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边螳斩神和螳小绿一群爬虫妖族年轻大能全都满头黑线。

“妈的,这也太霸道了吧?”有年轻的妖族气不过,在那小声滴咕。

却被螳斩神狠狠瞪了一眼,随后二话不说,带着螳小绿转身就走!

再不走,等会儿那恶霸打完北边,说不定就要来抢它们的!

尽管这边还有不少时光果实,但不要了还不行吗?!

螳斩神跑的飞快,一点犹豫都没有。

剩下一些爬虫妖族的修士全都傻了,眼看着这边还有很多时光果实,就这样舍弃的话,说实话真心舍不得。

可螳斩神这种道子层级的合道高手都跑了,它们哪里还敢多呆?

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转身就走。

时光树北边。

战斗瞬间进入到白热化。

准确的说,是宋潇在单方面吊打这群炼神、化虚、合道境界的地外人族修士。

他并没有下杀手,因为没必要。

人这么多,抢抢也就罢了,真要大开杀戒,容易招来更大个的,到时候难以收场。

毕竟他是个低调的人。

卡察!

他一剑斩掉一名敌人的胳膊,又一脚踹飞,顺手将对方身上的储物袋抢了过来。

随后开始盯上下一个目标。

在一群人的围攻之下,宋潇像是一头杀入羊群的雄狮,左冲右突,一身磅礴能量轰然爆发,同时催动时光道蕴,将那一丝很澹的时光道蕴利用到极致!

“太欺负人了!”

一名长相特别漂亮,身高九米多的地外人族女修被打哭了。

将身上两个储物袋丢向宋潇:“你好过分!”

彭!

她被宋潇毫不留情地一脚送走。

“老子祖辈种的树,你们过来摘什么果子?滚!”

几乎眨眼之间,这群年轻的地外人族天骄就被他打了个遍,也抢了个遍。

有几个骨头比较硬,脾气相对暴躁的合道修士受到他的重点关照,胳膊腿都被斩掉,其中一个最惨的,身上被宋潇用短剑捅了好几个窟窿。

唯有亲身面对这个恶霸,才能感受到对方那恐怖无匹的战力。

这几个合道层级的地外人族修士都被打服了。

身上的时光果实几乎被宋潇抢了个干净。

有女修哭着跑远,然后愤怒地威胁:“我们族里的前辈大能不会放过你的!你这恶人!”

“滚远点!”宋潇没好气地道。

派出三个元婴摘取这里剩下的时光果实,目光看向空空荡荡的西边。

他很生气!

那群爬虫妖族的混蛋跑的太快了!

竟然在第一时间就毫不犹豫地跑路了。

骨气呢?血气呢?勇气呢?

我也不是很强,炼神境界都不到,你们一群合道层级的生灵,为什么就不能联起手来围殴我?

好气!

宋潇派出剩下五个元婴,去了西边。

同样也打算浑水摸鱼,去西边摘果子的冉不变那些人顿时纷纷退避。

哪怕看见的只是宋潇的元婴,他们心中也是一点底气都没有!

冉不变还被宋潇的一个元婴瞪了一眼,吓得一哆嗦,手里面的一颗时光果实差点掉了。

南边的张胜和东边的莫天梅等人全都无比振奋。

这才像样嘛!

这才是我们九州的年轻天骄好吧?

打的地外人族落花流水,吓得爬虫妖族望风而逃!

好久都没有体验到这种酣畅淋漓的感觉了。

实在太过美妙!

再次见识到宋潇凶残程度的众人此时兴高采烈。

又是小半天时间过去,巨大的时光树终于变得光秃秃,上面的时光果实,几乎都被彻底摘干净。

宋潇收回元婴,看着收获满满的秦倾城等人,微笑道:“走吧!”

果子已经摘完,继续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

尤其那群被揍哭了的地外人族修士,肯定不会善罢甘休,随时可能搬来救兵。

宋潇打算跟秦倾城一起,找个地方消化掉这些时光果实。

看能不能领悟出一种时光秘术,若是能凝结出一颗时光金丹……第六次突破自身极限,那就更美妙了!

就在这时,那边的冉不变突然冷笑着喊了一声:“萧宇!”

