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醫無疆醫院風雲第三百八十九章你來打臉王思軒道:他焉能聽不出這廝是在拐彎抹角罵兒子。2023txt

許純良道:

他來到王則強面前,笑眯眯望著他道:

王則強嗚嗚叫著,表情猙獰,雙目布滿血絲,彷彿隨時都要衝出去將許純良撕碎一般。

許純良道:

王思軒皺了皺眉頭,心中暗罵,這小子太猖狂了,等此事解決之後,我饒不了你。

許純良轉向王思軒,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

王思軒差點沒氣得罵娘,但是他有求於人,唯有忍耐。

喬如龍道:

許純良信心滿滿道:

聽他說得如此有信心,王思軒稍稍鬆了口氣,只要他能夠治好兒子,就算今天低頭也值了。

張博旭心中暗忖,就是你點的穴,你當然能夠治好他。

許純良話鋒一轉道:

王思軒道:

許純良道:

王思軒愣住了,沒聽說過打耳光治病的,這小子是存心故意給我難看。

喬如龍道:當眾打臉總是不好吧,傻子也知道你想報復。

許純良道:

喬如龍可不想被他拉下水,搖了搖頭道:

許純良目光投向張博旭,張博旭把臉扭到一邊,別看我,休想套路我。

許純良向王思軒道:

王思軒恨得牙根癢癢,讓我抽我兒子耳光,虧你想得出來,從小到大我都沒捨得打我兒子,可自己打總比別人打強,他點了點頭道:

許純良讓張博旭和喬如龍幫忙把王則強扶著坐起來,對王思軒道:

喬如龍真是服了這小子,這招也太損了,經過這件事之後許純良和王家的矛盾會不可調和,其實轉念一想他們本來就接下了梁子,再多一道也無妨。

王思軒揚手照著兒子的臉打了一巴掌,這巴掌打得頗為脆生。

可許純良不滿意:

王思軒狠下心又來了一巴掌,王思軒被許純良抽得臉上的紅腫還沒退呢,這下是雪上加霜,王思軒這巴掌留下了五道深深的手指印。

許純良道:

王思軒緊咬牙關,明知許純良是在捉弄自己,可為了治癒兒子也只能按他說的辦。

許純良從腰間抽出針囊,慢條斯理道:

王思軒又打了兒子一巴掌,望著張博旭,意思是你不是說我兒子是被制住了穴道嗎?怎麼他還要給我兒子針灸?他沒有行醫執照,真要是把我兒子扎出個三長兩短怎麼辦?

張博旭和王思軒是老朋友了,他眨了一下眼睛,意思是事到如今,你還是聽他的好,相信許純良最終能夠治癒王則強,不然他鬧出這麼多

的事情自己都無法收場。

旁觀者清,喬如龍也堅信許純良可以治癒表弟,正因為他有這個能力,所以才刁難舅舅,借機羞辱王則強,可以說王家的顏面今晚被許純良徹底踐踏了。

喬如龍樂觀其成,表弟是什麼人他非常清楚,在這次加入華投的事情上,舅舅的做法已經得罪了他,從爺爺出手開始,喬家和王家其實已經劃清了界限,也許不久之後,他和舅舅王思軒之間的矛盾會激化,他去華投的目的不是為了輔佐而是為了取代。

看到舅舅一巴掌一巴掌地抽打在表弟臉上,喬如龍非但沒有同情反而心頭暗爽。

身為姑姑的王思齊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含淚道:

王思軒望著許純良,他不說停,自己還真不敢停。

許純良道:看著兒子高高腫起的面頰,王思軒一陣心痛,兒子長這麼大,挨的打加起來都不如今天多,解開布條的時候,看到布條上沾著血,王思軒疼得內心抽搐,打在兒子身上疼在他的心底。

許純良抽出一根毫針,向王思軒道:

王思軒愕然道:

許純良道:

張博旭道:他早就判斷出王則強是卒顛穴被制,而卒顛穴是需要暴露下半身才能找到。

王思軒褪下兒子的褲子,露出他的命根子,還好王則強現在處於瘋癲狀態,也沒了羞恥感,如果是在清醒的狀態下被這麼多人圍觀,恐怕他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許純良瞥了一眼,有些輕蔑道:

喬如龍也是第一次見到表弟的命根子,這尺寸的確小了一些。

許純良道:

王思軒心說找你是給我兒子看瘋病的,又不是讓你評價他命根子的,再者說,我兒子這方面的事情也不可能跟我說,他沒好氣道:

許純良感嘆道:

王思軒氣得臉都紫了,這廝實在是太損了,我好端端的兒子被他說成了一個廢物。

身為中醫名師的張博旭也有些聽不下去了,咳嗽了一聲道:

許純良道:

許純良向喬如龍道:

喬如龍心說你小子壞透了,他忍著笑搖頭:

許純良道:喬如龍朝王思軒望去,意思是你別問我,問他親爹。

王思軒對兒子的感情生活也不清楚,王思齊道:

許純良道:

王思齊被問住了,她也知道這個外甥挺花心,女朋友走馬燈一般更換,固定的還真沒有。

許純良道:

王思軒聽到這裡再也忍不住了,怒道:

許純良毫不客氣地懟了回去。

王思軒氣得張口結舌。

許純

良道:

許純良向王思齊笑道:

王思齊雖然是王則強的親姑媽,這會兒也不適合留下,喬如龍陪著母親去了外面,王思齊憂心忡忡道:

喬如龍趕緊聲明:

王思齊嘆了口氣道:

喬如龍點了點頭,轉身又進去了,看到許純良正慢條斯理地給毫針消毒。

張博旭本以為許純良要先解除王則強卒顛穴的禁制,畢竟王則強連褲子都脫了,卒顛穴也暴露了,可許純良首先選擇的卻是神門穴。

神門穴,神為申明,門為門戶,穴內氣血物質為心經體內經脈的外傳之氣,氣性與心經氣血的本性相同,為人之神氣,屬手少陰心經。

位於腕部,腕掌側橫紋尺側端,尺側腕屈肌腱的橈側凹陷處。

穴位屬土,針灸此穴,可解表清熱,補益心氣。

許純良選擇靠近腕屈肌腱的位置下針,採用捻轉的手法垂直進入。針尖穿透皮膚的刺痛感讓王則強有了反應,他眉頭皺起,表情有些痛苦。

毫針繼續深入,以極其緩慢的速度勻速穿透皮膚,這一過程長達三分鍾,隨即產生了具有彈性的阻力感,針尖抵達了韌帶層,同時激發產生第一針感。

張博旭目不轉睛地關注著許純良的行針手法,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許純良毫針穿透皮膚層的控制力就已經是巔峰醫者的水準,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張博旭簡直不能相信一個年輕人的針灸手法可以達到這樣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