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魔宗宗主游晾,血紅色濃郁魂氣暴涌而下,結結實實的砸在葉多多身上。

游晾預料之外,沒有見到葉多多魂傷。血紅色濃郁魂氣直接穿透葉多多身體,然後在身體表面,慢慢消失。

虛幻殘影化身。

「呼——」

葉多多看著血紅色濃郁魂氣穿過身體,幾十米後,只能喘著粗氣。朝著一臉冷笑的游晾大笑。

「哈哈哈哈——」

「你要魂滅我,沒那麼容易,你一個老雜毛狗!」

葉多多手掌一揮,已將血紅色濃郁魂氣震散,看著游晾。

黑魔宗宗主游影,目光陰沉沉的看著葉多多,聲音變得陰沉沉的。

「發動昊鷹武魂,展動閃靈翅。看來,你這個小雜種,就是魂滅我兒子的兇手。」

葉多多緊盯著游晾。無論如何,他是魔幻師,和自己魔聻師相比,總是差了一輪魂環。

挑動和六輪魂環魔幻師斗魂,如果沒有發動昊鷹武魂,展動閃靈翅,恐怕還沒有脫逃,就被他魂傷之重,魂滅了。

一縷濃郁魂氣催動湧現,成為魂氣保護膜,葉多多到底多了一點底氣。

濃郁魂氣源源不斷的流淌出來,就象洪水一般,沿著經脈遊動。帶起的魂力,自己的心才能穩定下來。

「好,好,好,你這個小雜種!」

游晾振動著血紅色的飛龍翅,突然間笑了起來。怨毒之氣,仇恨魂斗,令人渾身發寒。

「哼——」

「只要將你抓住,老夫不會讓你這個小雜種,魂滅痛快,至少將你魂傷之重後,讓你成為我豢養的寵物奴隸,每天每夜,吸吮你的新鮮血液。難消我心頭之恨!」

「你這個老雜毛狗,就讓我挑動斗魂,看看你這個糟老頭兒,能不能將我逮住?」

葉多多漆黑眼眸,漸漸醞釀著陰冷寒意。

游晾好歹是黑魔宗宗主,葉多多一口一個老雜毛狼狽,就是要激怒他,挑動斗魂,讓他們在暴跳如雷中,定然以逮住魂滅他,挑起激烈斗魂。

黑魔宗宗主游晾,有些尖銳的雙掌,洶湧澎湃般的血紅色濃郁魂氣,就象透露鮮血一般,一縷縷的湧現。千絲萬縷,繚繞在他周身。

葉多多精神感應著游晾體內升騰起來的恐怖魂氣,臉色一片凝重。

一輪魂環之間的差別,斗魂,必然魂敗、魂傷,甚至魂滅。

空中,極度混亂的斗魂場。葉多多和游晾即將展開斗魂,這樣,無數學員關注。他們的臉色極為難看。

他們清楚,斗魂膠著狀態,葉多多挺身而出,參與斗魂,是為學院分擔一名勁敵。

長老們、老師們,還有所有學員,都對葉多多的行為有點敬佩。

強敵來犯,鋌而走險參與斗魂,一副同仇敵愾的氣勢,共同聯手斗魂,不能眼巴巴看著學院毀滅,無動於衷。

葉多多挺身參與斗魂,無疑是學院對他的一種寄託。

一道道震耳欲聾般的助威聲,那是無數學員們激動之情,大喊出來的。

葉多多來到陽光魂力學院,聲望,竟超漢飛、雪昆那些老學員了。

突然響起的助威之聲,葉多多愣了一下。看向聲音來源,學員們臉上的那股狂熱、尊崇,讓他有些無語。

如果不是黑魔宗宗主游晾挑動斗魂,他早已跑得沒影了。何必參與這場危險的斗魂。

「哼——」

「你這個小雜種,既然在學院中聲望之高。我就讓你這個聲望高的小雜種,聲譽掃地!」

游晾一抹陰聲冷笑。

掌式猛然揮動,繚繞周身的血紅色濃郁魂氣,已成漣漪波動,鋪天蓋地般席捲出來。尖銳破風之聲,響個不停。

「嗤嗤嗤嗤——」

血約色濃郁魂氣,幾乎將葉多多躲避之地包圍。

游晾知道,修鍊昊鷹武魂,發動閃靈翅,魂速之快,御空飛行敏捷,那是何等的驚人。

挑起斗魂,首先就得限制葉多多魂速。

「嘶——」

葉多多緊盯著鋪天蓋地而來的血紅色濃郁魂氣,吸了一口涼氣。

猛然間一聲低喝,赤紅色火焰從體內暴涌而出,將全身包裹。

「啊——」

「靈火?」

游晾的臉色變了,以為地心之火,就是炎焱靈火。

激烈斗魂終於展開。

如果葉多多真有炎焱靈火,發動自己的魂力,恐怖之極,尤其是赤紅色的火焰,更是讓游晾大吃一驚。

游晾鋪天蓋地的血紅色濃郁魂氣,閃電般穿過時空,一會兒,就到了葉多多面前。

尚且還有三米遠,極寒溫度,陡然降低,純屬陰寒血紅色濃郁魂氣,瞬間融合,化為烏有。

赤紅色濃郁魂氣,顯然濃郁度超過血紅色濃郁魂氣多少倍,弱勢克制強勢。只是血紅色濃郁魂氣,遇上極熱狂暴的赤紅色濃郁魂氣時,極熱高溫,一時將血紅色濃郁魂氣烘烤,漸漸縮減。

游晾冷冷的看著縮減的血紅色濃郁魂氣,手掌一揮,漫天血紅色濃郁魂氣,詭異間從掌心爆發,陣陣扭動,互相纏繞,彼此交融,負隅頑抗。

陰寒克制熾熱,血紅色濃郁魂氣和赤紅色濃郁魂氣,只在濃郁度最強中,存在著。

「哼——」

「你這個小雜種,以為體內擁有地心之火又怎麼樣?你那不是炎焱靈火,極熱溫度沒有達到極限,根本不能反克我的血紅色濃郁魂氣。」

游晾陰冷一笑,看著血紅色濃郁魂氣侵蝕著。

葉多多隻能苦苦堅持,沒辦法燒烤血紅色濃郁魂氣了。

游晾掌式一變,血紅色濃郁魂氣,再度凝聚融合。一會兒,凝固為一柄閃爍著寒芒的血紅色魂槍。

「哈哈哈哈——」

「你這個小雜種,你就魂滅在修鍊魂力的學院吧!」

游晾陰冷大笑,嘴角邊浮現出一種怨毒和仇恨。掌式一抖,血紅色魂槍,閃電般劃破時空阻礙,尖銳濃郁魂氣,朝著被困血紅色濃郁魂氣的黑袍青年暴射。

「哎,哎,哎——」

「你一個老雜毛狗,六輪魂環的魔幻師,挑動一名五輪魂環的魔聻師斗魂,一定要魂滅人家一個孩子,你害不害臊哦!」

正當血紅色魂槍,迸射著濃郁魂氣至血紅色困住的葉多多時,一個幼稚的聲音,突然間在空中大喊。

一道嬌小身材的女孩兒,突然間出現在被困的血紅色濃郁魂氣中,碧綠馬尾辮一甩,纖細拳頭,狠狠就勢一拳。

面前時空震蕩,此刻被擠壓為無形空間,同那血紅色魂槍對碰。

「砰——」

一聲低沉爆破之聲,隨著濃郁魂氣,陣陣漣漪波動,急速擴散。時空也變得一時震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