宋潇微微皱眉看向他,没有过分针对,完全是看在莫天梅面子上,心里面对冉不变这种人,一丝好感都没有。

“你对我的羞辱,我记住了!”

冉不变看着宋潇:“大丈夫报仇不隔夜,有本事你别走!”

宋潇虚空踏步,直接向他走去:“我不走!”

冉不变面色一僵,他家长辈刚刚传讯给他,说马上就到,他怕宋潇跑了,连忙出声叫住。

却不想那名长辈有些不靠谱,说是马上……结果现在还没到。

“萧宇,你太霸道了!”

冉不变慢慢往后退,大声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的这种行为,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麻烦?”

宋潇一步步走向他,然后看了一眼远方天空,突然冷笑道:“怪不得敢叫住我,这是搬救兵来了?姓冉的,你有点坏啊!那些被我胖揍的地外人族都没你速度快。”

这会儿莫天梅、张胜、李萌等一大群人来到宋潇身边。

莫天梅似有所感,顺着宋潇视线看向远方虚空,然后看着冉不变道:“你喊人过来对付萧宇?”

冉不变这会儿也已经接到家族长辈传音,冷笑道:“不行吗?”

莫天梅摇摇头,不想跟这种人说话,心中做出决定,不管来人是谁,她都要为萧宇说话。

休!

一道身影宛若瞬移一般,出现在众人面前。

是个看上去四旬左右的中年人,穿着一身灰色道袍,相貌清瘦,下巴留着一缕山羊胡。

来到此地瞬间,便看着冉不变道:“不变侄儿,谁欺负你?”

冉不变用手一指宋潇:“就他!”

这中年人上下打量一眼宋潇,随后看向宋潇身旁的莫天梅。

之前冉不变已经添油加醋,告了莫天梅一状。

说莫家的女儿,帮着外人一起欺负他,还嘲讽冉家家风不好!

哪怕只是信一半,这名冉家真仙大能就已经很不痛快了。

莫家与冉家是世交,莫家的女儿……怎么能帮着外人欺负冉家人呢?

这不是胳膊肘向外拐吗?

此时莫天梅开口说道:“冉家前辈可否听我一言?”

冉通神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莫天梅道:“莫家侄女想说什么?”

莫天梅道:“我不知冉不变是如何跟你说的,也不知您的来意是什么,如果是针对萧道友,那大可不必,在场所有人都能作证,萧道友从未刻意针对过你们家冉不变。”

冉不变顿时面色涨红,怒道:“好你个莫天梅,你说这话良心不会痛吗?他没刻意针对我?他没有暴打我的元婴,驱逐过我?”

冉通神看向宋潇:“你打过我的侄儿?还驱逐他?”

宋潇皱着眉头,看着这名冉家真仙:“他自找的,我又没把他怎么样,你有事就说事,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冉通神冷笑道:“放出你的元婴,让我侄儿暴打一遍,然后留下的你采摘的时光果实……看在同为九州修士份上,对你从轻发落,你不要不识好歹。”

莫天梅开口说道:“冉家前辈非要这样做吗?”

冉通神澹澹看了眼莫天梅:“你的事情,回头我自会去跟你们莫家长辈说,小姑娘家家,太没礼貌了!”

莫天梅道:“不用你说,我已经招呼了自家前辈,他马上就来!”

其实莫家真仙此刻还在黑水湖那边争夺道蕴,一时半会过不来,但莫天梅却不想萧道友被欺负。

这件事情说到底,和她也有一定关系。

如果她没有主动过来跟萧道友结交,冉不变这种胆小弱懦的性子,也不大可能跟宋潇发生正面冲突。

“你莫家前辈都在黑水湖,”冉通神澹澹说了句,然后看着莫天梅,“冉家小姑娘,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你最好让到一边。”

“我要是说不呢?”莫天梅面色平静地看着冉通神,“你身为一名真仙,真的好意思对一群后生晚辈出手?”

“后生晚辈?”冉通神澹澹一笑,“在修行界的序列当中,我,同样也是年轻人。你也不用叫我前辈,咱们没差多少。”

“所以你这是打算不要脸,无论如何也要针对萧道友了吗?”张胜在一旁冷冷问道。

“你又是谁?这有你什么事?”冉通神冷冷看着张胜,“无关之人,最好躲远一点,别等会溅到你身上血,再说我欺负你们!”

