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惜摸了摸她的头发,心里很是感触,“我也和你道歉,我不应该老是以自己的角度,去安排我和你之间所认为合理的事情,让你有这么多憋屈都不敢说。”

贝苓听她说的这番话,终于忍不住地扑过她的怀里。

她们紧紧相拥着,各自事情说开后她们不再纠结,互相都汲取着彼此温暖与安全感。

“其实,我这次回来还有一件事情。”在等待着将厨房的那锅汤重新加热的时候,俞惜重新坐回她的旁边,还有些紧张。

贝苓不知道她是什么事情。

俞惜酝酿了一会儿,嘴角边扬着一抹笑,随后抿了抿唇。

贝苓看到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精致小巧的丝绒盒子。

贝苓也大概猜到了捂住嘴,有些不可思议。

俞惜对她说着,将里面的那枚私人定制的戒指拿了出来,“我刚才是要去店里拿定制的戒指才出门的,其实早就可以拿了,只不过后来去了临市那边……”

接着,俞惜自顾地说道:“大小应该合适吧,五个月前我还摸过你手估量的。”

她牵起贝苓的左手,刚想给她戴上后立马停顿住了。

俞惜对上贝苓还处在惊喜过后还呆滞状态的脸上,她突然笑了笑,“看我糊涂的,好像还没有和你求婚呢。”

听到她后面“求婚”的两个字,贝苓的双眸都闪动了一下。

贝苓觉得有些不真实,“俞惜,你真的,真的要和我求婚吗……”

俞惜盯着她的脸,本来是想好好说一番话,却发现到这个时候其实是不太能说出来的。

她也是紧张的。

尽管都知道两个人彼此间的心意,她还是想要得到证实。

俞惜手里攥着那枚戒指,对贝苓袒露说道:“我承认,继续回到况城这边发展,很大的一部分也是因为你,这个我无可否认。”

“我们不仅是现在当下的努力,还有过去种种到如今的坚持,所以我们才走到现在。贝苓,我知道的,我知道我们之间永远是彼此信任,所以我才想要更加给你安全感。”

“因为是你说过的,我们不要吵架,不要冷战。遇到事情一定要好好地沟通解决……”

贝苓听着她的话不断地点头,这次她的泪水是喜极而泣的,“我知道,我也记得,这些我都没有忘记。”

俞惜深情地询问:“贝苓,你愿意吗?”

“我愿意。”贝苓边哭边笑着说,“是你,一直都是你。我只想要和你永远在一起,直到我们老去,都可以在一起……”

说完,贝苓将左手无名指向她伸去,“俞惜,我一直都愿意。”

俞惜眼里也不禁激起泪水。

当她真实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心里的感动和欣喜是她所想象地还要大,还要感动。

俞惜将戒指给她戴上。

戒指的款式选的没有很浮夸,有着一种淡雅简约的高级质感,贝苓戴上去的大小正刚好。窗边的光打过来,敛着一点银色的光泽。

这一副戒指是双人款式的。

贝苓将盒子里另外的一枚戒指给俞惜戴上,在前一秒也跟着俞惜的话问道:“俞惜,你愿意吗?”

俞惜动容地对她答应道:“我也愿意。”

///

圣诞节即将来临,平安夜那晚俞惜和贝苓一同选择在家里过。

虽然外面很热闹很有气氛,但是她们更加想要在温暖的小窝里面过着属于她们二人的世界。

况城这边不会下雪,圣诞节除了冷就是冷,还有的便是冷冽的晚风。

快到凌晨十二点的时候,俞惜和贝苓都没有睡。

两人拿过毛绒毯子一同裹着在彼此身上,什么事情都不做就是聊天,像是要把五个月多没有聊上的话都弥补回来。

贝苓靠在俞惜的肩膀上渐渐有了睡意,最后干脆直接闭眼睡了。

俞惜看着她安静的睡颜,轻声在她耳边呢喃:“圣诞快乐——”

她的语调很轻很轻,生怕弄醒她。

贝苓闭着眼没有入睡,原以为她要说完了,很快又听到她补充说了三个字:“我爱你。”

贝苓嘴边的笑意渐深。

最后,她也不装睡了。

“我也是。”贝苓与她对视着,旁边点着的暖黄色台灯映照她那张柔和恬静的脸,“俞惜,我也爱你。”

余生岁月中,漫漫时光里。

我都会去爱你。

时针恰好停留在凌晨十二点。

属于她们两个人新的一天,如约而来。

作者有话要说:

属于她们的故事,在这一刻就真正的划上句号,完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