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一百三十四章節太初之光

『造化青蓮』在最後的突然爆發,給玄元道人帶來了巨大的影響,而且在他看來鴻鈞道祖這是有意而為之,因為對方選擇的時間太陰險了,在最後時刻,也是人心最鬆懈之時,如果不是玄元道人一直都保持著警惕,只怕這一次真得要吃大虧,甚至是付出慘重的代價。

「吞噬,煉獄熔爐吞噬一切!」一聲沉喝之下,玄元道人動用了自身所有的力量,這是最後的較量,不能有絲毫馬虎大意,一出手必然是全力以付,不能給敵人留下任何機會!這時,玄元道人所掌握的滅世大道的力量被引動,滅世之力與造化之力的對抗在『煉獄熔爐』之中爆發,一股可怕的風暴正在煉獄熔爐之中形成。

雖然有玄元道人的引導,可是這股力量太強大了,已經超出了正常的范圍,畢竟這是鴻鈞道祖的殺手鐧,也是對玄元道人最終的算計,在幽冥世界之中鴻鈞道祖沒有動用的力量都留在了『造化青蓮』之中,留在了這最後的時刻爆發出來。

在風暴的沖擊下,『煉獄熔爐』的核心之上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痕,玄元道人演化的世界之樹虛影也在顫抖著,彷彿隨時都有破滅的可能,而就算是這樣玄元道人依然在堅持著,沒有一絲放棄的念頭,這個時候自己只能咬牙堅持,不能有絲毫的鬆懈。

換源app】

只要能撐過『造化青蓮』最終力量的爆發,一切就會回歸平靜,就會重回自己的掌握之中,這一點玄元道人十分清楚,現在自己有足夠的時間與精力來應對鴻鈞道祖這瘋狂的暗算,有足夠的能力抵擋住這場災難,所以他沒有心慌,沒有做出錯誤的選擇,而是在一點一點地與『造化青蓮』比拼耐力,比拼本源,而不是一時沖擊之下放手一搏。

時間在一點一點地流逝著,而玄元道人身上的氣息卻在不斷地下降,煉獄熔爐外在的表現在也在收縮,黑洞之影正在一點一點縮小,這對玄元道人來說是不小的壓力,承受著巨大的沖擊,而且這一戰消耗的不僅是自己的精力與本源,還在磨滅著自己的意志與大道。

是的,玄元道人能夠深深地感受到來自鴻鈞道祖的惡意,感受到『造化青蓮』之中那陰險毒辣的手段,那份造化大道本源與自己所接觸的所有本源都不同,因為它的爆發是可以磨滅自己對大道的感悟,能磨滅自己的意志,由此可見鴻鈞道祖的手段有多毒辣。

以自身大道之力來磨滅玄元道人的大道感悟,磨滅玄元道人的意志,僅從這一點上就能明白鴻鈞道祖有多痛恨玄元道人,要不然不可能下如此的毒手,而這樣的沖擊對玄元道人的影響是巨大的,心靈要承受著巨大的沖擊與壓力。

「該死的鴻鈞,你好毒的心腸,竟然磨滅我的大道感悟與自身意志,不過你怎麼也沒有想到我會用滅世之力來應戰你的算計,你的後手!」感受著自身滅世大道的感悟正在一點一點被磨滅時,玄元道人心中對鴻鈞道祖是恨得咬牙切齒,這可是自身大道感悟,如果不是滅世大道強大無匹,後果將不堪設想,一但自己用得是世界大道,或許自己的修行就會因此而斷絕,這如何能不讓玄元道人震怒,這可是阻道之仇!