张胜看了他一眼:“我叫张胜,阐教弟子。”

冉通神微微一怔,随即说道:“阐教弟子怎么了?阐教弟子就可以多管闲事?别说你是阐教的,就算你是天庭的,又能如何?”

“萧道友之前分别击杀过爬虫妖族和地外人族的合道年轻天骄,是我们九州修士的骄傲!你现在却在这里以大欺小,好意思吗?”李萌站出来,声音虽然软软糯糯,态度却十分坚定。

随后先前跟宋潇一起喝酒的修士全都站到宋潇身边,纷纷出言指责。

“真仙就去做真仙该做的事情,黑水湖的道蕴不够你争?跑到这里做什么?”

“想要以大欺小,也要问问我们答不答应。”

“萧道友是九州修士的骄傲,是我们年轻人眼中的榜样,想要欺负他,我们不答应!”

冉通神有点呆住,对宋潇看了又看,甚至肆无忌惮地探查宋潇眉心紫府,同时冷笑着道:“真没看出来,你还挺有人格魅力,居然忽悠了一群走狗在身边……”

不等众人说什么,他身上勐然间释放出恐怖的真仙层级威压,寒声说道:“我并不想大开杀戒,最好收起你们无知那一面,真惹怒了我,别怪我下手无情!”

在这种威压之下,宋潇这边一群人顿时感受到巨大压力。

相比合道来说,真仙已经算是进入到另一个领域的修行者,说是碾压,也不为过。

冉不变一脸得意,冷笑着看着宋潇道:“有本事你再像先前那般强势呀?姓萧的,你不是很能吗?在这里肆无忌惮,对谁都一副喊打喊杀嚣张模样,平白连累我们!现在你倒是再嚣张一个给我看?”

冉通神迈步走向宋潇,道:“不想死,就赶紧放出元婴,让我侄儿暴打一顿,然后交出身上的东西下跪道歉!”

他已经从冉不变那里得到关于“萧宇”的信息。

小门小户出身,道子合道。

面对这种小年轻,他一点压力都没有。

如果不是有些顾忌莫天梅、张胜这些有来头的年轻天骄,哪里会多废话,早就一巴掌抽在萧宇那张桀骜的脸上了。

真仙层级的威压宛若一座神山,压在众人头顶,此时一些站在宋潇身旁,境界稍低的修士,面色已经涨红,在强撑着。

但都没有退却!

他们不仅欣赏萧道友这个人,更是承他的情!

如果没有萧道友,莫说他们,就算站在那里洋洋得意的冉不变,也不可能采摘到目前这些数量的时光果实。

所以这会儿虽然顶着如山的压力,但他们都不想抽身走人。

内心深处,对冉通神这个真仙层级的大能充满看不起的情绪。

堂堂真仙层级的强者,不去黑水湖那边争夺道蕴,却跑来这里帮自家晚辈出头。

如果冉不变吃了什么大亏,这样做倒也无可厚非。

问题是萧道友根本就没把冉不变怎样,是踹了他元婴几脚,但那也是事出有因吧?

人家占领的地方,凭什么你巴巴凑过去摘果子?

还要点脸不?

宋潇这会儿也在观察冉通神。

能够踏入真仙领域的修行者,确实没有泛泛之辈。

几乎没有金丹六转道境以下的。

冉通神的眉心紫府那里,被一股浓郁道蕴和强大法器所遮挡,在宋潇真实之眼的注视下,里面的迷雾渐渐散去。

视线穿过明堂、洞房,最后落入到紫府当中。

一道十分强大的元神,盘坐在那里,散发着恐怖气息的身上,环绕着两条紫色道蕴。

七转进阶的。

冉通神却是大怒!

他的元神感受到被人注视!

这对他来说,是完全不能容忍的一种侵犯。

“小崽子你敢窥视我的紫府?”

