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嘉欣看著葉風笑著說道:「這點兒了,不和你的美嬌娘開懷暢飲,洞房花燭,跑到這外面,抽什麼風啊?」

葉風還沒說話,旁邊的歐陽秋氣呼呼開口:「大師姐別說了,都氣死人了……」

歐陽秋簡單把夏星妤想要悔婚的事情說了一遍,孟嘉欣一聽,頓時勃然大怒:「我們家小風脾氣好,我們這些姐姐們不好欺負呢!」

說完轉過頭看著旁邊的杜雷,冷聲開口:「杜大使,你立即致電外交處,告訴她們馬來國欺負大夏帝國王爺,所以我要求斷絕與馬來國所有外交關系,撤掉大使館!」

說完拿起電話打了出去,電話接通,她咬牙切齒開口:「大長老,小風被夏星妤欺負了,我強烈要求,調動大夏帝國所有精兵,踏平馬來國,同時準備發射導彈,我要讓馬來國徹底消失……」

正好到了門口的孟川,聽到了孟嘉欣的話,嚇得差點尿了褲子,這是準備把馬來國從地球上徹底抹除的節奏啊!

他踉踉蹌蹌來到了孟嘉欣面前,看著她努力擠出笑臉喊道:

「孟戰神,息怒息怒,有什麼事情好商量,好商量……」

孟嘉欣猛然轉過頭,盯著夏川聲音冰冷開口:「我弟弟都被欺負成這樣了,你還想和我商量,商量個蛋呀!」

「呃呃……」夏川差點被孟嘉欣的話噎死!

這明顯不是一個善茬呀,無奈,他轉過頭看向葉風,陪著笑臉說道:「王爺你勸勸孟戰神,別沖動,別沖動,有些事情做了,就再也無法挽回了呀……」

葉風看著夏川突然笑了起來:「我的臉都被打腫了,現在你還說我沖動?我葉風是不是就該賤的狗一樣,在你們需要的時候,任你們驅使,你們不需要了,就一腳踹開啊?」

「王爺不是那個意思,絕對不是……」夏川趕緊陪著笑臉喊道:

「王爺呀,你放心,夏星妤這丫頭交給我了,我一定幫你擺平,同時我還可以把夏嫣然一塊嫁給你……」

「免了,我葉風不是舔狗,不會就跪舔女人,夏星妤看不上我,我還看不上她呢!

這婚,我也悔了,我現在只有兩個條件,一,把那塊玉佩交給我,二,讓夏星妤答應,讓我看她屁股,你好好考慮一下,明天早上我要聽到答復。」

說完孟嘉欣歐陽秋眾人拂袖而去。

後面傳來葉風冷冷的聲音:「杜大使,立即向全世界發布消息,我葉風不再為馬來國站台!」

緊接著就是孟嘉欣冰冷的聲音:「小風乾脆把馬來國滅了算了,和他們啰嗦什麼?」

歐陽秋也冷聲開口:「你可以救了他馬來國,也可以讓他馬來國墜入萬劫不復!」

後面的夏川都快哭了,一個比一個狠啊!

這時葉風淡然開口:「我葉風還沒有到強買強賣的地步,她們不同意算了,我沒有必要如此針對馬來國,但是我該拿到的東西我必須拿到!」

夏川長長鬆了一口氣,還算有一個正常的人呀!

可是很快他的臉就垮了,你不和我孫女結婚,還要看她屁股,你這簡直是侮辱人嘛,別說夏星妤是堂堂馬來國女王,就算是一個普通女孩子,也不能答應你這無恥要求啊!

但是他更明白,要是真把葉風他們得罪苦了,別說大夏帝國針對馬來國,就是十二國針對馬來國的報復,馬來國就扛不下。

所以這種後果他絕不允許發生,夏川咬了咬牙轉身又返回了皇宮,看著氣憤難平的夏星妤,笑眯眯開口:

「我說孫女呀,其實葉風不就是想看看你屁股嘛,那有什麼呀,你難道忘了我們馬來國每年都要舉辦選美大賽,場上那些美女不都是穿著比基尼,任由評委觀看屁股嘛。

還有,你每年都要到海濱浴場去散心,那時候你也不是穿著比基尼,不是也可以讓人看屁股嘛!

所以你乾脆答應葉風,就讓他看看你屁股得了……」

「不可能!」夏川話音剛落,就被夏星妤氣憤打斷:「第一我不是參加選美的那些庸俗女子,我是堂堂馬來國女王,身份高貴!

第二,這事兒能和我到海濱浴場相提並論,他竟然想要看我那地方,這明明就是對我的羞辱,我怎麼可能答應他這個臭流氓的無恥要求,爺爺這件事情,免談!」

夏川看著夏星妤,急促喊道:「丫頭呀,你可想過得罪葉風的後果?

你別忘了,葉風可是堂堂大夏帝國一字並肩王爺,你如果得罪了他,那就等於得罪了整個大夏帝國,如果大夏帝國動了雷霆大怒,針對我們馬來國,你覺得我們能扛得下嗎?

還有,如果得罪了葉風,他就會宣布和我們斷絕任何關系,沒有葉風的庇護,十二國聯軍絕對會是捲土重來,到時候你覺得馬來國,能扛得下嗎?」

夏嫣然一聽臉色也白了,他她怎能不知道這後果的嚴重性,所以她看著夏星妤趕緊說道:

「姐,要不就答應了他吧……」

「不可能!」夏嫣然話音剛落,就被夏星妤憤怒打斷,她臉色鐵青開口:「走了一個李浩,又來了一個葉風,這世界上的男人怎麼都是這種德性?

難道在他們眼裡,我夏星妤就是可以任由他們的玩弄的玩物?

我不是,我也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女孩,所以就算是拼上整個馬來國,我也要扞衛我的顏面,維護我的尊嚴!」

聽了夏星妤的話,周圍那些朝臣頓時低低議論起來。

「為了自己一人,就要拿我馬來國去拚命,害我們馬來國差點被滅國,害我們所有人差一點家破人亡,這一次又來整天過這樣的日子誰受得了!」

「就是,人家都是為了國家安定,兩國聯姻,她倒好,反其道而行之,遇到這種王,真是倒了血霉!」

「還有,那個李浩是個紈絝子弟也就算了,可是人家葉風王爺相貌堂堂,並且文武雙全,堪稱蓋世英雄。

人家葉風王爺都配不上她,她想要什麼樣的男人。」

「說到底,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擺不正自己的位置,只能為我們國家帶來無盡的禍患!」

「……」

「都給我住口。」夏星妤簡直要氣炸了。

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朝臣竟然會替著葉風說話,竟然敢無視她女王的威嚴。

夏星妤深吸了一口氣,強壓怒火冷聲開口:

「這件事情誰敢再妄論,殺!」

說完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