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金在正在舞蹈的虚空失心者主母身上感觉到了两股微妙的联系,这种联系与休金和穆宁的联系似乎有些相似,其中一股联系到了前线的虚空破坏者将军身上,另一股则联系到了一个弱小的存在,休金已经为您标注好了这个弱小存在的位置。”

“虚空失心者的状态似乎发生了变化,请您及时查看。”

看完了面前出现的金字的提示,陈宇开始了对现在状况的思考,他如今自然意识到了虚空无面者先知,虚空失心者主母以及虚空破坏者将军之间存在某种联系,而休金说这种联系与休金和穆宁之间的联系相似。

休金与穆宁的联系,是由奥丁神所加持的相互同心同位的信使联系,在这种特殊的联系之下,休金与穆宁甚至可以看做一只渡鸦,只是拥有着两个身体与两个名字,两个意识。

而假如虚空破坏者将军,虚空无面者先知与虚空失心者主母同样存在着这样的联系,也必然意味着他们是由某个特殊存在创造的,并且再创造他们之后给予了他们这种特殊的联系。

从他们产生的时间来看,这个创造者很显然就是被瀚苏拉德之柱杀死的虚空星界巨蛇。

那么这种联系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看着陷入了迷乱之中的半个阵地,以及金字之中的提示信息,陈宇的心中有了一个猜测,但这仍然需要虚空失心者现在的信息作为佐证。

陈宇用游戏面板迅速扫过了仍在翩翩起舞的丰腴妇人,而后视线迅速转向了别处,他不出意外地发现,虚空失心者的信息果然发生了变化。

【姓名:欲望山(来伊拉·达首·加拉斯)】

【种族:虚空失心者主母(附体状态)】

【职业:虚空失心者(虚空无面者)】

【资质:传说】

【年龄:——】

【力量:737】

【敏捷:769】

【智力:912】

【魅力:4900】

【饥饱度:-】

【虚空属性8910】

【技能及天赋:差距过大,无法检测】

看完了虚空失心者主母现在的信息,陈宇之前的猜测几乎是得到了数据的验证。

虽然同样有着上位与创造者赐予的联系,但是不同于只能交流信息的休金与穆宁,虚空三仆能够通过这股联系将自身的力量交换到其他二仆的体内,从而使其获得超出其本身的力量。

也正是通过这种可以交流力量的联系,虚空无面者先知将自己的力量交给了虚空失心者主母,虚空失心者才能通过一个奇怪的仪式舞蹈将整个营地陷入混乱之中。

要知道,以虚空失心者本身的力量,就算是可以迷乱史诗龙族,也不该能够困住传说龙族以及怀有着秩序神器的完颜索艳茹的。

而将大部分力量借给了虚空失心者主母之后,原本三仆之中最强的虚空无面者先知,如今便反而成为了三仆之中最为弱小的一环。

“现在,让我们去拿捏软柿子吧。”

陈宇转过身来,看着将四个卓尔精灵高位精英级夜行者收入了宠物袋,而后放入了背包空间的冷湘玲,脸上挂起了胜券在握的笑容。

于是二人便循着休金留下的渡鸦标记,依靠着源质戒指的屏蔽功能,躲开了虚空失心者的仪式魔法与感知,向着如今被借走了力量,陷入了最为虚弱的状态的虚空无面者先知躲藏的位置迅速地前行着。

或许是因为联系的限制,虚空无面者先知的标记恰好处于四个虚空失心者的连线中心与虚空破坏者的连线的中点位置,如今刚刚被粉色迷雾与靡靡之音扫过的位置。

陈宇将坚定者之盾交给了冷湘玲,自己一只手握着生死剑,一只手握着干扰者战斧,而冷湘玲则一只手持着坚定者之盾,一只手持着无情者之刃。

二人在已经在突袭之中被破坏了一次,如今却成了龙裔军团的舞池的堡垒阵地的废墟的阴影之中迅速地穿行着。

二人虽然凭借着源质戒指躲过了虚空失心者的感知,但是二人却不可能将自己疾驰的身影暴露在虚空失心者的视线之中,因此二人只能沿着废墟之间的阴影,凭借着冷湘玲的潜行和风影步,以及陈宇的疾风步,迅速地穿行过大半个3号堡垒阵地,而后二人终于来到了虚空无面者先知藏匿的地方。

这里的龙属们也被虚空失心者的迷乱仪式所操纵了心智,他们两两地拥抱着或者握着手,跳起了具有各地特色的求爱的舞蹈。

前线的龙属军团毕竟是战争军团,体力稍逊的雌性相对较少,因此并不是每个雄性都能和雌性拥抱着跳舞,大多数龙属战士都是怀抱着自己的战友,一脸春色地跳着来自家乡的求爱舞蹈。

这样的场面,对于陈宇这样的直男来说,已经超越了诡异,到达了可怕的程度了。

然而冷湘玲看着周围拥抱在一起的雄性们,确是颇为感兴趣,她偷偷地瞟了一眼自己前面的陈宇,脸上露出了莫名的笑意。

“好了,前面就是虚空无面者先知潜伏的地方了,你看着我笑什么,笑得还这么怪?”

陈宇看着眼前的标记终于稳定地落了下来,于是回头体型,却无意和脸上挂着莫名的笑意的冷湘玲对上了目光,当即有些不舒服地皱眉道。

“没什么,我突然想起有趣的事情,你接着说。”

冷湘玲移开眼神,憋住笑意,迅速收敛心神,双手紧紧地握住了坚定者之盾和无情者之刃。

“没什么,随时准备好动手!”

“我会让他尝一尝背刺的味道的。”

二人在转角处迅速地调整了一下状态,而后各自小心地潜入了阴影之中,朝着虚空无面者先知躲藏的地方潜入了进去。

转过了转角过后,二人便看到了在一众起舞的诸龙属之中,端坐在地上的,脸色阴沉的老年男子。

当周围的一切的人都在迷乱中起舞的时候,人群之中的清醒者便永远是最为显眼的一个,两道来自于阴影之中的视线对视到了一起,而后迅速地消失在了阴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