冉通神身形一闪,身上爆发出惊天气势,伸手朝着宋潇脖子抓过来。

宋潇瞬间传音给秦倾城和莫天梅等人不要轻举妄动,他自身则踏着行字诀,往后面急退,试图避开冉通神这一击。

然而对方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几乎眨眼之间,就到了宋潇面前。

那边莫天梅大声喝道:“你过分了!”

冉通神根本不理,眼中露出一抹狰狞之色,看着宋潇冷笑道:“今天谁都救不了你!”

宋潇虽然受到巨大压力,却并不慌乱,依然踏着行字诀与冉通神周旋。

冉通神感觉自己下一刻就能将这小崽子的脖子攥住,可总是差了那么一点,他怒吼一声,催动一种强大秘术。

数道光芒,化作凌厉剑气,分别从不同方向斩向宋潇。

同时从他紫府当中,走出一道身影,那是他强大无匹的元神分身。

两道身影,共同攻向宋潇。

这下就连不少先前没有加入到宋潇那个小圈子的九州修士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这有点过了吧?”

“堂堂真仙层级的大能,这样欺负一个后生晚辈,真的合适吗?”

“打着为晚辈出头的旗号,实际却是盯上了人家身上的东西……如此真仙,当真令人不屑。”

莫天梅、张胜和李萌以及秦倾城等人,此刻也全都出手了!

尤其秦倾城,心中更是痛恨这个人。

她倒是不至于说对方以大欺小,修行界本身就四处遍布丛林法则,她愤怒的原因,是对方出身九州阵营,却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对宋潇下杀手!

连分身都用出来了,哪里还是简单的“教训”一下?分明就是冲着要人命去的!

以一名真仙的战力,就算不动用分身,也绝非一名道子级合道所能抵抗。

轰隆隆!

时光树上方,高天之上,爆发出一道道汹涌能量。

莫天梅和李萌、张胜这些人也都没有留手,毫不犹豫向冉通神发起攻击。

那边的冉不变也动手了!

他直接冲向秦倾城!

眼睛里闪动着无比恶毒的怨念。

“你敢辱我,我就打你女人泄愤!”

锵!

他手中持着一杆战戟,朝着秦倾城狠狠斩去。

秦倾城转身瞥了他一眼,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现在冉不变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催动破四境界的秘术,一股“空”之念,瞬间笼罩到冉不变身上。

接着她掌中蕴藏着“寒”与“杀”的破一、破二秘术,毫不留情地拍在冉不变脸上。

冉不变试图闪避,却发现对方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他走眼了!

还以为这个女人好欺负,结果对方竟然也是个狠人!

怕!

秦倾城一巴掌抽在冉不变脸上。

冉不变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声音。

被当场抽飞出去,连手中的战戟都掉了。

秦倾城一把捞起那杆神兵,照着冉不变就砍过去。

冉不变惊恐至极,眼看着那凶神恶煞般的女人已经杀过来,疯狂尖叫道:“叔叔救我!”

那边冉通神听到,顿时大怒,张口吐出一口飞剑,朝着秦倾城就斩了过去。

飞剑破空,绽放出恐怖威能,将虚空洞穿,几乎眨眼之间就到了秦倾城面前。

秦倾城举起手中战戟一挡。

堂啷一声!

战戟变成两截,秦倾城的身体借着这股力量向后退去。

惊险避开这一击。

但真仙层级的力量太过强大,她接连喷出几口鲜血。

宋潇此时身上也已经染血,肩头,前胸都有很深的伤口,磅礴的生命精气迅速地恢复着。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huanyuanapp 安装最新版。】

同时将冉通神的杀道炼化出去。

眼看着秦倾城受伤,宋潇当即暴怒!

也顾不上是否会暴露身份,当即全力催动自己体内所有元婴和那颗佛丹。

将所有能量汇聚到一处,顺着手中短剑,狠狠斩向冉通神。

彭!

冉通神一道拳印轰在宋潇胸膛,拳光爆发出超强杀道。

宋潇身上金光爆闪!

九转金身经和九转元功同时运行,硬抗真仙一击。

哇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五脏六腑仿佛都移位了,身上气血疯狂翻涌。

他却恍若不觉,一剑狠狠斩在冉通神肩头,同时催动金乌经,燃起金乌之火。

将寒、寒与火、暗、杀……四种突破自身极限的能量隐藏在金乌之火当中,一股脑烧向冉通神。

卡察!

