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方澤的問題,大黑伽羅幾乎立刻再次在心中驗證了一下自己的猜想:方澤一定順利的度過了這次危機並得到了源骨的信任。要不然根本不可能知道天外天,也不可能知道籌碼。

而方澤既然知道了這些,也就代表著他真的和半神秘境建立了溝通。

想到這,大黑伽羅不由的深呼了一口氣,壓住了自己內心的擔憂和害怕:這個意義實在太過於重大了,瞬間就讓大黑伽羅知道了方澤兩個秘密。

一是方澤竟然可以模擬半神的靈魂,取代半神的一切!二是.....方澤有99%的可能擁有能對半神生效的讀心能力。

之所以推斷出第二個秘密,是因為大黑伽羅可是記得自己從沒告訴過方澤秘境坐標,只是在心裡回憶過一次。

結果,卻直接被方澤「捕獲」,這顯然是有讀心能力啊!

至於為什麼是99%,而不是100%,是因為還有其他的能力可能會達到類似的效果。例如觸發類的能力:只要完成了某個前置條件,就可以直接完成某件事。

例如推算類的能力:只要知道事情的某些信息,就可以推算出完整的信息...只是,這些能力比讀心能力還少見、神秘,所以大黑伽羅也就沒有太考慮它們。

而當發現了方澤擁有了讀心能力,而且可以隨時取代自己以後,大黑伽羅是真的怕了。他真的擔心,自己哪天無意中在心裡想了什麼,被方澤聽到,就被直接處理了。

所以,現在聽到方澤的問題,就算他的心裡有一萬個憋屈,他在心裡都不敢有絲毫的怨言,甚至一反平時那老神在在的狀態,連忙腆著臉,認真的給方澤做起了解釋,「方澤,這天外天可不得了啊。」

他道,「天外天的來歷已經不可考了。有傳言說是某一次世界毀滅時候,崩到域外的世界碎片所化而成;也有傳言說是最古老的那一批域外半神神力耗盡或者壽終正寢以後的半神秘境所化。反正,說什麼的都有。」

「但不管來歷如何,它都是域外的唯一的一片凈土!」

說到這,大黑伽羅也詢問了一個問題,「方澤,你應該知道域外是一個什麼情況吧?」方澤微微點頭,順著他的話說道,「知道。一片沒有上下左右的虛無,沒有任何的物質和生物。」

大黑伽羅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是的。域外其實是一個完全虛無的空間。沒有任何的方向,也沒有任何的標志性建築,只有冷冰冰的坐標。」

「所以,就算是半神們,也不願意待在域外。我們要不然在自己的半神秘境里待著、沉睡,要不然就是花費神力,入侵現實世界,體驗短暫的物質生活和毀滅世界的快感。」

「而只有天外天不一樣。」

「天外天是一座漂浮在域外的城市,差不多有1800平方公里大小,也就是一個超大型城市的面積。」

「但是!那可是一個真正的陸地碎片啊!所以,在域外那就是最寶貴的資源!」

「所以,當它被發現以後,無數的半神從自己的半神秘境、入侵的輪回世界攜帶資源、附庸,開始自發的建設起了這片大陸。並為它取名天外天。意思是天空之外的天。」

「而這麼多來自不同世界的半神和半神附庸們都在天外天建設、接觸,他們互相間的文明、風俗、文化也開始互相碰撞、交織,誕生了非常多有意思的變化和融合。」

「比如機械與巫術、比如符文與肉體、比如煉金與仙法,比如各種古怪的雜交生物,等等...

「所以現在,天外天已經成為了整個域外最核心的區域。很多的半神都在天外天交易、交友、享受生活和居住。」

默默的聽完了大黑伽羅的介紹,方澤也對天外天有了一個初

步的認識:其實就是一個域外半神們的大型聚集地!

域外半神們因為域外太過於空曠、虛無、沒有任何吸引力,所以請有點類似於「宅男」「宅女」,平時只待在自己或者相熟半神的半神秘境里。

只有當有新的世界誕生,才會從「家裡「出來「工作」:毀滅世界。

但是,天外天誕生以後,這些宅男、宅女們有了一個新的去處,他們不需要枯燥的待在半神秘境當中,也不需要辛苦的在現實世界征戰,只要待在天外天里,就可以享受物質生活:這極大的豐富了域外半神們的交際圈和精神生活。

這麼想著,方澤也繼續問道,「那這12個白色籌碼是怎麼回事?」

「我聽你的意思,天外天應該是一個沒有人統治的地方,怎麼會有貨幣呢?」

聽到方澤的話,大黑伽羅解釋道,「天外天現在確實沒有一個真正的統治者:畢竟,半神們都不死不滅的,在沒性命的威脅下,怎麼可能心甘情願的被其他半神所統治?」

「但是沒有統治者,卻卻不代表沒有各個區域的管理者。」

「天外天很大,所以也被最早一批的半神分成了很多區域,這第一批半神也就自然而然的成為了第一批區域管理者。當然,這也導致,這些區域管理者分區的方法很隨便:完全就是按照心情來。」

「但是當越來越多的半神發現了天外天,並且對天外天產生了興趣以後,這些情況就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

