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虎公寓安保人員注意到了蹲守在附近的大衛等人。

第一時間上報了陳浩北。

「他們居然還敢來,不達目的不善罷甘休么?」陳浩北喃喃低語。

喝完一杯茶,陳浩北去了大衛蹲守的地點。

大衛在一片小樹林裡面拿著望遠鏡,他已經蹲守了十幾個小時。

他不敢面對陳浩北,但心底的怨恨卻讓他敢對陳浩北身邊的人動手。

只要得手,他可以第一時間跑路。

不遠處停了一輛麵包車,那是他的跑路工具。

只是,蹲了一天一夜,還是沒有等到蘇雪從斗虎公寓裡面。

不過,他們等到了陳浩北。

陳浩北站在斗虎公寓大門口,左右看了看,隨後朝著大衛的方向走過去。

大衛嚇了一跳,他為了不被發現還穿了一件吉利服,難道陳浩北發現他了?

大衛沒有立即撤退,而是想看陳浩北到底是不是發現他了。

直到陳浩北走到了距離他五十米左右的地方他才反應過來,他要跑路。

陳浩北看到了他,不急不慌走過去。

大衛跑到原本設定好的撤退路線,只是麵包車已經不在了。

「該死,那群笨蛋!」大衛氣死了。

這時,陳浩北走了過來,抬手打了個招呼,「喲。」

大衛面容難看,神色凝重,「你怎麼發現我的?」

「拜託,你覺得我會允許有安全隱患的小樹林留在斗虎公寓附近嗎?」陳浩北無奈道。

大衛被打擊到了,原來他埋伏了十幾個小時,早就被人家注意到了,只不過人家沒有搭理他。

他十幾個小時沒有睡覺,之前不是陳浩北的對手,現在身體疲憊,更不是陳浩北的對手。

「你想怎麼樣?」

「這個問題我已經回答過了。」

陳浩北的臉色沉了下去,他說的話別人當成了耳邊風。

之前,大衛沒有來得及反應,被陳浩北一擊得手。

這次他擺好了架勢,就算打不過陳浩北,他相信自己也能和陳浩北過兩招。

陳浩北嘴角掀起,正好用大衛來體驗一下軍體格鬥術。

大衛看到陳浩北的架勢,瞳孔猛然一縮,「你也是退役軍人?」

「有個詞叫做自學成才,你信嗎?」

陳浩北動手了,很簡單的一拳打向大衛。

大衛出手格擋,只不過他驚駭的發現,陳浩北的力量大的出奇。

他被陳浩北一拳打退了十米,手臂發麻失去了直覺。

只是一個回合,大衛已經不敢久留了。

再打下去,他只有死路一條。

看得出來,陳浩北不是泛泛之輩,或許手上也有幾條人命。

「陳先生,我無語冒犯你。」

陳浩北懶得聽他說話了,之前大衛已經說過了類似的話。

眼看陳浩北沒有停手的跡象,大衛轉身就跑。

陳浩北沒有急著追,而是慢慢地走了起來。

其實,他已經摸清了大衛藏身的地方,已經把大衛的小隊一鍋端了。

在大衛的住處,現在都是斗虎公寓的安保人員。

大衛很快甩開了陳浩北,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水,鬆了一口氣。

「還好我跑得快,該死。」

不遠處,陳浩北坐在跑車裡面,眼神一直盯著他。

大衛脫掉了身上穿的吉利服,留下了一身迷彩服。

回到住處,大衛的直覺告訴他,環境有變化。

大衛立即躲到了廢棄工廠外面的草叢裡面。

這時,大衛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誰啊?」大衛怒了。

他轉頭一看,那是一張人畜無害的笑臉。

「喲,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陳浩北微笑道。

「你怎麼找到我的?」大衛人都傻了。

陳浩北指了一下不遠處的跑車,「我開車來的。」

大衛放棄了,他已經沒有力氣接著跑了。

「不愧是有名的東方男人,我懇求你,給我來個痛快。」

「我可不想背負殺人的頭銜,你們坐飛機回格蘭島吧。」

「不行,伯爵不會允許我們任務失敗的,除非我死了,他已經給我打過電話,他要派人頂替我的位置。」

「和我有什麼關係?」

這時,一架直升機飛到了廢棄工廠,裡面出了幾個全副武裝的安保人員。

飛機是納蘭銀花提供的,先坐這架直升機到機場,再坐商務機離開大陸。

安保人員把大衛捆綁了起來,還有廢棄工廠裡面的人一起帶上了直升機。

「陳先生,所有人逮捕完畢,請指示。」

陳浩北揮了一下手,直升機開走了,而他開著跑車回去了。

他沒有開快點,開的慢,像蝸牛一樣在路上爬行。

大衛回到格蘭島,被露易絲的父親一槍斃了。

「廢物!」

露易絲的父親剛剛還在和法郎保證,他的人一定會把露易絲帶回來。

話聲未落,大衛就一個人回來了,他的面子都丟光了。

法郎微微一笑,溫文儒雅道:「岳父,這件事還是交給我來吧,畢竟露易絲是我的未婚妻。」

露易絲從頭到尾就不希望法郎插手。

因為法郎一插手,他家的名譽就完了。

以後在格蘭島也會失去人心。

但法郎已經給足了他們一家時間,他沒有理由再讓法郎等下去了。

「好吧,這件事就交給你了,我老了,就不插手年輕人的事了。」

法郎搖晃了一下紅酒杯,一飲而盡。

這天晚上,法郎的人直接闖進了斗虎公寓。

安保人員全力阻止,一點用也沒有。

法郎的人太強悍了,出手既是殺招,下三路的招式一個接一個,讓人防不勝防。

儘管安保人員已經啟動了警報器。

但斗虎公寓任然有主播被法郎的人抓走了。

唐軒聽說了這件事,立馬來到了斗虎公寓。

他不打招呼闖進了陳浩北的公寓,問道:「北哥,什麼情況?」

其實唐軒早就看出來了,那伙兒是沖著露易絲來的。

只不過露易絲跟著陳浩北,他不好說話。

陳浩北瞪了一眼唐軒,問道:「你不知道進房間先敲門嗎?」

唐軒含糊其辭,「北哥,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意我是不是先敲門。」

「等他們給我們打電話,他把人抓走肯定有他想要的東西。」

「北哥,他們肯定是來抓露易絲的。」

陳浩北眼神冰冷,「你想說什麼?」