,他把厉噬给召唤出来。

厉噬可以感受到某片区域里的尸体,但它闭上眼过了一会,却对向一南摇了摇头。

没死人,那就是玩家了?

向一南没有再东张西望,他也休息够了,两个异常状态,轻度饥饿没变,中度疲劳已经降为轻度。

对于可能存在的玩家,他也装不知道,扶起变速车装离开上坡。

一百多米的桥口,一个端着鱼缸的奇怪男人,正面无神色地看着他离去。

“看来我还是不够强啊,居然能排到车向前这种废物。”

他自嘲一声,转而看向手里的鱼缸。

鱼缸鞋盒大小,里面没有水,也没有鱼。

有的……是一只浑身长满墨绿肉疙瘩的癞蛤蟆。

它吐着长而细的舌头,如蜥蜴般嘶嘶作响,似是在回应男人的话。

“哦,你也这么觉得吗。呵呵,看来咱们想的一样,那你说……我是游戏一开始就杀掉他们,还是等快要结束呢?”

嘶,嘶,嘶……

“你太过于担心了,目前看来,我还没看到一个稍微有点样子的玩家,全都是些凡夫俗子,以我们的实力,干掉他们简直易如反掌。”

嘶,嘶,嘶……

“也罢,听你的,暂时先留着他们吧。既然他们那么努力在为活着通关游戏,那就让他们好好的做任务,等他们快把所有任务都完成了,我再动手,这样所有贡献度就都是我的。”

男人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微笑,端着鱼缸离开桥口。

但他并未注意到,就在自己头顶的上空,一只蓝色如鹰般的生物也同时飞走。

它盘旋着飞过大桥,飞过人流密集的城区,最后在一家动物园里落下,站在了一名身穿黑色JK制服的少女肩上。

“人数点清了吗?”

她的声音有如林中的山泉小溪,缓缓而淌,带着柔美和说不出的宁静。

“嗯?还差两个,连你不敢接近他们?”

“算了,明天迟早会见到,你先去吧。”

……

西明市,一家摩托车专售店里,有两个人正在激烈的砍价中。

只不过,他们讨论的却不是钱,而是……

npc老板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语气异常坚决的拒绝对方:“不行!你开什么玩笑,哪有人用一辆破自行车来换摩托车的,你到底想不想买,要是执意捣乱我可要通知管理局了。”

“老板,我现在真没钱,要不我给你表演个才艺吧。”说话的男人年纪很大了,头发乱糟糟,上面全是油,面向比四十多岁的老板还要沧桑。

可是他的声音却跟相貌不成比例,反而很青涩稚嫩,听起来比向一南还要小。

老板愈发的不满:“表演个屁的才艺,告诉你,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您先别急,看一下再说。”不知年龄多大的男人似乎很有信心,用油污的脏手抹了一把脸,然后冷不丁地叫道:“呀,快看,我变身了!”

老板一愣,看到他的脸正在飞速变化着,先是毛茸茸的猴脸,接着就是一张猪脸,还不等变完,老板就已被吓晕过去。

“我靠,变错了!”

男人意识到自己犯了错,又懊恼又惊慌,正在这时,店门口却传来了一道甜甜糯糯、柔媚诱惑的女人声音。

“真是有趣,好久都没见过你这么莽撞的玩家了。”

“谁在外面!”男人一惊,紧接着,脸上的皮肤裂开了一道道的口子。

“召唤梦魇就没必要了。”女人优雅地走了进来,露出一张绝美、且极具诱惑的脸蛋。

“游戏都还没开始,我怎么可能攻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