凡事皆有兩面性,鴻鈞道祖的手段的確是狠毒了些,但是承受這樣的壓力與沖擊,對玄元道人的心性有著巨大的磨礪,最重要的是大道感悟的磨滅並非是完全消失的,被磨滅的感悟與意志都漸漸地融入到了『煉獄熔爐』這件護道至寶之中。

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煉獄熔爐』的不斷融合,玄元道人可以感受到自己消失的意志與大道感悟正被『煉獄熔爐』所吸收,只是磨滅之後形成的力量與原本有著本質的差距,這股力量似乎是一種混沌的衍化,彷彿是宇宙初生,萬物生靈的衍化奧妙都蘊藏於其中。

「混沌之力?不,這並非是混沌之力,只是造化與滅世相互磨滅之後形成的新的力量,一種自己前所未看到的力量,而這股力量的出現彷彿是完美地融合『煉獄熔爐』核心,或許這就是我一直追求的力量,這股力量可以融合一切,磨滅一切。」

此時,玄元道人能夠清楚地感受到『煉獄熔爐』內部那各種大道本源之力正在被這股新生的力量所吞噬融合,而且這諸多力量的融合也讓『煉獄熔爐』的本質在不斷地衍化演變。

雖然只要玄元道人願意,完全可以直接讓『煉獄熔爐』蛻變進化,可是出現這樣的情況時玄元道人猶豫了,沒有急著做出決定,而是在靜靜地等待他的衍化,這或許將會讓『煉獄熔爐』的力量更加強大,讓『煉獄熔爐』的本質更加完善。

滅世之力,造化之力,光明之力,雷霆之力,時間之力等等一眾三千大道本源之力都在這股新生之力的作用之下融合,被其吞噬,演化出一種自己前所未見過的力量,而這股力量的出現就像是一道光一樣照亮了整個『煉獄熔爐』的核心。

是的,一道光,當吞噬融合了所有的大道本源之後,這股力量就像是一道光一樣劃破了『煉獄熔爐』的世界,它的出現彷彿是從無盡黑暗與虛無之中誕生的光,是從混沌初開之中誕生的光,劃破天地,照亮宇宙。當它完全成為『煉獄熔爐』的核心時,完全改變了『煉獄熔爐』本質時,玄元道人不由地喃喃自語道:「太初,這就是太初之光,這是宇宙初開之光!」

當太初之光出現時,『煉獄熔爐』用不著玄元道人來引導,自我就完成了蛻變進化,沒有任何驚天動地的氣勢,也沒有那讓人心畏的力量爆發,有得只是平澹無奇的光芒。

隨著太初之光的出現,『煉獄熔爐』在它的照耀之下在快速蛻變進化,用不著玄元道人的引導,一切都在自我演化蛻變之中,它的出現也讓玄元道人對世界大道有了新的感悟,前所未有的感悟,而這種感悟的出現讓玄元道人瞬間進入悟道之中。

玄元道人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當太初之光出現時,無論是『煉獄熔爐』也好,還是他自身也罷,所受到的傷害都在快速修復,而且隨著太初之光的降臨,自身與『煉獄熔爐』都有了質的蛻變,自己的身上多了一絲神秘的氣息,這股氣息正在改造著玄元道人與『煉獄熔爐』。

此時,『煉獄熔爐』的外在表現並沒有發生變化,依然只是黑洞的形態,只是這個黑洞靜止地懸浮在混沌之中,周圍的一切力量都消失不見了,沒有那可怕的吞噬之力,也沒有驚人的氣息,只是這樣靜靜地懸浮著,讓周圍的一切都處於靜止之中。

時間靜止?不,這並不是時間靜止,這里連時間大道的力量都不存在,又怎麼會是時間靜止,對於這種力量,玄元道人感到即熟悉又陌生。而它的存在讓玄元道人可以完美地掌握『煉獄熔爐』的力量,可以瞬間切換『煉獄熔爐』的形態與力量,在毀滅與造化之間轉換!

太初之力,這就是玄元道人藉助『煉獄熔爐』所得到的新的力量,也是新生『煉獄熔爐』的力量,只是現在它還很弱小,還需要更多的養分來滋養。

如果是在洪荒世界之中,玄元道人不敢輕舉妄動,畢竟洪荒世界稍微有一點風吹草動都會引來無數人的注意,而現在自己是在混沌之中,這里可沒有那麼多的顧及,而且如今的『煉獄熔爐』已經可以無限制地吞噬消化混沌之氣。

「吞噬!」隨著玄元道人的一聲輕喝,『煉獄熔爐』的力量爆發,黑洞的外象開始變化,不再是那懸浮的靜止,而是在轉動起來,無數的混沌之氣隨著黑洞的旋轉不斷地被吸入到『煉獄熔爐』之中,不斷地被太初之力所吞噬轉化。

