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若京到達停車場時,沈老爺子正準備上車。

聽到機車的嗡鳴聲,他還回頭看了一眼,只是此時沈若京剛好背對著他。

女孩將頭盔摘下來,甩了甩秀髮,那一頭凌亂的發絲就變得柔順下來,接著,她利落的把頭盔放在了機車上。

這才扭頭,看向了沈芫菘。

就見一個滿頭白髮的老人,背脊停的筆直,正在看她。

而老人昨晚應該是沒休息好,面色有幾分浮腫,能看出來身體不太好。

可不知道為什麼,沈若京覺得老人有些面熟,莫名的讓人感覺到親切。

她正打算細細觀賞一下,旁邊一道聲音卻忽然傳來:「沈若京,你給我過來!」

沈若京側頭,這才看到楚家二嬸竟然站在旁邊。

沈芫菘見過沈若京幾次了,此刻再看,仍舊覺得女孩有點面熟,那桃花眼,上翹的唇角,似乎都在哪裡見過。

可又想不起來。

沈芫菘正在思考時,就見一個中年婦女站在旁邊,聲音不滿的喊了一聲。

而此刻,遠處,楚辭琛正在走來。

哪怕沈芫菘生氣了,楚辭琛還是想來送送他。

沈芫菘立刻就要上車,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楚二嬸憤怒的聲音傳來:「我聽說辭琛決定要自己生產那個什麼基因缺陷屁的葯劑了?這是怎麼回事?又是你鼓動慫恿的吧?沈若京,你知不知道,商業上的決定都是男人做主的,你能不能不要插手?現在好了,咱們又得罪沈家了!你就不能好好的?」

沈芫菘微微一愣。

楚辭琛要自己生產基因缺陷葯劑p+?

他上車的動作微微一頓。

然後就聽到青黛聲音清冷的道:「閃開。」

「閃開?你有什麼臉讓我閃開?果然是小門小戶的,沒規矩,對長輩一點也不禮貌!更不懂做生意的事情!你媽不是海城出了名的會做生意嗎?怎麼就沒教過你?知不知道不要對男人的事情指手畫腳!你這還沒進門呢,就敢對楚氏集團指指點點了,以後進了楚氏集團,你還打算當家做主嗎?你憑什麼啊?」

楚二嬸很生氣。

她來京都是為了榜上楚氏集團,過大富大貴的日子呢。

可怎麼聽說楚氏集團又跟沈家杠上了?

而且一個葯劑而已,再加上配方,就算送給沈家又怎麼了?他們楚家只要能跟在沈家後面,沈家吃肉,他們喝點湯,都是香的好吧?

所以楚二嬸就找到了沈若京。

沈若京倒是沒說話,沈芫菘卻微微有些惱怒了。

青黛幸虧不是自己孫女,要是自己孫女,他早就讓人一巴掌打過去了,這個長輩嘴巴可真是夠損的。

楚辭琛原本過來是送沈芫菘的。

可剛走過來,就看到楚二嬸背對著他,正在訓斥沈若京。

他心頭怒火一下子就上來了,臉色鐵黑的走到了楚二嬸身後,冷冷的說道:「憑楚家現在我說了算!」

楚二嬸嚇了一跳,猛地回過頭來,在看到楚辭琛黑沉的臉色後,整個人都懵了,她嚇了一跳:「辭,辭琛?」

楚辭琛卻看都沒看她,直接走到了沈若京身邊,淡淡道:「只要我還是楚家的當家人,她就是楚家的當家女主人!二嬸,既然你對楚家的女主人不尊敬,為免你們以後生活在一起發生衝突,你還是搬出去吧!」

在海城的時候,楚二嬸是沒有和他們住在一起的。

但是來到了京都後,楚家抱團,二房三房都和他們住在一起。

楚二嬸愣住了:「楚辭琛,你為了她趕走我?」

楚辭琛冷笑:「我看二房不太適合京都的環境,既然這樣,還是回海城吧!」

說完直接看向管家:「去找人,幫二嬸收拾下行李,免得落下了什麼。」

「是。」

管家立刻帶領著幾個傭人朝著二房所居住的地方走去。

楚二嬸氣壞了:「楚辭琛,不用你趕,我們自己會走!本來以為來京都是會越混越好的,現在你們得罪了沈家,我才不跟著你們一起被沈家算計呢!我現在就回海城,順便等著你們傾家盪產!」

楚二嬸跺了跺腳,追在管家身後走了。

楚辭琛下意識看向沈若京,生怕女人會生氣離開。

卻見沈若京笑眯眯看著他:「還有客人在,不先招待?」

楚辭琛這才意識到,自己是來送沈老爺子的,他這麼一耽誤,老爺子肯定早就走了吧?

可沒想到,他一扭頭,卻見本來都一隻腳伸進車內的老爺子,此刻竟然就站在他的身後,老爺子的視線先從沈若京身上劃過,然後這才落到楚辭琛臉上。

沈芫菘臉色凝重的道:「你剛說把原材料送到國外,是為了在國外上市?」

楚辭琛見他都聽到了,也就不隱瞞了,點頭。

老爺子聞罷上前一步,直接拍了拍他的肩膀,豪氣沖天道:「幹得好!我就知道,你和那些唯利是圖的商人不一樣!」

楚辭琛仔細打量著老爺子的臉色,見他這種喜色是發自內心,根本不在意他搶了沈家的生意的模樣。

楚辭琛頓時為自己剛剛懷疑老爺子的品質而愧疚。

沈芫菘這一輩子,做了那麼多事兒,又怎麼可能心胸狹窄?!

他面色放鬆下來,甚至敢開玩笑了:「您不生氣我搶了沈家的生意?」

沈芫菘面上的笑微微一滯,接著深深嘆了口氣:「像是這種人命相關的生意,你能搶就都搶走吧!」

這種事兒交給家裡那兩個混蛋,他死不瞑目!

兩人聊天時,沈若京一直打量著沈芫菘。

那種熟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就好像見過他似得……

沈老爺子,沈芫菘是哪幾個字?帶草字頭嗎?

她正在想著,看到沈芫菘往停車場走過來的雲易蘅,急匆匆從樓上跑下來追過來,他氣喘吁吁道:「老爺子,您怎麼剛來就要走了?」

然後又看向楚辭琛和沈若京:「表哥,表姐,沈老爺子好不容易來一趟,你們不請老爺子喝口茶嗎?」

沈芫菘卻再次注意到了他的稱呼:「表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