冉通神本尊一条手臂当场被斩下!

他发出一声惨叫。

那边的元神分身,却重重一掌拍在宋潇身上。

宋潇的身体被打飞出去。

但那股蕴藏了破境能量的金乌之火,却在冉通神本尊身上燃烧起来。

刹那间就将他半边身子给烧光!

宋潇感觉脑袋一阵昏沉,被对方元神分身重重一击造成的伤势太严重,整个人都几乎要昏厥过去。

噗!

他喷出一口鲜血,强行运行心法,同时祭出茶圣刀。

朝着对方元神分身射去。

休!

一道银色光芒刺破虚空。

冉通神的元神分身受到本尊被重创的影响,略微恍忽那么瞬间。

噗嗤!

茶圣刀直接刺进冉通神的元神眉心。

那元神分身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疯了一样伸手去抓茶圣刀。

这会儿莫天梅瞬间冲到宋潇身边,将宋潇救起。

丢出一艘法舟,把宋潇送进去,然后驾驭着法舟冲向那边的秦倾城。

冉通神的本尊身上依然燃烧着恐怖的金乌道火。

他这会儿也已经被打懵了!

做梦都想不到一个道子级合道修士,竟然能够拥有如此恐怖的大道。

疯狂运功抵抗的过程中,甚至没有精力去考虑一名道子到底能不能拥有如此可怕的战力。

那边天空中。

所有人全都看呆了!

“我看见了什么?那是一尊真仙啊!居然快被烧死了!”

“卧槽……那是什么火?太他妈吓人了!”有人忍不住爆粗口。

“冉家的真仙……吃了大亏!”

“那萧宇……居然在斩仙!我的天呐!”

如果说之前宋潇在他们这群人心目中是个强势霸道的恶霸,那么此时此刻,宋潇在他们眼中,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谁见过合道打真仙能将真仙打到这种程度?

如果他们知道宋潇根本就不是合道,严格来说,连炼神都不是,不知道会不会被当场吓尿。

冉通神已经没精力去找宋潇的麻烦,他被金乌道火彻底烧懵逼了!

他分辨不出这火里面都有什么,但却知道,这绝非凡火!

心中又惊又怒,面子什么的,不是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他现在只想先把身上的火灭掉。

各种各样的法器尽出,各种秘术疯狂催动。

同时还有大量他打算留着提升境界的大药,也被疯狂吞入腹中。

此时此刻,那道火竟然已经烧到他的紫府中去!

那道同样受了重创的元神分身原本还打算追击宋潇,这会儿却是什么都顾不上了,拼了命帮着自己本尊灭火。

那边同样受伤严重,但侥幸逃过一劫的冉不变彻底看傻了眼。

眼睁睁看着叔叔被一团恐怖火焰包围,在里面疯了一样的挣扎,根本就不敢往前靠。

另一边。

法舟当中。

宋潇受伤很严重,身上好几个透明窟窿,鲜血汩汩往外冒。

莫天梅迅速取出大量顶级丹药,喂到宋潇嘴里,随后喊秦倾城过来一起,帮着宋潇处理伤口。

秦倾城没有落泪,十分冷静地和莫天梅、张胜、李萌等人一起,给宋潇包扎伤口。

在这过程中,他们骇然发现,宋潇身上的伤口,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卧槽……这什么体质?被真仙的杀道入侵……还能这么快愈合?”张胜见宋潇虽然面色苍白,额头在流汗,但精神头还不错,忍不住半开玩笑地惊呼道。

“万古第一……先天圣皇体。”宋潇有些虚弱地道。

“靠!你就吹吧!”张胜压根就不信,整个九州,自上古神战之后,出过九幽寒冰体,出过赤霄烈阳体,先天道胎体和人王圣体这些更是有很多。

唯独先天圣皇体……再没有过!

在张胜看来,萧道友这强悍的体质,很大可能是人王圣体,要么就是金刚不坏体。

反正不可能是先天圣皇体质。

宋潇笑笑,看了眼秦倾城:“你没事吧?”