「開始了,這就是我想要的結果,來吧,讓這場蛻變來得更瘋狂一些!」說話之間,玄元道人的臉上不由地浮現出了一絲澹澹的笑意。當『煉獄熔爐』啟動之後,那源源不斷地的混沌之氣被轉化為太初之力,玄元道人能夠清楚地感受到來自於『煉獄熔爐』對自身的反哺。

自身在一點一點蛻變之中,雖然這樣的蛻變有點緩慢,可是本質的蛻變本來就不可能快速完成,畢竟質的蛻變是需要時間的打磨,需要完善。

隨著『煉獄熔爐』的核心力量太初之力的不斷壯大,黑洞也在擴張,原本收縮伯黑洞片刻之間就恢復到了原本的狀態,然後在繼續向外擴張,而這瘋狂的擴張之下立即引起了混沌的變化,畢竟黑洞如此瘋狂地吞噬混沌之氣,必然會對混沌形成影響!

很快一場小型的混沌風暴出來,而這風暴並非是向四面八方擴散,而是在向黑洞塌陷,『煉獄熔爐』演化出的黑洞正在瘋狂地吞噬著四周的混沌之氣,漸漸形成了一道可怕的漩渦,而在四周的一切混沌之氣都被它給吸收消化,轉變成太初之力。

玄元道人並沒有在意『煉獄熔爐』所引發的混沌變化,雖然如今形成了一場風暴,但對洪荒世界來說一點影響都沒有,因為黑洞所吞噬的方向是混沌,而不是洪荒世界,至於混沌世界,這樣的小小變化根本不值一提,相比那龐大無比的混沌,『煉獄熔爐』所吞噬的那些混沌之氣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又怎麼會出現異常。

雖然對於大環境來說這不算什麼,可是對玄元道人自身來說這是大機緣,有著源源不斷的混沌之氣做為養分,『煉獄熔爐』自然是在加快速度增強自身,太初之力在飛速地增長,每一道太初之力的出現,對『煉獄熔爐』來說都是質的蛻變,只是不知道如今的『煉獄熔爐』能夠承受住多少太初之力,能夠有什麼樣的蛻變進化。

黑洞的擴大了,也是『煉獄熔爐』的擴大,同樣『煉獄熔爐』的進化也在反哺自身,玄元道人的肉身也在不斷地被淬煉,太初之力的反哺讓玄元道人的肉身在蛻變。

一千,兩千,當凝聚到三千道太初之力時,『煉獄熔爐』的核心再也無法繼續容納,同樣玄元道人的肉身也只能承受住三千道太初之力的洗禮,再繼續『煉獄熔爐』也不會有任何變化,凝聚的太初之力只會散去,只會白白浪費掉。

「看來這就是『煉獄熔爐』的極限,也是我自身的極限,三千之數是大道之數,再多就要超脫大道,而超脫並不是我現在可以做到的!」在明白『煉獄熔爐』與自身情況之後,玄元道人不由地輕嘆了一口氣,現在自己與『煉獄熔爐』有了瓶頸,或許這就是當初三千混沌神魔的瓶頸,而這樣的情況出現,是不是意味著自己已經有了三千混沌神魔最強盛時期的力量,是不是自己可以與他們一較高下?

心中雖然有這樣的想法,但是玄元道人並沒有急著想要去一試究竟。這是滅世大劫,自己需要小心謹慎,不能有絲毫的馬虎大意,更不能有半點自大之心。『煉獄熔爐』雖然達到飽和狀態,但是這並不是自己自大的理由,而且無盡歲月的積累,一眾混沌神魔的手段絕對也是非同小可,如果自己一時大意暴露自身,那才是愚蠢的做法。

無盡的歲月,誰又敢保證那三千混沌神魔會沒有變化,會沒有跨出那關鍵性的一步,光明神魔與雷霆神魔並不能當做是參考,畢竟他們太愚蠢,被一眾混沌神魔給算計,就算是有無盡的歲月,也沒有積累到足夠的底蘊,要不然也不會落得一個身死魂消的下場,而是能與鴻鈞道祖一樣,可以假死脫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