「弱者被強者所取代,區域也根據交界雙方的實力和地形所劃分。」

「現在整個天外天地區,被人為的劃為了87個區域。這87個區域每個區域都至少有兩名以上的尊者聯合管理。」

「尊者作為半神們實力的頂點,已經非常稀少了。兩名尊者更是足夠壓服絕大部分的半神和處理各種突發事情。所以,一般來說,足夠控制手裡的區域了。」

「至於最開始的那一波管理者,則早已經被清出場。」

說到這,可能擔心方澤不理解為什麼半神不死不滅,也能被請出場,大黑伽羅又解釋了一下,「雖然半神不怕死,也不會受到威脅。但是想要當一個區域的管理者必須要能庇護的住手下,能壓得住區域里的其他半神,處理各種事務。」

「而那些實力弱的管理者,則根本做不到這些。他們實力太弱,其他半神根本就不聽他們的話,也不遵守他們的規矩。」

「甚至,有一些邪惡的半神還會私下獵殺這些管理者的附庸,以此來取樂。再加上高手的虎視眈眈,所以這些實力弱的管理者在一次次的失敗中,漸漸的也就放棄了區域的管理權。」

「所以,經過了這幾千年的變遷,最終區域的管理者就只剩下尊者級半神,而且一般是兩名尊者級以上。」

聽到大黑伽羅的話,方澤恍然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而見到方澤的點了點頭,大黑伽羅也諂笑了一聲,就連忙繼續往下說道,「而在天外天的這87個區域里,最大的一個區域名叫九龍區,是由九個尊者一起合作管理的。勢力無比的恐怖。」

「而這九龍區主要經營兩個行當:一是賭場,二則是資源交易。」

「一般來說,每天0點,九龍區的幾位半神都會根據市場上資源的緊俏程度,為某些常用資源設定一個價格,讓半神們以這個價格兌換相對應的籌碼。」

「之後,半神們可以拿著這些籌碼去賭博或者交易。然後再次拿著交易或者賭博來的籌碼,重新兌換成所需要的資源。」

「而因為九龍區的兌換價格,每天都是對外公開的,且時效性有一天,所以如果當天兌換,幾乎不會有任何的損耗。」

「至於超過了一天的話...」

「因為域外的資源只能從現實世界裡獲取,所以除非是世界毀滅日前後那段時間,一般來說,九龍區的資源價格就算有波動,但也不會波動的太大。」

「而正是因為這種相對穩定的貨幣體系,所以漸漸的,九龍區的籌碼也就成為了天外天比較流行,且半神們比較認可的貨幣。」

「而也因此,雖然其他的區域從未官方認可九龍區的籌碼,但其實在私下也會接受少量籌碼的支付。」

說到這,大黑伽羅頓了頓,然後回憶了一下,解釋道,「至於你說的白色籌碼。那就是九龍區最高級的幾種籌碼之一。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價值第二高的籌碼了,僅次於黑色籌碼。」

「至於這些籌碼的購買....」

說到這,大黑伽羅頓了頓,說道,「我給你舉個例子:10枚白色籌碼差不多可以換一個對你言聽計從的登天階奴隸,甚至性別、樣貌、種族你都有一定的選擇權。」

「而1枚白色籌碼,差不多可以換兩個褪凡階的奴隸。」「所以,可以說你發財了。」

說實話,聽完了大黑伽羅的解釋,方澤是真的震驚了。

雖然他早就猜到了這個白色籌碼非常的值錢,但是這麼值錢,他是真的沒想到。

登天階啊!那放在人族都是管轄大區大佬級別的人物了,而102位半神,甚至有接近三分之一都沒到這個境界。而這樣的人物竟然是奴隸?而且自己還買得起?這也太讓人三觀崩塌了。

而且,不是說域外半神們沒有褪凡果,無法突破到褪凡階嗎?他們哪裡來的這麼多褪凡階和登天階努力?

可能看出了方澤的疑惑,大黑伽羅笑著解釋道,「方澤,你還是沒理解透域外和現實世界的關係。」

「域外和現實世界最大的阻隔其實是世界本源的抗拒,是守護住現實世界的那一層界

「之後,半神們可以拿著這些籌碼去賭博或者交易。然後再次拿著交易或者賭博來的籌碼,重新兌換成所需要的資源。」

「而因為九龍區的兌換價格,每天都是對外公開的,且時效性有一天,所以如果當天兌換,幾乎不會有任何的損耗。」

「至於超過了一天的話...」

「因為域外的資源只能從現實世界裡獲取,所以除非是世界毀滅日前後那段時間,一般來說,九龍區的資源價格就算有波動,但也不會波動的太大。」

「而正是因為這種相對穩定的貨幣體系,所以漸漸的,九龍區的籌碼也就成為了天外天比較流行,且半神們比較認可的貨幣。」

「而也因此,雖然其他的區域從未官方認可九龍區的籌碼,但其實在私下也會接受少量籌碼的支付。」

說到這,大黑伽羅頓了頓,然後回憶了一下,解釋道,「至於你說的白色籌碼。那就是九龍區最高級的幾種籌碼之一。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價值第二高的籌碼了,僅次於黑色籌碼。」

「至於這些籌碼的購買力....」

說到這,大黑伽羅頓了頓,說道,「我給你舉個例子:10枚白色籌碼差不多可以換一個對你言聽計從的登天階奴隸,甚至性別、樣貌、種族你都有一定的選擇權。」

「而1枚白色籌碼,差不多可以換兩個褪凡階的奴隸。」「所以,可以說你發財了。」

說實話,聽完了大黑伽羅的解釋,方澤是真的震驚了。

雖然他早就猜到了這個白色籌碼非常的值錢,但是這麼值錢,他是真的沒想到。

登天階啊!那放在人族都是管轄大區大佬級別的人物了,而102位半神,甚至有接近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