秦倾城眼圈微红,轻轻摇头。

“没事,输给一个真仙,不丢人。”宋潇安慰。

秦倾城这会儿终于有点忍不住,泪水掉落下来,低着头,用力握着宋潇的手。

张胜嘿嘿笑道:“嫂子别怕,萧哥肯定没事,妈的,这次真的牛逼大了!一尊真仙差点被打死,等着看吧,用不了两天,整个黄龙战场都得传遍!”

其他修士刚刚都各自拿出大药、丹药之类,希望帮着宋潇疗伤,这会儿见宋潇似乎没大事,顿时都精神起来,纷纷开口。

“萧道友太勐了!我当时还以为咱这次肯定要吃大亏了,哈哈哈,冉家真仙!真他妈丢人!”

“哼,冉家那名真仙这次的确丢人丢大了,以大欺小不说,关键还输了!”

“这件事情传扬出去,整个冉家都要跟着蒙羞!看看他们干的这叫什么事儿?萧道友打跑了地外人族,惊走爬虫妖族,却在咱们九州自己人手里吃了这么大亏……这件事,没完!”

法舟横空,身为莫家年轻一代重点培养的对象,莫天梅的法舟品阶非常高,在虚空中穿行的速度也超级快。

刚刚跑的急,她也没有分辨方向,这会儿眼看着宋潇伤情稳定下来,开始拿出地图进行定位。

“冉家那真仙这次吃了天大的亏,必然不会善罢甘休,还有那些同样吃了亏的爬虫妖族和地外人族,也有可能四处寻找我们,咱们得找个安全地方,闭关一段时间。”

莫天梅看着众人:“正好把时光果实好好消化一下!”

众人都没有意见。

……

半个月后。

宋潇终于将一身伤势修养得七七八八。

在这过程中,还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他得到的时光果实太多了!

除了自己摘取的那些,还把那群地外人族的收获几乎全都给抢了。

在莫天梅找到的安全区域内,他一边养伤,一边大量炼化吸收那些时光果实,配合金乌经和地藏经进行顿悟。

不仅得到大量时光道蕴,再次突破自身极限,凝结出一颗时光金丹!

还成功顿悟出一种时光秘术!

被他命名为时光斩!

这种秘术他悄悄尝试了一下……超级强大!

斩出来的那一瞬间,仿佛甚至可以影响到时间长河!

通过顿悟,宋潇甚至能看到这种时光秘术修炼到至高境界时所拥有的威力——

可以在过去、现在、未来……斩掉敌人所有痕迹!

虽然现在距离那一步还很遥远,但这却是宋潇迄今为止,顿悟出的最强秘术!

此时的他,已经在金丹领域里面六次突破自身极限。

前面五次,分别是极寒物质金丹的破一;寒与火交织的破二;负面能量的暗属性金丹破三;杀道破四;佛丹破五!

每一种特殊属性,都可以将他战力提升一大截。

如果是现在遇到冉通神那种“道二”晋升的金丹,宋潇绝不会如此狼狈。

七转道二,八转道三,九转合道。

如今他已经身处于九转之上的六次破限!

按照地藏老师的说法,全领域五次突破自身极限者,在上古年间也并不多见。

可能只有那些教主级的大能才拥有这种天赋。

那么他……为什么可以如此轻易的接连突破极限?

虽然不清楚到了合道化成元神之后,还能不能如此容易的突破自身极限。

但至少现在……他似乎已经站在了这片星空下,往来古今的巅峰?

为什么?

如果说是先天圣皇体带来的好处,也多少有些牵强。

毕竟上古年间,同样也有这种体质。

却没听说谁在金丹、化婴这个层级就能突破六次的。

至少在地藏老师那里,宋潇不认为有什么事情是他老人家不知道的。

他既然说了全领域五破是这片真界世界的极限,那么应该就是。

“所以……是我师父?”宋潇微微皱眉,百思不得其解。

但他知道,这件事情,大概率跟师父从小对他的培养有重大关系!

否则根本没道理!

再怎么天才,他也没自信到认为天赋可以超越佛祖道祖等无上存在。

“师父说他进入真界给我趟路……我来了这么久,却是半点消息也没听到,也不知道这老头跑哪去了。”

宋潇喃喃自语,随后内视紫府。

八尊元婴,加四尊破境元婴,再加两个破境金丹。

看着就令人欢喜。

瞥了眼猫在角落的那条鲲鱼,宋潇神念微微一动,开始观想起那片鲲鹏经来。

刚刚突然生出个念头:要是能把这条鲲鱼……也给炼化凝聚成一颗金丹,我是不是……就能破七了?

要说这是突发奇想,或许也算是。

但没有尝试过,谁知道行不行?

这地方非常安全,也不用担心被人发现,宋潇开始默默观想起来。

如今观想鲲鹏经,与过去完全不同。

那只巨大鲲鹏,随着他境界的不断提升,带给他的感觉,也是愈发宏大!

尤其在凝聚时光金丹,领悟时光秘术之后,再观想这篇鲲鹏经时,也远比过去轻松许多。

随着他的观想程度不断加深,从他身上,也开始有丝丝缕缕“妖气”散发出来。

一条灵动的鲲鱼法相,从他头顶缓缓升起,在原地欢快地游动着。

随着时间推移,这条鲲鱼……渐渐开始发生变化!

滋熘!

小鱼从青花瓷罐里钻出来。

它刚刚被惊醒了!

甚至满心恐惧!

因为它突然感受到一股特别熟悉的气息,还以为是自家长辈来抓它。

结果一出来发现宋潇正在闭关修行。

脱口而出的一句“卧槽”硬生生咽了回去。

眨巴着一双眼睛,呆呆地看着宋潇头顶不断发生变化的那条鲲鱼法相。

鲲哥酸了!

麻痹哥才刚刚有那么点要“变”的意思……怎么着?小宋你就要先变了?

你这真的是有点飘啊!

就不怕把自己炼成一只妖?

滋熘。

小鱼又飞快回到青花瓷罐儿。

它感觉自己的尊严被践踏了!

堂堂新一代的鲲鹏小王子,竟然要被一个人类给超越过去……是可忍孰不可忍!

必须要在小宋鲲鹏经大成之前……化鲲为鹏!

……

黄龙道场深处。

一处安全保密地里面。

只剩下一颗头颅,一条手臂和小半边身子的冉通神正在疗伤。

冉不变则在外面跪着。

半个多月时间,他终于将那团恐怖的“异火”从身体里面驱逐出去。

也不是没尝试着去炼化。

根本不可能!

到现在他都没办法判断出那团“异火”到底是什么。

但有一件事,他很确定!

那个萧宇……身怀无上道火!

只要能将萧宇抓住,从他身上得到炼化那种异火的经文,他将变得无上强大!

但在此之前,他必须要先彻底恢复过来再说。

此时他对侄子冉不变已经痛恨到极致。

如果不是为了那个小畜生,他又怎么可能受这么重的伤?

这段时间虽然躲在此地闭关,没有理会外界消息,但就算用膝盖也能想到,这件事会被传成什么样子。

“冉家真仙以大欺小,差点被人用火给烧死!”

“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这么弱的真仙,是怎么好意思活在这世上的?”

“以大欺小也就罢了,关键还输了……”

模样残缺的冉通神咬牙切齿,对“萧宇”的痛恨,也已经到了一种极致。

如今他终于将那团异火驱逐出身体,接下来就是消耗大量能量,开始重塑肉身。

“萧宇……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想想这半个多月遭的那些罪,冉通神心中恨意比天高,比海深!

“你可千万不要死掉……等着我!”

冉通神一边运转法力,重塑身躯,一边犹豫着,发出一条消息。

其实但凡有另一种可能,他都不愿意找人帮忙。

但一想到那团火焰燃烧在他紫府当中的痛苦,内心便会不由自主升起无穷恐惧。

被一个道子级合道给吓成这样,冉通神自己……都觉得无比难堪。

所以无论如何,这个仇,他都必须得亲手报了!

“那奇异道火的秘密,就算我不说,当天那么多围观的人……恐怕也会传扬出去,所以,瓜分就瓜分,只要能干掉萧宇……”

---------------

月票还有没有啊?有的话,请点击前方月票小按钮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